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89 她又不是真的是傻的
    这餐馆好不容易打了烊,他终于可以休息了却被大哥拉来,说什么帮忙一起坐桌子。

    原本想要直接拒绝,理都不理会这个神经大哥的,可是转念一想。

    现在大哥可舍得宠,要是等一下爹娘看到大哥自己一个人坐桌子的话,只怕到时候又得该说他的不是了。

    为了在娘那里博取好的印象,也只能是咬了咬牙提起精神来跟着陈顺去了。

    白晨夕看着陈广生离开也没有说什么,反正自己也是过来叫他们休息的。

    只是看到他在这里帮忙,还是感到有一些意外的看着他走远之后,这才把目光看到了身旁的老大那里。

    “他怎么也在这里?你叫他帮忙的还是他自己主动过来帮忙的?”

    那个陈广生下来都是怕自己做多了,今天累了一天,居然还会留在这里帮老大做桌子难不成还真的是转性子了吗?

    这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呀!

    “哦,我见着他还没睡就喊上他一起来了。”老大闻言,如实的说到。

    他洗澡回来发现自己的媳妇儿。都已经睡着了也不好把人家给叫醒,看到隔壁的房子还亮着烛火,就过去喊了一声。

    “然后他就跟过来了?没有推辞?”

    白晨夕微微的挑了挑眉,她就知道这个人不可能会这么的自觉。

    “嗯,我一喊他就过来了。”

    本来也只不过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哪里想到居然一下子就点头同意了。

    “行吧,你也回屋去休息吧,不早了。”

    白晨夕没有把自己的疑惑表露出来,拍了拍老大的肩膀说道,然后便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回去。

    有些事情在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老大这个人的心机没有那么多,就是一个缺心眼的,要是和他说太多的话可能会坏了她的事情。

    白晨夕一回到房间就走到陈璟的身边扯着他说到,“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刚才去院子的时候看到老二在帮忙做桌子!他说他只不过是叫了一声老二,就立马就同意帮忙了,一点推辞都没有!”

    这要是换做以前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呀!简直就是奇了怪了!

    “你说他是不是在心里面又打着什么歪主意?”

    白晨夕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总感觉这段时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这个我也不知道,就先暂且观察着吧。时间也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早起出去购买食材,还是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想也不迟,休息比较重要。”

    陈璟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但听白晨夕这么说也是觉得蹊跷,还是先留着一个心眼观察着先吧。

    “嗯,也好。”

    白晨夕闻言点了点头,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那么一丁点的啰嗦。

    她要是再不休息的话,只怕会说她个不停的吧?

    看到白晨夕乖巧地爬上了床,陈璟这才继续看他的书。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陈璟才放下手中的书籍,一转身就看到白晨夕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怎么还不休息?快点把眼睛给闭上,将脑袋放空,不要再想了,不然待会可就该天亮了。”

    对此陈璟有些无奈,轻言轻语的好生哄着,这好像是一位父亲在哄女儿入睡一样。

    “你这亮着蜡烛的,这么的刺眼,我怎么睡得着呀?”

    白晨夕看了他一眼,果断把责任推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男人一阵轻笑,“好好好,怪我!”

    将一旁的蜡烛轻轻吹灭,然后摸索着走到床边。

    “这下总可以好好的休息了吧?一天到晚的小脑袋瓜子,想那么多的事情,也不怕死脑细胞!”

    他自然是不相信白晨夕所说的那一番鬼话。一直以来他都是点着蜡烛在一旁看书,何时出现过这种情况?分明就是一直在乱想,所以才没有睡着。

    这一夜,白晨夕是彻底失眠了,一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关于陈广生的事情。

    转头一看身边的陈璟则是睡得一脸正香,真是幸亏他睡觉没有打呼噜的习惯,要不然的话只怕真会被正在烦躁中的白晨夕一脚给踹下床下面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开始微微泛起白光,烦躁了一晚上的白晨夕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把掀开了被子直接爬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动作过于直接迅速,一阵冷风灌了进去,将睡得正香的陈璟给冷得一哆嗦。

    “嗯?天亮了?”

    感觉到最大冷意的陈璟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白晨夕已经起来了,于是问到。

    “嗯,我得赶紧洗漱然后出去买菜,今天起晚了。”

    因为一直在想陈广生的事情以至于她都没有听到鸡鸣声,天亮了才反应过来。

    “那我也起来吧。”

    说着便把被子给掀开想要起来。

    “你起来做什么?”

    白晨夕闻言,转过身去看着陈璟,一脸的不解。

    “待会再起来洗漱和你一起去买菜到餐馆呀!”

    不然他起来做什么?

    “不必了,现在人手已经够了,老二又过来帮忙,所以啊,这餐馆的事情以后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好好跟着方舟一起备考吧!”

    前面因为人手不够,随意陈璟一直都不愿意把时间全都用在备考上。

    每天都是晚上洗澡后就开始复习,一直到半夜才休息,第二天要跟着她早早的起床,日复一日的,也不怕把自己的身子给折腾坏了。

    “可是这么多菜你一个人怎么拿得动?我先陪你去把菜给买了等送到餐馆之后我再自己回来,如何?”

