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 第二十八章 动啊,大开辟,为什么不动!

第二十八章 动啊,大开辟,为什么不动!

第二十八章 动啊,大开辟,为什么不动! (第1/2页)
  
  看了眼十代的后场,认定那两张盖卡是【奇迹融合】与【非常食】的神乐坂不打算去扫除掉那两张卡片、同样也没有去除外【噩梦之蜃气楼】为十代消除卡片副作用的打算。
  
  而【摩天楼】?只在攻击时有用防守时毫无作用的这张场地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的【毁灭咒文-死亡终极咒】的作用目标,只会是十代场上的怪兽。
  
  那么还用得着选吗?
  
  “我除外的卡片是,对方场上的【E·hero日出侠】!”神乐坂说道,“毁灭咒文-死亡终极咒!”
  
  魔弹激射而出、瞬间释放出了扩散的扭曲黑洞,将【E·hero日出侠】的身体扭曲着卷入其中吞没,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将其从场上里侧除外!而十代场上的【E·hero】们在失去了【E·hero日出侠】的力量加持后,攻击力瞬间下降——
  
  【E·hero天空侠】【ATK2200→1800】
  
  【E·hero大龙卷】【ATK3200→2800】
  
  两体【E·hero】的攻击降回了原本的数值,然后在他们面前的,却是攻击力远胜于他们的【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以及【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甚至神乐坂手中还有足足两张卡片的资源没有打出。
  
  “看样子这场决斗就要在此刻终结了。果然,使用着武藤游戏卡组的我也能变得如此强大!”
  
  神乐坂看了眼自己手中两张卡片,都是在这回合一点派不上用场的卡,而自己后场上以【师徒的牵绊】盖放的卡是另一张【黑·爆·裂·破·魔·导】,因为是速攻魔法卡而无法在盖放的回合发动。
  
  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此时此刻的自己毫无疑问已经锁定了胜利,失败什么的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只要自己的怪兽们发动攻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连游城十代都能战胜的自己,再也不会被其他人嘲笑了!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进入战斗阶段,使用【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攻击【E·hero天空侠】!”
  
  “Jackpot!”
  
  虽然复刻了当初决斗王国的最终战那时、游戏与隼人一同打出最后攻击时的台词,但是因为神乐坂只有一个人所以这台词喊出来也没有多少气势。
  
  倒是【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比他们的使用者更有气势得多,两柄法阵再次交错对准了十代场上的【E·hero】,而且是攻击力最低的【E·hero天空侠】。
  
  1000点的攻击力之差即是1000点的战斗伤害,对于基本分仅于2000点的十代来说,吃下这一击后他的基本分将会直接减半!
  
  然而,就在【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一同准备的魔弹就要发射之际,自十代的墓地中却是忽然跳出了一只怪兽,一个高踢腿猛地踹在了【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那交叠的法阵上,使得两柄法杖齐齐不受控制地指向了天空,连带着魔弹也是向着天空发射了出去而打空。
  
  ——虽然瞄准的是“天空侠”却打向了“天空”,这或许勉强也能算作是命中了?
  
  “这是什么抛瓦!?”眼下的一幕并不在神乐坂的预判之中,他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看向了十代的后场——明明十代没有使用盖卡来着,但是刚刚的那是什么?
  
  “是【死灵守卫者】啦。”十代从墓地之中取出了一张怪兽卡片、向神乐坂展示道,刚刚阻止了【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怪兽也逐渐变为虚影消散,回到了卡片中,“之前被【替罪的黑暗】的效果送去墓地的【死灵守卫者】。”
  
  “对方回合把我墓地中的这张【死灵守卫者】除外才能发动。在这个回合中,能够让对方怪兽的攻击只有一次无效。”
  
  只会在后场上盖卡可不算什么重坑,除了后场的陷阱外,手上要有手坑、墓地里也要有墓坑,如此才称得上健全。
  
  虽然没有游戏的【超电磁龟】那种能直接结束战斗阶段的、或是隼人的【彩虹栗子球】那样手牌墓地两用的墓坑,但是除外后就能在任意时间点挡下一次攻击的【死灵守卫者】也是很不错的卡片,毕竟哪怕是在主要阶段中成功发动了效果,他甚至能挡下在战斗阶段中封锁怪兽效果发动的【古代的机械混沌巨人】的攻击。
  
  ——才不是在针对库洛诺斯教授哦。嗯,绝对不是。
  
  听十代说完了,神乐坂皱起眉,用严肃的表情掩盖着心里的尴尬。
  
  在他的预想中,先用【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破坏【E·hero天空侠】、再是用【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去击破【E·hero大龙卷】,那样的话在战斗破坏了怪兽后【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发动追加一次攻击的效果时,就能对空场的游城十代打出直接攻击、华丽地清空他最后的基本分取得胜利了。
  
  但是现在,【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攻击被挡下了,那么哪怕【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的两连击将十代的怪兽破坏光,但是造成的伤害还不足以将十代的基本分清空。
  
  那样的话,自己刚才放下的狠话岂不是变成笑话了?搞得自己好没面子好丢脸啊!
  
  内心的情绪没有表现在神乐坂的脸上,既然处于模仿武藤游戏的状态那么他自然会用演技尽力保持住状态,还是用冷静的语气都十代说道:“连卡片的负面作用也加以利用了吗?了不起的表现,能在我最为信赖的仆从的攻击中撑住,我神乐坂游戏愿称你的骨气为最强。”
  
  “哎?原来神乐坂你也叫做游戏啊?”十代听到神乐坂的话,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他和其他人一直在喊的“神乐坂”是姓氏,他也一直不知道神乐坂的全名叫什么。
  
  但是观战的万丈目却吐槽道:“不,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在随便改名吧,我记得他本名是叫‘神乐坂宗司’吧?不会有人觉得他的名字真的是‘游戏’吧?”
  
  然而伴随着万丈目的话音落下,一旁的丸藤翔却是侧过头看向远方,吹起了口哨掩饰尴尬:“就、就是啊。”
  
  而三泽的眼色则是有些幽怨:“神乐坂的戏份怎么看都比我少才对吧,为什么你们能记住他的名字却记不住我的名字?”
  
  这下,万丈目也是看向了远方吹着口哨,装作没听见三泽的话。
  
  而场上,神乐坂虽然失去了在这个回合斩杀十代的能力,但是攻击他还是要继续攻击的,尽可能歼灭十代的怪兽也是为了下个回合再次尝试斩杀时能够更加顺利。
  
  “【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攻击【E·hero大龙卷】,开辟连舞斩!”
  
  神乐坂所喊的攻击招式名正儿八经,对于游戏命令怪兽攻击时的神色模仿得一如既往的到位,可惜的是终究还是缺少了真正的游戏决斗时的自信。
  
  不过【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的攻击还是实打实的,外号“大开辟”的最强战士的一刀轻易劈开【E·hero大龙卷】身上的斗篷与盔甲,将其破坏送去了墓地,而十代也是因而受到了战斗伤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洛青舟秦蒹葭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 千金有福 走肉行尸 后来,无关风月无关你 无始皇手谕,不得出银河边关 仙子不想理你 长夜君主 封神:我被众神偷听心声! 负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