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101 因为不信任他
    为了保险起见,所以陈广生在看到朱天天之后选择了自己亲自去接待,以免错漏了什么信息。

    “行吧,那就让你来吧,我去帮忙上菜。”

    大姐听了之后也没有怀疑什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因为像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陈广生时常因为菜碟子太烫而让她去上菜,然后他自己则是在这外面接待顾客。只有实在是忙不过来的时候,他才会进厨房里面端菜出来上菜。

    对于这种事情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根本就是见怪不怪。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客观,想要吃点什么?”

    陈广生不敢直接就喊出表姑,因为他知道朱天天弄成这个样子,肯定是不想让人家认出他来,自然也就没有喊出表姑二字,就假装好像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一样。

    “我全都要。”

    朱天天他也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开口道,手指。在菜谱上的第一道菜滑落下去,直到最后一道菜。

    “客观,一次性要这么多,可是要等很久的。”

    陈广生一听出朱天天的这话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她这一次过来不是为了专门来吃这一碗饭,尝一下这里的菜如何,而是想要菜谱的配方。

    “老娘等着时间还少吗?”

    她都已经等了那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现在她亲自跑过来了,结果居然还要让她再等,该不会是真的忘了这么一回事情吧?

    “还是我交代你的事情,你根本就没有记住,这些天光顾着玩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朱天天的眼神都变了,眼睛里波涛汹涌,大有只要陈广生敢说是的话,那么就会站起来修理他的感觉。

    “没有!怎么会忘了呢?您交给我的事情肯定是得记得清清楚楚的呀!我其实早就拿到配方抄下来了,只不过是洗衣服的时候忘记取出来看不清了而已,还得另外再找机会抄上一份。”

    感觉到氛围不对劲的陈广生连忙解释。

    如果说她家的那位老娘是母老虎的话,那么这一位表姑就是母夜叉,两个都不可以轻易的得罪。

    “就你这效率的话,那这酒楼还做不做了?再过两日就是开业的吉日了,你要是还没有把配方给搞到手的话,那么我看着酒楼也是不用做了。”

    明明什么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他了,可他却是居然给她掉链子,真是没有用的东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够生存的那么久的。

    “这……我也得有机会下手,不是吗?”

    陈广生听了朱天天的话之后有一些犯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希望朱天天能够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他可不想到嘴的鸭子就这样子飞走了。

    “机会,机会,机会!哪有那么多的机会等着你?只有你自己创造机会,那么才会有真的有机会出现!不然的话哪来的那么多巧合?哪来那么多的机会给你捡?”

    朱天天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差点没被气个半死。

    “我不管,反正这两日内你必须把配方给我搞到手,我不管你是用什么办法。要不然错过了这个吉日的话就要等很久了。要知道,姑姑可不是一直都待在这里的。”

    为了能够让事情快点得到发展,朱天天决定下死令,要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有压力,不知道事情的紧迫性。

    “这……”

    陈广生自然是不愿意这样子的,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现在他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也就只有这个表姑姑了。

    要是连这个表姑姑也不帮他的话,那么他以后还真有可能会沦为外面的那些乞丐,流落街头。

    凭借他自己一个人很难在这种地方出人头地的,以来他没那个心思,二来也没有那个勤奋劲儿。他自己有哪些不好的缺点还是指导的非常的清楚的,只是他就是属于那种典型的知错不改。

    自己有什么缺点是一回事,乐不乐意改掉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什么这?给我来道汤和第五道菜。”

    她来之前一点东西都没有吃,现在都快要把她给饿坏了。

    “好……”

    陈广生有一些牵强的笑道。

    突然的就觉得这个表姑姑有那么一点的在强人所难。

    要是是那么容易搞到手的话,他不是早就弄到手了吗?哪里还需要他特意过来催促?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干活的人永远不知道干活人的累和痛处。

    今日还是和往常一样,营业到很晚才打烊。

    陈广生想要自己留下来收拾让他们先回去休息都不行,尤其是他的娘亲,更是说什么都要留下来一起帮忙,好可以大家一起回去。

    “娘,我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就行了,娘今天都在厨房里面做了一天的菜了,早就累得不行了,就快点回去休息去吧。”

    陈广生笑呵呵的劝说着,脸上的笑意略显得微假。

    “大家一起把活给干了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与其有时间在我这里跟我废话,你还不如直接行动,这样还能早一些回去。”

    白晨夕坚决要大家一起留下来把活都给干完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广生怎么自己主动的包揽工作,但是她总感觉要是把他单独一个人留在这里面的话好像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陈广生根本就执拗不过白晨夕,无论他怎么劝说都是没有用。

    “好吧,那我们大家动作都快一点吧。”

    认清现实的陈广生也不再浪费唇舌,拿起专门洗碗的那块布就开始洗起碗来。

    看来只得是今晚再另外找时间出来了。

    这娘也真是的,是在防着他吗?要不然怎么会不让他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

    平时都是有人做收尾工作的,可是确实从来都没有安排过他来做这最后的收尾工作。

    上次都是因为白晨夕当时候不在场,所以这才得留下来的。

    表姑姑说的对,哪里有人会防着自家的孩子,就跟防着贼子一样的?

    说到底都是因为不信任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