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 第二十四章 不可饶恕啊,贝卡斯

第二十四章 不可饶恕啊,贝卡斯

第二十四章 不可饶恕啊,贝卡斯 (第1/2页)
  
  “咳呃…呃啊啊啊——”
  
  “你这混蛋、就这么…这么不想输掉决斗吗!不惜使出这种手段、也不想让别人爽一把吗!连我唯一的心愿、都要狠狠践踏!”
  
  “武藤游戏!你就一点都不感到羞耻吗!”
  
  “饶不了你!绝对饶不了你!深陷胜负欲之中、践踏了决斗者荣耀,我将用我的鲜血污染你的梦想!”
  
  “我诅咒世界!诅咒你的未来伴随着灾祸!”
  
  “在坠入炼狱之时、必会忆起我小林隼人的愤怒!”
  
  在隼人边上,看着自己老朋友的日常发癫,游戏不禁露出了“流汗黄豆”表情。
  
  “我不过就是投降了一场而已,隼人你至于这样嘛……”无奈地说着,游戏一摊手,“以前切磋的时候,你不也是经常用【拉的翼神龙-球体形】进行最后一击的‘斩杀’嘛。”
  
  “明明在真正认真起来、全力以赴的决斗中都不止一次地使用【拉的翼神龙-球体形】了,就缺这场根本只是娱乐消遣决斗里的一次吗?”
  
  从“小林·迪卢木多·隼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隼人对着游戏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纯度太低了啊,游戏,就是这样伱才总是徘徊在杏子和蕾贝卡她们两人之间。”
  
  “我不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吧。”游戏吐槽着,又说道,“而且隼人你是不是忘记了,【拉的翼神龙】要是被你召唤出来了的话、动静绝对不会小到哪里去吧?尤其现在还是晚上不是白天,在这里召唤出【拉】的话跟放了个烟花招呼别人看过来有什么区别?”
  
  “那倒也是。”隼人点了点头,没有在意太久。
  
  说到底游戏也只是在决斗中直接投降不给他爽的机会而已,至少还是完成了决斗的——就海马当初在决斗王国时、快要输掉的时候直接跑路,还有在决斗都市的四强赛时海马乃亚骇入飞艇中断隼人的一把天胡起手,这两个海马的混蛋事迹,隼人能念叨一辈子。
  
  而在游戏承认自己失败的那一刻起,隼人身上那久违出现刷一下存在感的系统也是判定了隼人获得胜利、为他结算战利品。
  
  DP点数自然是惯例会有的,虽然如今的隼人经过数年的积累、库存的DP点数哪怕是在各种购置他想要的卡片后仍有高达八位数的剩余,但这种东西谁会嫌多呢?自然是多多益善。
  
  然后除此之外,虽然没有解锁那即使是今日依旧有大片处于封锁状态、恐怕在隼人的有生之年内都解锁不干净的成就,但是与游戏的决斗还是让隼人收获了一张掉落卡片。
  
  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虽然隼人持有的系统对于掉落卡片的选取范围相当之广,比如与玩阴间烧血卡组的鲛岛决斗让隼人解锁了【死灵的诱惑】、与海马的决斗能够掉落他挚爱的【青眼白龙】也能掉落他绝对不会去用的【五神龙】。
  
  但是,系统掉落卡片的范围并不是在选定后就不会再发生变化的,就像是阿图姆找回真名之前他的掉落列表大多与游戏的卡片重合,但在找回真名后就变得以【黑魔导】系列的卡片为主,还加上了【守护神官】的卡片。
  
  而游戏,过去的他的卡片掉落种类之多,只能用悲剧来形容,主打一个包罗万象,同时还有很大的份额被【反射镜启动】之类的陷阱卡占去。不过嘛,在换上了现在这副【光之黄金柜】的卡片后,以前的【棉花糖】等卡片也已经被【增量棉花糖】这样的新卡所取代。
  
  甚至于,还多出了几张连游戏本人都还在“锐意制作中”尚未完成的卡片掉落。
  
  满不在意地系统中取出了难得一口气爆出两张的掉落卡片,隼人也不说什么,就将其递给了游戏。而游戏虽然有些奇怪,还是接过卡片看了一眼,然后不禁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这卡是?!”
  
  “既然是以当初你和阿图姆最终的‘决斗之仪’为原型而创作的卡片系列,只有你一个人的绝望可不行啊,游戏。就算不把阿图姆印到卡片上去、至少也让马哈德出场一下吧。”
  
  隼人这次拿出的两张卡片中的一张,正是以马哈德、又或者说是以【黑魔导】为原型而制造的【黑魔术师-黑魔导】。
  
  虽然卡名看上去有些怪怪的,颇有种【被诅咒的龙-诅咒之龙】的废话式取名的感觉,但是卡图中帅气的马哈德还是弥补了名字上的槽点。
  
  倒不如说,比起以往【黑魔导】中那被紫色法袍罩住了整個身体轮廓的马哈德,这张【黑魔术师-黑魔导】中的马哈德的形象反倒更加接近隼人和游戏印象之中、那个肌肉发达且擅长拿法杖出其不意地敲碎敌人脑壳的马哈德。
  
  另外,法袍的颜色也从黑紫色换成了纯正的黑色,并且还用金色点缀着边缘,看上去比原版帅太多了。
  
  而且不仅仅是在这张怪兽卡上,隼人递给游戏的另外一张卡片中,也有【黑魔术师-黑魔导】的形象出现。
  
  卡图中那球形的呈现镜面般光华的保护罩、被反弹回去的攻击,以及卡名中把“黑魔术”换成“神圣”后几乎就没怎么改动过的名称,很显然,这张【黑魔术防护罩-反射镜之力-】根本就是以游戏最爱用的那张陷阱卡【神圣防护罩-反射镜之力-】为原型的强化卡。
  
  目前游戏的【光之黄金柜】卡组虽然已经有了一套还算完整的展开链,即想方设法检索【三色小工具】然后用其检索【光之黄金柜】,进而将指定的【破坏龙-甘多拉·G】检索上手后特殊召唤上场并清场、然后用后续效果特殊召唤克制魔法的【沉默魔术师·零】或克制取对象效果的【沉默剑士·零】,利用等级上升后攻击力暴涨的两只怪兽中的一体与【破坏龙】一同直接攻击被清场的对手,一波OTK取得胜利。
  
  然而,这种解场猛攻的风格比起游戏、还是更适合阿图姆多一些,倒不是说阿图姆也是强攻型选手,只是相较于游戏而言他的战斗要更激进得多,以前甚至还有过因此而在拉斐鲁手中吃瘪、差点让游戏被封印灵魂的惨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洛青舟秦蒹葭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 千金有福 走肉行尸 后来,无关风月无关你 无始皇手谕,不得出银河边关 仙子不想理你 长夜君主 封神:我被众神偷听心声! 负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