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64 客人?
    其实就是看她那么疲惫的样子,不忍心再打扰她休息,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她过来干什么?这两人的关系不是不怎么好吗?居然还会没事的跑过来探亲?”

    她怎么反倒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感觉呢?

    “这个她倒是没有在信上说,所以我也不知道,只是说过来探亲看一下你的原主的身体如何了。”

    对于这个事情他也不清楚,只不过是不小心误拆了送给白晨夕的信罢了。

    “要是不想见她的话那就不见了,反正她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开了一家餐馆。”

    陈璟看白晨夕一脸嫌弃的样子,想来应该也是不想见那个叫做朱天天的人,于是就开口说到。

    反正那是原主的表姐也不是她的表姐,见不见又有什么所谓呢?哪怕是真是有什么事情找她的话,那么白晨夕也没有必要搭理。

    “嗯。”

    白晨夕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确实是不怎么想见那个女人。

    几日后,

    陈家,

    一个女人背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陈家的门口,气喘吁吁,嘴里还碎碎念。

    “真是的,住那么偏僻做什么?”

    害得她每次过来都是累得个半死,那些拉车的人也不愿意走那么远的路程,所以她每次也都是只好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走过来。

    看着门并没有锁上,只是轻轻的虚掩起来,那里还有一条缝隙呢。

    于是便走上前去把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有没有人在家呀?快点出来一个人!”

    那女人一走进去就扯开嗓子大声的喊道,她那说话的声音尖锐的不行。

    令人听着觉得有一些刺耳。

    “姐姐,好像是表姑姑来了!”

    坐在陈雪儿腿上的小可荷一听那声音就立马认出来是谁,于是抬起头来说道。

    “姐姐出去看看,可荷自己乖乖的坐在这椅子上不要乱动知道吗?免得等一下烫伤了自己。”

    陈雪儿把小可荷抱起来放到椅子上,亲生的叮嘱道。

    临走前还不放心的把火盆离她远一点。

    要是不小心烫伤了的话,到时候娘回来发现的话非得把她给骂死不可。

    确保那火盆的距离不会伤到可荷了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谁在哪里嚷嚷个不停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的休息了?!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了?”

    还没等陈雪儿走过去跟人家打招呼,陈广生就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睡得正迷糊的,她压根就没有把眼睛完全睁开来,看清楚来的人是谁就开口叫骂到。

    反正爹娘也不在这里,他用不着那么拘谨,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没人能够能能耐得了他了。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呢?你姑姑我大老远的跑来这里,看到我拿着那么多东西,也不知道帮忙拿一下?”

    自称是姑姑的女人放下手中的东西,双手叉腰,没好气地叫到。

    不远处的陈雪儿见陈广生出来了,就一声不吭地回到了房间里。

    对于这个所谓姑姑的人,她也是和娘一样并不怎么喜欢。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打小就不喜欢这个表姑,谁都可以接受,就是不愿意与她亲近,总感觉这个人的心眼太多,心里坏的很。

    “表姑?你怎么跑过来了?”

    陈广生一听到姑姑这两个字整个人一激灵,本身都抖擞了起来,困意瞬间就全无,连忙走上前去。

    “我怎么过来了?我还不能过来了是吗?我过来这里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出生呢!”

    拿起地上的东西丢到他的怀里,翻了一个白眼说到。

    “不是表姑,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你怎么突然过来了,给我吓一跳,什么也没有准备。你要是提前跟我说,肯定远远的就去迎接你呀!”

    老二接过东西讨好的笑着说道。

    怎么会不能够过来呢?这么多个人就属他跟这个表姑最亲了。

    “得了吧,我不是早就给你们写信说这两天要过来了吗?”

    她那一次过来之前不提前说的?

    “写信?我不知道啊!没见爹娘说过这件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表姑您跑过来。”

    老二一脸无辜的说到。

    这件事情他还真的是并不知道。

    “罢了,你爹娘的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见他们出来?”

    说着,往院子里面四处张望了一下。

    就她喊的这么一嗓子,肯定大家全都听到了,怎么不见他们出来?

    “哦,爹娘他们都不在家,忙去了。我先带你进屋里吧。”

    说着拿着东西熟练的带着朱天天去她以往来的时候住的房间。

    这个房间因为没有人住所以就没有什么人去打扫。

    “咦惹!怎么尽是一股烟尘的味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有多懒?这烟尘都积了厚厚的一层了,也不知道要清理一下。”

    一走进去就是扑鼻而来的灰尘气味,十分嫌弃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这不是没有时间吗?一天到晚的都忙的不行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多余的房间?表姑等下自己在打扫打扫一下就好了。”

    陈广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到,他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走进来后一点都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就像是在一个环境很正常的地方的感觉。

    “居然还要我自己打扫?我可是客人啊!”

    朱天天一听说要自己打扫房间,瞬间一双眼睛就瞪大了起来。

    她长这么大就没有听说过要客人自己清理房间住的。

    “表姑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哪里是客人?客人是外面的外人,而你跟我们是一家的,哪里能说是客人?”

    要说歪曲道理,没有人谁能够比得上陈广生的。

    “这房间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没有人住,平时就算是来了客人,咱们也不给他住这一间的,这房间可是专门给表姑留下来的,哪能给其他人随随便便的住呢?”

    张开嘴巴就是瞎扯,反正朱天天也不会跑去和其他人求证,所以想要怎么说便就怎么说。

    哪怕是她真的跑去求证的话也不担心,因为到时候为了安抚住她的情绪,肯定也会说这房间是为她一个人专门留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