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因为她的话,他也不会被他的良心平白无故的骂了一顿。

    “是,但是你看看你一来这里就在这里叫嚷,现在大家伙都在看着你呢,你不觉得羞耻,你爹娘还觉得丢脸呢。”

    大姐听到了陈广生的这话之后,瞬间就不乐意了,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道,然后就走开去忙其他的事情了。

    这确实是人家爹娘的餐馆,但是这也是她的家呀!

    只是这话大姐并没有跟陈广生说出来,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用不着和一个毛头小孩计较这些东西。

    有这个时间和他计较这点琐事的话,那还不如拿着这个时间去多干点活,好多挣一些钱出来。

    “哎呀!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事?真是不知道娘怎么会留你这个人在这里,要是我的话早就把你给开除了,哪里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废话?”

    脾气向来控制不住的陈广生这下子就恼火了起来,根本就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子被别人像是看马戏团里面杂耍的小时候一样的看着有什么任何的不妥。

    大姐也活了那么多的岁数了,自然不会像陈广生那样那么容易的动怒。为了不让他在这里继续影响其他顾客用餐,大姐想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后厨去找白晨夕,好跟白晨夕说一下这个事情。

    厨房内,

    “小夕啊,赶紧出去看看吧,你那小儿子真是要翻了天了,现在在外面嚷嚷着呢,真怕打扰了其他顾客的兴致!”

    大姐走到白晨夕的身边无奈地说道。

    这心里边呀,仍然还是觉得奇怪,明明都是一个爹娘教出来的,怎么差别就是那么大呢?

    “小夕啊,你外面的那个儿子是你们亲生的?”

    虽然说眉宇之间确实是有一些相似,但是这相差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就是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她都要怀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如此,没见他何他那老爹长得这么像吗?”

    说起这个来,白晨夕还真是不想承认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实在是丢她的脸面。

    真是想要把他关在家里面,不让他出来丢脸。他自己一个人出糗也就算了,还要连累她拉着她一起下水。

    “长得像也未必是亲生的呀,也有可能是你丈夫的兄弟的孩子。”

    有些孩子就是不像爹娘,长得像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这样的孩子自然也就和他的那些叔叔或者姑姑长得相似了。

    “害,提起那个孽障,老娘我这心里面就堵得慌。”

    白晨夕一副不愿意提起他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然后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旁边陈璟的腿,“你去外头去看看他什么情况,老娘现在没空离开。”

    就算有空她也懒得过去,正所谓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烦。

    过去瞅着他了,她这心里面反而还更加烦躁了起来,但还不如假装不知道。

    “嗯。”

    陈璟点了点头,拿起一块手布擦干自己的双手,然后便走出去看一下那老二又是发什么神经。

    当陈璟一走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陈广生正。热情的接待顾客。

    “啊生,过来这里可是有何事?”

    看到他没有在捣乱陈璟的心里面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下来。真是难得他如此懂事知道要主动帮忙。

    “爹!你也在啊!”

    正忙着的陈广生貌似听到了自己的汗自己的声音,于是连忙向后看去,果然看到了陈璟正站在不远处朝自己招手。

    于是连忙两步并作一步走了过去,“爹,这家里面的活我都干完了,所以就过来帮忙一下。”

    上次来的时候也是看到他爹也在这里帮忙,现在他爹身上又系着围裙,一看就知道是在厨房里面帮忙了。

    自从打他记事以来,就没有见过爹管过家里的任何事情,无论家里发生了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心只读他的那圣贤书,简直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何时像现在这样?所以不免觉得有些惊奇。

    “都干完了?该种的都种了吗?该修剪的都修剪了吗?”

    陈璟听了老二的话之后眉头一皱,显然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这可都相处了那么久了,自然也是了解陈广生的习性,清楚的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啊,当陈广生说自己把活都给干完的时候,这陈璟自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爹你就放心吧!娘出门之前吩咐的活全都干完了,不信的话到时候你们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陈广生拍着胸脯骄傲的说到。

    “你娘现在在厨房里面做菜,你进去找她吧,看你娘吩咐你做什么事情,你便做什么事情吧。”

    对于陈广生这个人所说的话,陈璟还是保有一定的怀疑程度的,但是让他现在就赶回去查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索性也就是半信半疑的。

    他若是胆敢撒谎的话,到时候回去一看,他自然也是免不了白晨夕的一顿收拾。

    “得嘞!”

    一听说自己可以到厨房去找自己的娘亲了,立马就脸上笑开了花,兴冲冲地跑到厨房那里,刚走到门口就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店小二。

    “哟哟哟哟哟!大哥你哪位呀?怎么不小心点?差点就把我的东西给撞翻了!”

    一光溜溜着脑袋的男人惊恐的稳住自己的身体平衡,生怕手里的东西给掉到了地上去。

    那男人的体格比陈广生要大得多,肌肉也是略微的发达,甚至还比陈广生高出了半个头。

    这一硬件上的差距,让陈广生也是敢怒不敢言。

    “你是谁?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呀!一次性拿那么多,你也不怕摔着了?”

    他可是记得上次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个男人在啊!

    “哦!没事没事儿,我端得住!我是这新来的店小二,刚上岗没多久,客官你没有见过也是正常的!”

    虽然东西差点就翻了,可是那人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