    深知这一次自己没有理由再继续留在餐馆帮忙的陈璟只得是无奈的说道。

    虽然不能再继续在餐馆里面帮忙了,但是他还是想做一些他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的帮白晨夕减轻她的负担。

    “不用了,你接着休息吧。我等一下喊刘氏和我一起去就行了。而且不是还有马车吗?我全都丢进马车里面就行了,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提着。”

    有工具可以利用为什么不用?她又不是真的是傻的。

    90

    之前之所以不这样子做,是因为太麻烦,怕马车会影响行人的来往,还不好走。

    毕竟哪里的道路比较狭小,而且人流量又大,她又有陈璟做苦力,自然也就是放弃马车了。

    “好吧。”

    被拒绝得彻彻底底的陈璟直接就蔫了下来,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中然而生,就好像自己是个废物一样什么也帮不上忙了。

    “这下我可真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什么也不干,整日游手好闲的,一大家子的就只有他是个大闲人,一天到晚的都是白吃白喝的吃人家的用人家的住人家的,可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

    “哎哟,瞧你这说的什么话?怎么会是小白脸呐?要知道宝贝儿你现在的身上可是肩负着重大的责任!我们大家以后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可就全靠你一个人了!

    明天能不能吃得上饭就看你榜上是否有名了,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个小白脸呢?小白脸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物,专吃软饭!那能跟你相提啊?”

    白晨夕这脱口而出的宝贝儿让男人瞬间就红了脸。

    “咳,嗯,那我接着睡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再喊我吧!”

    说完就立马迅速的躺了下去,扯过被子盖过自己的脑袋瓜子。

    现在就只觉得自己的脸和小耳朵都是有一些热热的,幸好白晨夕起来的时候并没有点蜡烛,不然肯定会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一副丢人的模样。

    “睡吧,我出去了。”

    白晨夕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异样,收拾了一下就去外头找水洗漱。

    被窝里面的陈璟一直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动静,直到听到关门离开的声音这才把被子掀开来。

    此时的房间内仅有他自己一个人,所以非常的安静,安静到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甚至是从听到的那一声宝贝儿就开始怦怦地跳个不停的心脏声。

    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觉得很紧张,这种紧张感一直持续到了很久才平复下来。

    另一边,

    陈家,

    朱天天也是早早的就起了,这已经是第二天了,也不知道那个陈广生那里什么情况了。

    有没有成功进到厨房里面帮忙,配方拿到手了没有。

    在这个通讯不方便的年代,想要快速且准确的知道一件消息实在是太难了。

    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自己到镇子上一趟,也正好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可以租来做餐馆的。

    出门之前,朱天天还特意的带了头巾和面纱,把自己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有谁瞧见了似的。

    “表姑?你是要上哪里去呀?早餐已经做好了,快点过去吃吧,要不然等下该凉了!”

    刚想过来叫人吃早餐的陈雪儿就看到朱天天把自己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跟一个粽子一样朝外面走出去,于是连忙叫到。

    “我要出去一趟,你们自己吃吧!中午饭也不用做我的了!”

    朱天天头也不回的说到。

    她都要出去到镇子上了,还在家里吃什么早餐?陈雪儿煮的那些东西,千篇一律的,她早就已经吃腻了。

    反正都是要到外面去,倒还不如在外面美美的吃上一顿。

    听见朱天天这么说,陈雪儿也没有再多留她。怎么着也饿不到自己,也没有多问人家要出去干什么去。

    人家想要去哪里做什么事情,是人家的自由,她管不着那么多,何况她还是一个小辈。

    她要是想要说的话,早在刚才问他去哪里的时候就说了,哪里还需要她再多问呢?

    虽然说朱天天并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可是陈雪儿看她的穿着打扮,再听她所说的话就知道这个女人要去的地方比较远,有可能就是到镇子上了。

    朱天天也自知这里到镇子上是有多远,光靠着自己走路的话那肯定是行不通的,只得是去跟别人借牛车或者马车。

    可是很快,问题就来了,她并不会驾驶,只得是让人送她过去。可是又有谁愿意跑这一趟呢?只能是出钱了。

    “大哥,你就行行好,送我出去一趟吧!钱的事情好商量!”

    朱天天来到隔壁家,想请他们帮忙,可是她这一刚开口就别拒绝了。以为人家是不想帮她,于是就一直在这里软磨硬泡的,死赖着不走。

    “妹子,不是大哥我不愿意帮你!而是你那妹妹借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呢!”

    大哥说起这件事情来也是有一些欲哭无泪,自己又不好意思去找人家要回来。

    “这样?那这跟强占有什么区别?”

    朱天天闻言,一脸的震惊,她都已经来了好一阵子了,这期间,白晨夕他们可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这餐馆又是在她没来之前就已经开起来的,可想而知白晨夕可是把人家的牛车给霸占了多久!

    “哎,什么强占不强占的,等他们忙过了这一阵子还回来就行了。妹子啊,我介意你到寸头那边看看,姓何的那家,他们也有牛车。

    他们那一家子也是很好说话的,我们这段时日需要弄到牛车的时候都是跟他们借的!”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那大哥也好心的指引了一条道路给朱天天。

    “是嘛?那就谢过大哥了,我先过去看看,改日有空再与你聊啊!”

    说着便朝村头走去,一路上走得有些匆忙。这路程还是有一点稍微的远的,好不容易来到那个人所说的那一户人家,就看到一个人牵着牛车走了出来。

    “唉唉唉!大哥!你这是要上哪里去呀?”

    朱天天见状,连忙跑过去拦下,想要借机搭个顺风车。

    “咿?你不是那白晨夕的表姐嘛?好久不见了,什么时候来的啊?”

    何大哥认得这朱天天,是白晨夕的表姐。

    “来了有好几天了,一直待在家里面没出来玩。何大哥,你这是上哪去啊?”

    朱天天也没想到自己都包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够被认出来。

    “我呀,到镇子上办点事情,话说你怎么带着一面纱啊?”

    要不是那一双眼睛实在是过于独特,他还真是差点认不出来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