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60 就看你想不想做而已
    虽然说心里极度的不愿意,但是陈广成还是乖乖的按照白晨夕刚才所说出来的那样重新写了一份出来。

    “还有这里,落款这里,写上你的名字。”

    白晨夕看着他写完之后指了指落款的地方说道。

    “写的字怎么那么丑?平时让你好好练习,你不练,写出来的字哪里能看?再写多一份出来和这个一样的放在你房间里,贴在你床头边上。”

    白晨夕有些嫌弃的说到。

    她是没有见过哪个已经成年的人能够把字写得这么丑的。

    “写那么好看做什么?又不是卖字画的。”

    被白晨夕嫌弃的老二小声的嘟嚷着。

    “首先你得有那个能力,你连那个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卖字画?就你这样子的字写出去有谁会要?”

    要有能力才能去执行,没有能力的话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能力出众了,以后的生路也会多一条,若是什么都不会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是下地种田当一辈子的农民了。

    要是还再差一点的,连种田都种不好,像这种的基本上就是废物了。

    陈广生被白晨夕说得一阵语塞,埋头快速的写着他的保证书。

    也不知道娘的是什么耳朵,居然听力这么好,他说的那么小声都还能够听得见。

    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这个事情呢?以前跟娘说话的时候感觉有一点费劲,就好像娘老了耳背一样听不见了,可是这一下又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以前都是装出来的吗?要不然话,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了。

    很快,老二就把另外一张给写好了来。

    “娘,我写好了,你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地方是需要改的。”

    老二拿起新写好的那一份站了起来递给白晨夕。

    “行了,不用看了,拿回去吧,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俩给关上。”

    白晨夕看了他一眼手上的东西,量他也不敢乱改动,于是摆了摆手说道。

    把刚才前面的那一份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回了床边。

    “那娘你早点休息,睡得太晚的话对身体不好。我呢,就先回过去了。”

    老二拿着自己的那一份保证书,笑嘻嘻的说到。

    走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把门给关上,关门时那动作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下重了手挨白晨夕辱骂。

    老二走后,白晨夕便拍了拍陈璟的肩膀。

    “明日我们得多买一点食材,不然像今天这样早早的就打人的话,得少挣了多少银子啊?最好一直开到晚上这样子。”

    白晨夕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打算把餐馆一直开到晚上才打烊。

    “嗯,可以,不过住宿的事情我还未与方大夫说。”

    这几日都没有什么时间,就连读书都是在家里面完成的,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一直的耽搁了下来。

    “没事,明天去镇上的时候再到医馆找他说一下就可以了,要是房租不贵的话咋们就租两间房,就是不知道他哪里空余的房间多不多。”

    她没有去过方大夫的家,所以并不知道他家有多少房间。

    “好,明日去到镇上我再与他说。”

    陈璟点了点头说道。

    房租这方面的事情他肯定是不担心的,以他和方大夫的交情,方大夫肯定不会多收他的房租的。

    而且方大夫这个人本身就不是一个在乎名利的人。

    第二日,

    刘氏早早的把早餐做好,等白晨夕他们起来时已经可以吃了。

    “你是怎么拿米出来的?钥匙不是都还在我这里吗?”

    白晨夕看着桌上的粥,有一些疑惑的问道。

    她今天什么时候找她要了钥匙了?

    “哦,这是我昨晚做晚饭的时候拿多了一点出来,特意留着今天做早餐的。”

    刘氏笑着说到。

    要是等白晨夕起来再做早餐的话,怕是时间就会有一些赶不上,所以她这才故意多拿了一点出来留着放到今天做早餐。

    “嗯,快点趁热吃吧,吃完好出发,我们待会去到镇上还要去采购食材。”

    买好食材回来之后又要整理食材好可以腌制什么的,要花上不少的时间,时间的紧迫不允许他们这么磨磨唧唧的。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白晨夕一觉醒来就感觉自己浑身乏力,嘴巴有点发苦,一点胃口也没有,没吃几口粥就吃不下去了。

    “怎么了?”

    坐在旁边的陈璟看到白晨夕八万块给放下了于是有一些担心的看着她问道。

    看她的脸色似乎是有一些不太好的样子,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事,就是没什么胃口,你们吃吧,我去找一下雪儿。”

    白晨夕摇了摇头说到,起身去把陈雪儿给叫起来。

    陈雪儿这个人睡觉的时候并没有锁门的习惯,只是把门给合上了而已,轻轻一推就会被推开,所以白晨夕一去那里就直接把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这个事情也没有谁知道,就只有白晨夕一个人知道而已。

    而白晨夕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原主留下来的记忆。原主为此没少说陈雪儿这个事情。

    可是不管原主说了她多少次,陈雪儿还是依然改不掉这个坏毛病。

    哪天骂的凶了,她就记得几天要锁上,没过个两天她就又忘了要把门给锁好了。

    她竟然也不害怕会有什么歹徒进来。

    “陈雪儿!”

    看到陈雪儿还在呼呼大睡,白晨夕走过去,一把把被子给掀开。

    “嗯?”

    睡着正香的陈雪儿因为冷空气吹到身上,被冷醒了,睁开眼迷糊的看着白晨夕。

    “赶紧给我起来,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是起那么迟干什么?人家刘氏一大清早的就起来把早餐给做好了,你的到好,还在这里睡着大觉,也不知道羞耻。”

    不由分说的伸手去把陈雪儿给拉起来,不给她任何说不的机会。

    “这天都还没有亮呢,起那么早做什么?”

    被强行拉起来的陈雪儿揉了揉眼睛,昨天夜里她总是做噩梦,反反复复的醒了好几次,根本就没有睡好,现在这会困得不行。

    “能做的事情多了去了,就看你想不想做而已!”

    白晨夕没好气的说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