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娃娃小嘴一撇,“爹爹怎么还没好啊?”

    她都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被爹爹抱过了。

    “等爹爹好了天天抱着小可荷,好吗?”

    站在一边的陈璟听了可荷的话之后,有些无奈的笑着说道。

    “好!”

    有了陈璟的这一句话之后小脸上又立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一双小眼睛笑得像月牙一样,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甚是好看。

    想来这可荷长大之后定是一位美人儿。

    “这雨是越来越大了,快些进去吧。”

    一阵风吹过来,不少雨滴都吹打到他们的身上。

    也不知道怎么那么蠢了,这都到家门口了,怎么还不知道要进屋里面?

    看着自己被微微打湿的衣裳,白晨夕再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两人一进屋就看到老二翘着二郎腿,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竹子编织的小笼子,里面装着两只蛐蛐。

    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根草根不停的逗弄。

    “打呀!接着打!别停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白晨夕脸都黑了。

    就知道这个老二只要她不在一边盯着看就不会好好干活。

    “打什么?打你是吗?好啊!给我拿棍子来!”

    把可荷放下来,挽起袖子就冲过去。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老二给吓了一跳,手中的笼子差点掉地上。

    “爹,娘,你们怎么回来了?”

    忙把东西放在身后藏着,跟藏着什么宝贝儿似的。

    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昨天可是天黑了才卖完的。

    “你这说的什么话?这是我家,我还不能回来了?手里拿的什么破玩意儿?”

    走到老二的面前把手一伸。

    她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老二不可。

    要不然一天到晚都是这样吊儿郎当的,哪怕家里有再多的家产也不够这家伙玩的。

    得亏没钱去玩,这要是有两分钱的话岂不是全都被他给玩没了?

    “没……没什么……”

    老二自是不愿意拿出来的。

    这两个蛐蛐他最喜欢了,唱歌好听,还好动能打,宝贝得紧呢!

    平时里都是趁着大家不在家里,他一个人偷溜回来玩的。

    “没什么?没什么的话那你躲什么?我都看到了!你拿不拿出来?当老娘是瞎了看不见还是听不到这臭虫子在叫唤?”

    话音一落,便直接伸手去抢。

    既然不配合,那么她也就只能是强行动手了。

    “老娘喊你去干活,你倒是好,躲在这里玩起来了!喜欢玩是吧?好!我让你玩!”

    说罢,扬起手来就是要往地上摔。

    “哎!娘!别别别!这不下雨了我啥也干不了吗?”

    老二见状,连忙阻止,可是白晨夕哪里会听他的?

    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往地上狠狠一摔。

    本就不牢固的小笼子被这么摔到地上后小门就被摔开了,里面的两只小蛐蛐也借机跑了出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雨才刚下了没几分钟!咋滴?你还能预测天气不成?成天就知道偷懒!”

    一边的可荷被吓得小心翼翼的往自家爹爹的身边挪,最后躲在了陈璟的身后,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陈璟的衣角。

    “我的蛐蛐!”

    看着撒开爪子欢蹦着离开的蛐蛐,老二既是心疼又是生气。

    可即使如此,那又能怎样呢?

    实在是敢怒不敢言啊!

    “二哥,你就别惹娘亲生气了。”

    可荷躲在陈璟的后边探出一颗小脑袋,小小声的开口说到。

    小娃娃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还带着明显的害怕。

    “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不干活再玩这些虫子,你就不用吃饭了。”

    瞪了一眼这不争气的东西,一脚把笼子踢飞,然后离开。

    看着他就来气,倒不如走远一点,眼不见为净。

    “还愣着干什么?没见你大哥大嫂没回来吗?赶紧拿伞送过去啊!不然这午饭你来煮吗?还有,再让我看到这虫子,你以后就别吃饭了,光吃这虫子就得了。”

    走到门口时没听到身后有动静,于是又转过身去叫到。

    “哎,我这就去,娘您别生气,可别再气坏了身子了,孩儿会心疼的。”

    陈广生连忙哈腰点头的应到。

    “呵,心疼?是心疼老娘拿银子去治病还是心疼我这身子?”

    “瞧娘这说的,当然是心疼娘了,只要能把娘的身子给调理好,花再多的钱孩儿也愿意!”

    心疼钱是真的,不过这白晨夕还能干点活,现在又做得生意,等好了还能多挣几个钱,那么这药费的钱也算是赚回来了。

    白晨夕听了老二的话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声。

    分明是巴不得老娘早点嗝屁!

    “可荷自己玩去,别出去就行,雨大。”

    看了一眼被吓得躲在陈璟身后瑟瑟发抖的小可荷,淡淡的说到,然后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白晨夕走后,

    “爹,你说娘这最近怎么了?她不是向来疼我的吗?”

    陈广生这几天的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平日里他才是那个受宠的人,怎么这两天就偏向大哥那边去了?

    “快些去送伞。”

    陈璟看了一眼老二,冷声到。

    疼老二的是他的娘,而不是现在的这个白晨夕,他当然不会告诉老二他的娘早就不是他的娘了。当然,还有他的爹也不是他的爹了。

    纵然万般不愿,还是蹚着泥路送伞去了。

    午饭过后,

    房间内,

    “你要考取功名的事情我想了一下,既然你想要走这条路的话那便去吧。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就专心读书备考就行。”

    大不了她把生意再做大一点就行了。

    等赚了些钱,她再把摊子扩大一些,也能多卖一些。

    “好,辛苦你了。”

    陈璟闻言,轻微一笑,轻声应到。他还怕白晨夕会不答应呢。

    若是白晨夕不同意的话那么他也不会坚持。

    毕竟时代不同,何况家里这么多人要吃饭,什么都得白晨夕来操办,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何况两人说白了就是陌生人来的,白晨夕没那个义务来养他这个吃白饭的。

    “把老四也一起带上吧。”

    两个人一起努力,总有一个能考上的,而且老四的年龄也正是上学读书的年纪。

    “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