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130确认过了
    她们这些人,平时里面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除了带孩子做家务,还是带孩子做家务,再加上她们的情报网怎么杂乱而大,想要传播一点什么事情还不简单吗?

    都不需要刻意的去怎么样,直接就在隔壁跟一些邻居聊天的时候提起来一下就可以了。

    到时候就十传百,百传千,越传越多人知道这么一个事情。

    “大家有心了,谢谢大家了。白某知道大家都替我着急,但是我怕会是一个误会,我还需要时间调察清楚先。”

    虽然心里面已经猜了一个大概出来,但是还是觉得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是他们做的再行动比较好一点。

    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乱吃东西没有关系,害不了别人,最多就是让自己遭罪而已;但是要是乱说话的话,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别人。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还是不要做得比较好,免得到最后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这万一到最后并不是那家酒楼做的事情的话,那么罪名就会落到她的头上。

    只怕到时候人家就该说她嫉妒人家那家新开的酒楼客人多、生意好,所以就特意的找人去抹黑他们了,到时候她就算是跳进黄河里面也洗不清,哪怕是长了十张嘴都难以解释清楚。

    “也好,那等结果出来了,你在与我们大家说,姐妹们一定会帮你出气的!”

    “是呀!不用怕,我们大家伙帮你!”

    见白晨夕持意要找到证据证明是他们做的时候再做行动,她们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说起来这些人心里面对那家新开的酒楼也是极度的不喜欢的。

    明明就是一个给人家吃饭的酒楼,非要搞得乌烟瘴气的,整的跟个鸡院一样。里面的那些女人也是真的臭不要脸,干活就好好干活,非得要和客人套近乎,说话的时候还动手动脚的。

    明明都看到是和妻子过去的了,还一点都不忌讳,一点羞耻心理都没有,真是不知道那些人的爹娘是怎么教她们的。

    不过想来应该也是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要不然的话,哪个正常的父母会让他们去做那样的行当?

    这要是他们的女儿的话,早就把她关在家里活活打死了,哪里还会留她在外面丢人现眼?

    这时,

    刘氏和老大拿着一些糕点出来,“绿豆糕都已经好了,大家等一下,现在就给大家端过去!”

    两个人都是端得满满的,也不怕要是一个没有端稳就掉了出来。

    “哎哟,还挺快的呢!”

    “对啊,我还以为要等很久呢!”

    毕竟听到白晨夕说还没有做好,现货的自然也就是自动的视为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了,再加上白晨夕自己也说了,需要等,自然也就没有想得到会这么的快了。

    “老二!进厨房里面帮忙一起把绿豆糕端出来给大家,免得让大家等得太久了。”

    陈顺看到陈广生在哪里,于是就开口叫到。

    另一边的陈广生从头到尾都是默默无闻的工作,该接待客人的接待客人该干什么的干什么,一句话也没有说,根本就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就好像这事情跟他没有丝毫半星点的关系一样。

    确切的说,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女人在讨论什么事情一样,不为所动。

    他的这个样子,白晨夕自然也是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面。

    一个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现在只好配方不见了,居然能够这么的淡定,真是有一点出乎于她的意料。

    看他的那个样子好像是早就知道配方不见了一样。一点着急的样子没有,只要是换做底线的话,当属他第一个最着急。

    “哎!好!”

    一听到老大喊他到厨房里面帮忙,陈广生的抹布一丢连忙跑进了厨房里面去,就跟逃命一样,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里。

    别看他现在表面上这么淡定,其实心里面慌张的不行,尤其是他的手心一直在冒汗,他只能是假装擦桌子来掩饰他手里的汗。

    真是一个猪脑袋!

    居然没有记得把配方给拿回来!

    一走进厨房,陈广生就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看看温度有没有正常,是不是烧糊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记住!

    看来他今天晚上得赶紧找一个时间把配方给放回去,应该还是在房间里面。

    梅阿姨看着陈广生急冲冲的跑进厨房的背影,越看越是觉得陈广生可疑。

    “小夕啊,我突然就想起一个事情来。”

    想起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背影和陈广生很像很像,相似度起码能有有百分之九十五。

    “什么事情?”

    白晨夕闻言,看了她一眼问到,不知道她是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突然间想起一个事情来,还没有跟你说想要跟你说一下,这里不太方便,我先带你上楼去吧。”

    看了一眼四周,神秘的贴着白晨夕的耳朵小声的说到。

    白晨夕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跟着梅阿姨一起上了二楼。

    梅阿姨家二楼,

    “说吧,想起什么事情来了?”

    居然还这么神神秘秘的,还要她特意的找一个地方说好。

    “前段时间有一个晚上我起来上茅房,看到窗户没有关,觉得有一些冷了,就过去把窗给关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话都说到这里了,梅阿姨还是没有直接的说出来,而是继续和白晨夕这里兜着圈子。

    “怎么着?看见地上有钱了,然后下去捡起来了?”

    白晨夕虽然还有一些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配合着她一起。

    “那倒是没有。”

    梅阿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到,“好了,不绕弯子了,直接跟你说了吧。那天我看到有一个人从我们餐馆这里经过了,不知道是谁,但是看那个背影还是跟你的那个二儿子挺像的,就连衣服都是一样的。”

    她以前见过陈广生穿着那套衣服,而且他的衣服都还是差不多的样子,再加上她都已经再三和陈广生确认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