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104撞个正着了
    虽然说陈顺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但是她也知道,她这个相公经常拿一点小钱塞给陈广生。

    见着是自家人,给的也不是很多,索性她也是当做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是啊,但愿他能够一直保持下去吧!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赶紧休息吧,明日还要早起。”

    陈顺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到。

    不过这一次他对老二还是挺有信心的,从小到大他就没有见过老二何时像这般勤快过,所以也是觉得或许这个弟弟真的是下定决心要改过了吧。

    半夜,

    大家都已经入睡,整个院子里面就只还有一间房间的蜡烛还亮着,那便是陈广生的房间。

    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直到看到窗口哪里已经看不到月亮了这才怕起身来走到窗边去。

    那圆月已经过了中天,把衣服和鞋子穿好,小心翼翼的把门给打开,探出一个脑袋扫视了一圈周边,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着,就只能看到模糊的道路。

    转身回去拿了一个灯笼,就偷摸的摸了出去。

    路上都已经没有了行人,夜市的摊子也早已收了起来,静悄悄的,只剩下几个灯笼挂在门口。

    也正是因为这些灯笼,路上才不会显得过于漆黑,却也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时不时飞过几只猫头鹰,还伴随着“咯咯”的声音,像极了笑声,只是那笑声听得令人心颤;偶尔穿出来几声猫咪的叫声,时而轻绵,时而凌厉,和猫头鹰的笑声相反,是如孩童般的哭鸣,却比孩童的哭声要锐利得多。

    大风呼过,枝叶摇晃,发出阵阵的沙沙声,为这寂静而阴森的夜晚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氛围,让人不自觉的便开始浮想联翩。

    “呸!什么破玩意儿!怎看得比在村里还可怕?”

    陈广生东看看西看看的,越看越是觉得心惊,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吐了一口唾沫小声的嘀咕着,许是害怕的缘故陈广生不再乱看,低低着头看脚下的路,连前方也不敢直视。

    脚下的步伐也逐渐的加快,近乎要跑起来。好不容易来到了餐馆门前,慌乱的拿出钥匙把门给打开。

    一进去的直奔厨房,找到挂墙上的配方,将配方取了下来。本想在餐馆里面把配方抄完再回去的,可是心里面又害怕,索性便直接带回去抄。

    在回去的路上陈广生可是学精明了,啥也不看,就只专注于脚下的路,能走多快就多块,什么也不想。

    要不了多久,陈广生就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个过程一个人都没有碰上。

    第二日,

    陈顺被刘氏给叫醒,洗漱穿戴整齐后便去敲了老二的房间,想要看看他去了没有。

    毕竟钥匙都已经交给陈广生了,要是他没有去的话自己就先过去了,岂不是还要再等?

    “谁啊?”

    房间里面传来老二那不满的叫喊声,对于门外那扰他清梦的人很是不满。

    “是我,你大哥!快些起来吧!该出发了!不然娘要是知道你还没有起来的话二弟你就该挨骂了!”

    听到老二的声音后,老大只觉得一阵无奈,幸好自己先过来敲门了,要不然直接去的话就要在门口哪里干等着了!

    “唔……现在就起来!”

    一听到娘,困意就瞬间全无,一个锦鲤打挺坐了起来。

    昨夜为了那破配方花了不少的时间抄,所以这会儿就睡懵了头。

    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去找陈顺一同去餐馆,出门前还不忘把配方塞怀里的布袋子里面。

    “不是说今天要早起去擦桌子吗?怎睡到这个时候?”

    陈顺想起昨天晚上陈广生自己说的,今天要去早一点把桌子给擦了,结果要不是他跑来把他给喊起来,还不知道是会睡到什么时候。

    再看他的那一双眼睛,黑乎黑乎的,还肿起来了都,一看就是没有睡好的样子,也不知道昨晚是去做了什么。

    “哦,睡过头了,昨晚没休息好,一直在做噩梦。”

    陈广生打着哈哈说到,企图蒙混过关,一双眼睛一直乱瞟。

    陈顺也没有再意,只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去把牛车拉出来载着老二一起去了餐馆里面。

    餐馆,

    “哎!你们来了啊!”

    一早就起来擦桌子的大姐见到他们两人,便是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

    “嗯,梅姨早。”

    老大点了点头回应大姐,打完招呼后便去了厨房忙自己的去。

    大姐看了看厨房里面,然后又看看陈广生,眼珠子转了几圈,神神秘秘的走到陈广生的面前。

    “嗨,你昨晚是不是来过餐馆了啊?我昨晚好像看着你回去了!”

    大姐看着陈广生小声问到,昨天晚上她半夜醒来上茅房,结果发现有点冷,见是窗户没有关上便去关,哪知一走过去就看到一个背影,看那样子似乎还和陈广生挺像的样子。

    “哪有?梅姨你看错了吧?每天都是从早累到晚的,一回到去都恨不得饭都不吃就直接睡下了,那还会跑来这里?再说,我跑来做什么?”

    陈广生听了梅姨的话之后,拿过她手上的抹布边擦着桌子边说到。

    “不对,梅姨看到有人来过了?该不会是进了贼吧?!”

    忽然,擦桌的动作一顿,猛然的转过身看向大姐,故作惊讶的说到。

    “那倒没有,家里没缺什么东西,也没听见过有什么动静。而且我见着的时候都已经走到前面卖豆腐脑哪里了,可能就只是经过的路人吧?”

    如果是进了贼的话,那怎么可能会不上楼?

    她也只不过是见那身材和走路的姿势跟陈广生有些相似罢了,所以这才会问一下。

    “那就好,梅姨以后说话别这么一节一节的,怪吓人的,我还以为遭贼了呢!”

    听了大姐的这一些话之后,提起来的小心脏这才落了下去,松了一口气的说到。

    还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原来只不过是远远的看见了而已,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他。

    幸好自己离开得快,要不然就和人家撞个正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