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穿成种田文的极品恶婆婆 > 22 都由娘做主吧
    虽然她并不担心到时候餐馆会赚不了钱,只不过是因为请人手过来帮忙的话又是一笔开销,只怕请人的费用都够一天的利润了。

    那样子的话这个餐馆她开来有什么意义?所以她就想着先是自己弄弄,等过一阵子存下了一些钱钱,把餐馆的规模扩大了之后再考虑请人手过来帮忙的事情。

    “可是,要是不种田的话那些田岂不是都要荒废了?那样的话多可惜啊?”

    刘氏听了之后有些不太赞同,虽然娘说的有道理,可是这么好的田地要是就这样子荒废的话实在是有些浪费土地资源了。

    “也是。”

    白晨夕点了点头,双手环抱的来回走了几圈,"田是不能浪费,但不种果树什么的了,就种些应季节的蔬菜。早上和下去的时候就去浇浇水除除草什么的就行了,蔬菜这些东西生长周期短,还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去打理,用在餐馆里也是能省下不少的钱。"

    这样的话就两不耽误双丰收了。

    “可荷也不算小了,有这岁数也能识些简单些的字和算数了。”

    突然脑子就想起这娃娃来,她哪里,小孩三岁就开始上学了。这可荷都已经是五岁了,还什么都不懂,这怎么行呢?

    “可是这的学堂都不收女孩子。”

    刘氏心中有些困惑,这陈雪儿这么大个人了,也没见能学多少东西,怎么就想着让可荷学习了?就连那老四都能跟着爹一起学了,往常都是让他在家里帮忙干活。

    从那次病倒之后娘好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比以前更想要赚钱,也比以前更心疼钱,可是这该花的该用的一点都没节省。

    “那我们就自己教,有知识的人跟什么都不懂的人是不一样的,人能穷,但这脑袋可不能穷,得装有东西。你们都有这么大了,做什么事情我也懒得管了,这一生可能也就那样了。可他们两个还小,我得替他们两个着想。娘这身残体弱的,也不知道那天就像上次那样就倒下了,到时候你们这些人又该怎么办呢?”

    要是她没有穿越过来的话,只怕这户人家只能一辈子都是种田吧?尤其是在原主去世之后,大概会过得更艰难。

    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趁着她还有能力,赶快多赚些。

    “我们自己教?爹爹大概不会有那么多时间吧?我和啊顺又不认识几个大字,只怕……”

    从她进门以来就没有见过爹管过家里面的事情,一天到晚不是读书就是看书。

    有的时候连吃饭都是娘给他端过去的。

    可是除了爹爹能教之外,也不知道他们这家人谁能教可荷了。

    私塾倒是收女孩子,但是去上私塾的话又贵。

    以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来看的话,根本就供不起可荷去上私塾。

    哪怕大家把裤腰子嘞紧过日子把可荷送过去了,万一这孩子不思进取又岂不是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照我说的,可荷是女孩子,上不上学无所谓,以后长大了再找一户好人家让她嫁了便是。”

    刘氏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封建的。

    这里不上学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这女子更是认识不了几个大字,也就只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女孩才会送去私塾上学。

    可是学来又有什么用呢?又不能当官位朝廷效力,到最好还不是找一户人家给嫁了?

    “想要找一户好人才也得自身有那个条件让人家瞧得起才行。”

    白晨夕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自己都没有那个条件没那个资本,还妄想着挑一个优秀的人来配自己?那也得看自己配不配啊!

    要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谁会瞧得上?

    这女孩子想要找户好人家嫁了免受苦,可也不想想,自己那点配得上?人家男方那边也会想要找位好女子,能够帮得上她的好女子。

    只能说,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人。若是想要找一个优秀的人,首先得把自己变得优秀。

    “那有那么多讲究?女子本是愚钝,学来也无用。”

    刘氏低声嘟嚷着。

    “这说的什么话?要是真是没用的话,那那些大户人家又怎么会每年花费这么多的财力供自己的子女去学堂读书?学跟不学总归还是有区别的。”

    说完白晨夕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算回房去,懒得再跟这个刘氏再在这里聊下去。

    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她这个人,而是不喜欢她这样子的思想,过于迂腐!

    “都由娘做主吧。”

    刘氏自然也是看出了白晨夕脸上的厌烦,于是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忙你的去吧,我先回屋里去了,天凉,你们自己都注意一些,可别让自己生了病。”

    说完就回去了。

    白晨夕回到房间一推开门就看到陈璟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腰。

    “对不起啊,还很疼吗?”

    看着陈璟那一脸痛苦的神情,白晨夕的心里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还好,过一会儿就不疼了。”

    见白晨夕回来了,陈璟默默的收回了手,不再去揉自己的腰。

    “要不要去找方大夫看看?”

    白晨夕想了一下,然后建议到。

    上次的伤估计还没有好全,不然去复检回来的时候手里也不会拿着药回来了。

    而且这次她下手又没个轻重,肯定严重了。

    “不必了,药还没有喝完,等下再喝点药就是了。”

    死要面子的男子拒绝再去找方大夫。

    “还是去吧,别心疼钱,我赚钱可是容易得很。”

    白晨夕以为陈璟是怕花钱,于是连忙说到。

    “真不用,没多疼,就是那个肉有点酸痛,要不了多久就能好的。”

    疼死他也不要再上医馆了,等下见到方大夫,人家给他检查的时候问他怎么弄的话他要怎么回答人家提出来的问题?

    难道要他直接告诉人家自己是被一个女的从床上踢下来的吗?

    那这样子的话岂不是要被那人把自己给笑话死?

    况且就方大夫的那个大嘴巴,只怕他一个转身整个医馆就全都知道了这个事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