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129给白晨夕做主
    梅阿姨听了之后,惊得一下子没控制住声音惊叫了起来。

    居然敢偷配方?!现在的小偷这也太猖狂了吧?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刚才想要放新的配方上去的时候才发现的。”

    她自从把配方放上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注意过,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也就是说配方不一定是今天或者昨天不见的,也有可能是在更早之前。

    “该不会是那家新开的酒楼喊人过来偷的吧?不然怎么和我们的差不多?”

    想起那家新开的酒楼做出来的菜味道和白晨夕开的餐馆里面的差不多,这配方又恰好不见了,梅阿姨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这两者给联系起来了。

    “现在什么都还不知道,先不要乱说话,以免落人口舌,或者不小心毁了人家的声誉,这可就不好了。”

    在什么都还不知道之前,最好先不要妄自下定论,谁都不知道事情的结果是什么,也不知道这过程中会发生什么。

    “也是,只是这事也太蹊跷了,旁人应该进不了厨房里面才是。”

    梅阿姨听了之后觉得白晨夕说的也有道理,赞同的点了点头,同时也多出了一个疑惑。

    白晨夕没有再说话,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多说。

    梅阿姨所想的和她所想的基本上一样,她也觉得不是其他人混进去窃取的。厨房她一天到晚都在里面待着,除非是吃饭和去厕所,不然都是在厨房里面忙着。

    哪怕她不在的时候老大他们也不可能会让那些来吃饭的客人随便的走进去,往门口一站就会被叫走,又哪里还有得了机会进去偷配方呢?

    而且这其他人又是怎么知道配方是在厨房里面的?一般人都是把配方放在自己的房间,找个收纳的盒字,把配方小心翼翼想放进去锁上放好,哪里还会光明正大的放在墙上贴着?估计也就只有她会这样子干了。

    所以这么一看来,基本就可以确定是家里面出现了小老鼠。

    “哎呦喂!配方居然不见了,那可还得了?”

    离得最近的大妈担心的问到。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真是那家酒楼做的吗?好像我听我家相公说,确实跟你们家的味道差不多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哟,该不会真的就是他们吧?”

    隔壁的大姐突然间想起自家的相公也跟她说起过那个新酒楼的事情。

    刚开始她还觉得奇怪,怎么会两家酒楼做出来的东西味道一模一样呢?肯定是她家的那个笨蛋舌头出现了问题,不然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现在听到他们说配方不见了,仔细一想来还真有挺有可能是那家酒楼派人做的事情。

    “啊?那这也太恶劣了吧?

    “是啊!我知道那一家新开的酒楼,我还和我家那个男人一起去吃过呢,价格确实是比这里的要便宜得多!但是味道有点重了,有一些淡一些的吃起来感觉不太新鲜。”

    一位去过那家酒楼吃东西的妇人说道。

    “是嘛?哎,那你们说那家新开的酒楼刻意的把价格放这么低,是不是因为他们买的菜不新鲜,花不了几个钱,所以才能够把价格压了一半的?不然的话谁会做这亏本的买卖呀?”

    白晨夕开的这家餐馆里面的价格说不上多贵,都是和其他的餐馆差不多一样的价格。

    那一家新开的酒肉能够把价格压一半,只能要么是他们卖的菜不新鲜成本不高,所以才能够把价格压下这么多。要么就是因为这个行业本来就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每一家商户都是商量着好的赚黑钱。

    “我觉得也是!”

    “赞同!”

    “还真有可能!”

    一但有人带了头,其他的人就停不下来了,全都在议论纷纷着这件事情,白晨夕见他们这样子讨论下去也不是一个事儿,她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决定还是先引导好一下大家的言论,不要让他们乱说乱传乱猜测,免得平白无故的毁了人家的声誉。

    “好了!大家静一静!”

    白晨夕用力的拍了拍手,大声的吼道,把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她的身上去了。

    “关于本店配方丢失的事情,是我这个作为掌柜的失职,没有把配方给保管好。至于配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怎么不见的,去了哪里,本店现在还一概不知。

    现在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那一家新开的酒楼就是窃取配方的人,有可能也是师承同门。所以请大家还是先不要妄自揣测,更不要互相传播虚假信息,以免影响同行的声誉和生意。谢谢大家的配合!”

    说完,白晨夕还特意的深深的鞠了一躬,以表示她的诚意。

    现在人家是什么底细她都不知道,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一些不好惹的人的话,那岂不是碰到铁钉子吗?

    最怕就是遇到那些有达官贵人给撑腰的了,她一个小平民百姓的就想安安分分的赚点小钱,过上一个好一点的日子,而不是四处碰铁钉。

    “怕什么嘛?他竟然有那个胆子做,还怕人家说他了?”

    “就是!反正又不会影响你做生意,他这样是属于恶劣竞争!”

    “要是其他人的话,都巴不得那样的人早一点被大家的唾沫给淹死了,哪里还会像你这样傻乎乎的还替着人家着想?”

    在座的各位都是一些狠角色,莫滚滚爬了这么多年了,哪里还会害怕其他人?

    可是她不一样呀!她才刚刚出来自己挣口饭吃,哪里能够跟人家比得起的?

    大家都替白晨夕愤愤不平,做错事情的又不是她,受到影响的更加也不是她了,有什么好担心别人的?

    “掌柜的,人家受影响不是更好吗?大家不乐意去他哪里了,自然也就更乐意在你这吃饭了,这多好的事情啊?又能够多赚一点!”

    “是呀是呀!我去给你做主!我给你说,我传消息最快了!”

    一些热心肠的比较有正义感的妇人直接就开口说要给白晨夕做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