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53 钱又不是他们欠的
    只想要他赶快回到房间里面躺好,休息好,养足精神去。

    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他这么疲惫的样子了,也不知道他昨晚是怎么了,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还连带着她都一起睡不好了。

    该不会是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是工作上被老板批了吗?

    这个闷葫芦也真是的,有什么事情都不会主动的跟她说,非得要她自己去问的时候他才会开口说出来。

    不然的话只要她不去问,他就会一直憋在肚子里面,直到死去也不会说出来。

    这死倔的性子真的是让她一度的无语。

    看来孩子这么倔驴脾气就是跟他学的了,不然的话就一定是遗传了他的性格。

    “你相公昨晚休息得很晚吗?我看他精神状态不太好的样子。”

    白晨夕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直到那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眼睛的可视范围内才看向大姐问到。

    那男人可没有大姐那么好相处,所以她并不敢招惹男人。

    “是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等一下得上去问问他才行,昨天一个晚上一直动来动去的,跟身上长了虫子一样停不下来。”

    大姐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到,眼神里满是对自己相公的担心。

    “这样啊?那你上去陪陪他吧,这里我们来收拾就可以了。”

    白晨夕走过去拿过大姐刚收起来的碗放到了一边。

    “好,那就辛苦你们自己忙一下了,我上去看看。”

    这下大姐没有再客气,点了点头说完就急冲冲的上楼去了。

    看着大姐那担心着急的样子,白晨夕不禁有一些羡慕了起来。

    什么时候才到她也能拥有这样子爱情?

    虽然她来到这个世上已经有一个所谓的相公了,可是那是假的呀!

    “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还挺好的,要是我们以后也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

    陈璟见白晨夕一直看着大姐走上去,心中便是猜测了几分,于是走到她的旁边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到。

    白晨夕听了陈璟的话之后有一些微愣,不明白他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现在没有时间去深思这话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东西了。

    “还有这么多碗没有洗,赶紧拿去洗了好早点回去。”

    说着自己端起了一沓碗往里面走去。

    刚走到厨房的门口就来了人。

    “这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打烊了。”

    陈璟见到有人走了进来于是连忙说到。

    “打烊了?呸,这才刚刚饭点呢,怎么就打烊了?怎么?是瞧不起我?不想做我的生意是吗?”

    为首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一听陈璟这话就把嘴里面的牙签吐了出来,然后抬起手来将手里的棍子往旁边的桌子放。

    “当然不是,我们这些小的哪里敢瞧不起大哥?只不过我们是真的打烊,因为今日份的食材已经用光了,一点都不剩下了,所以我们也只好早早的就打烊关门。”

    陈璟一看那人的样子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善茬,多半是来找事情的。

    “怎么了?”

    白晨夕听到两人的对话转过身来看向门口的来人。

    一看到前面为首的男人白晨夕就觉得有一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可是一时之间也没想起来。

    “行吧,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反正我们也不是过来吃饭的。那陈广生那小子呢?我可是听说他们家在这开了一餐馆。这餐馆该不会就是你们的吧?”

    路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并不好走,再加上路程又远,所以就一直没有去他家找人要债去。

    刚才在赌场里面听说陈广生他爹娘在这边开了一家新的小餐馆,立马就带着人过来了。

    “这餐馆确实是我们夫妻两个人开的,不过跟陈广生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晨夕一听这些人说是来找老二的就想起来这些人来了。

    这凶神恶煞的男的就是陈广生那个王八蛋口中的强哥了。

    至于她为什么觉得眼熟知道这些人,是因为原主之前见过,在她这里留下了记忆,所以当她看到那个男的时候,也就会觉得有一些眼熟了。

    “我才不管这家餐馆跟他有没有关系,你们跟他有关系就行了!他现在人呢?把他给我叫出来!”

    男人将手往桌子上用力一拍,大声的喊道,他那大嗓门子吼到整栋楼都听得到他的声音。

    楼上,

    “哟!吓我一大跳!什么人在下面嚷嚷?”

    大姐被吓得一个激灵,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疑惑的说到,怕是会出什么事情,于是便想走下楼去看看。

    楼下,

    “我说这家餐馆跟他没有关系,他自然也不会在这里,要找他的话自己去找他去。”

    白晨夕的面色一沉,冷声的说道。

    那眼神冰冷得像是冰刃一样,就连一边的陈璟看到了之后都打一个寒颤。

    那凶神恶煞的男人他都没有觉得害怕呢,可是白晨夕的一个眼神就让他害怕了。

    “我们打烊了,别妨碍我们关门收拾东西。”

    这个人竟然不知道要尊重别人,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尊重这个人。

    人家都已经这样子大声的吼她了,她又何必跟人家轻言轻语好好的说话呢?

    “那混小子住那么远,要老子过去找他?他翻倍还吗?既然他不在这里也没关系,找你们也是一样。”

    他听说这餐馆是陈广生的父母开的,从他进来就一直看到两个人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想来这两个人就是陈广生的父母了。

    “找我们做什么?”

    钱又不是他们欠的,找他们做什么?还子债夫还吗?

    “当然是找你们还钱了!你们的儿子欠了我一百二十多两银子,这么就都不还,是不是不想还了?”

    要不是懒得走那路,他早过去敲门要债去了,要是敢不还,那就打到他还了为止。

    “谁让你要借给他?岂不是蠢的?出手还竟然这么的大方,一借就是一百二十多两银子,真的钱多得没处花去,活该你收不回去!”

    那个借钱的人要是有钱的话还会借钱吗?真是不明白他们这些借钱出去的人是怎么想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