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这是不是要大结局了啊?

    那些电视小说里面都是这么演的,这古时候的人啊,特别的封建迷信,指不定得说她是什么巫婆妖怪会巫术呢!

    会不会到时候要把她抓起来给活活烧死啊?

    越想白晨夕越是觉得可怕。

    “娘子怎么会这些?”

    眼眸子一沉,看来他是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哎呀,就这玩意儿,我娘家哪里多得是人会,都是好久好久之前学的了,早忘了谁教的了。老娘会得可多了,没机会展示出来而已!”

    看着没什么毛病的话确实漏洞百出。

    她大概是忘了,两人都是这里的人,所谓娘家也没几步路程。

    “是吗?相公若是说我也会呢?”

    陈璟轻声笑了一下,然后淡淡的开口道。

    这下换白晨夕皱起了眉头。

    怪不得他刚刚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原来他会做!

    只是……

    他是怎么会的呢?

    难不成这里还有人跟她一样嘛?

    还是说……

    一个大胆的猜测浮现在了白晨夕的脑海里面。

    “或许我们是老乡。”

    “我淦!”

    这敢情闹了半天大家都是自己人?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以后都不用这么提心吊胆的了?

    “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白晨夕激动的伸出手来,想要和陈璟握手,然而陈璟则是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伸出手来。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和别人接触。”

    “没事没事,正常正常,可算是能找到一个说话了的。我跟你说,在这里真是太憋屈了!”

    找来两张小板凳,自己坐了下去,另一张则是放到了陈璟的身后给他坐。

    看她那架势大有滔滔不绝的样子。

    “要什么没什么,老娘这这辈子就没为钱发愁过,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天天愁得睡不着。”

    每天都是穷醒的。

    现在的她一出门就恨不得有块金子从天上掉下来砸她脑袋上,哪怕把她砸晕了也没有关系,只要砸不死就行了。

    “钱乃身外之物,在这种地方能够过得去就行了,其他的再慢慢赚。”

    陈璟淡淡一笑,他对钱这种东西没什么太大的执念,有就够了。

    “这说的什么话?你看现在这过得下去吗?还得给你抓药呢,家里那有这么多钱?我今天在外面卖了一天也才勉强够你抓一次的药费。”

    真是啥也不用操心不知道人家的苦啊!

    “这……话说回来,今天的绿豆糕可都卖得出去?”

    陈璟被白晨夕说得语塞,没想到自己的药费还需要靠一介女子来负责,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

    “还好,全都卖出去了,只是有些困难而已,不过买过的人都说好,还有人预定了明天的份,想着明天就多做一些。”

    等卖几天之后赚了些钱再去市集上买些食材回来做些别的。

    “嗯,我建议你做得好看些,这样看起来比较有食欲,也会好卖一些。”

    陈璟点了点头,然后提议到。

    毕竟刚才白晨夕递给他的时候实在是有一点不敢恭维,也难怪她今天会在外面转了一天了。

    “切,你说得到是轻巧,你以为是做给自己吃的就那么一两块,可以慢慢的来?又没有模具,一个两个都弄那么好看的话一天也做不了多少个的!”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谁不知道好看的食物让人看着有食欲?得有那个时间去弄啊!

    “模具简单,待会吃完晚饭我再去给你做几个出来就是。”

    陈璟听了白晨夕的话之后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便打算等下做几个模具出来给白晨夕。

    这样子一来白晨夕做糕点的时候方便多了。

    “哟,你还会做模具呢?那多做几个花样。”

    有人愿意出力那白晨夕自然是不会客气的,他怎么说好歹也算是这里的一份子,哪有白吃白喝的道理哦?

    她才不像原主一样那么傻,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操办呢!

    “好。”

    第二日,

    白晨夕一大清早就爬起来要做糕点了,由于这里没有专门的去皮工具,今天做的量又多,她自己一个人是弄不来那么多的。

    要是这么多豆子全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手搓去皮的话,那么等这皮去完她手上的皮大概也没了。

    看了看还在睡觉的陈璟,不怀好意的把被子掀开,想要把陈璟扯起来一起帮忙。

    “嘶!”

    被子一掀,一阵冷风吹来,将还在熟睡的陈璟给冷醒了。

    睁开眼看了看,天还没有亮,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洒进来照到了身边人的脸上,白得像是鬼魅般,差点把陈璟给吓住。

    “怎么了?”

    “快些起来,跟我一起做绿豆糕,我一个人弄不了那么多豆子皮。”

    把被子掀开之后就伸手去把陈璟给拉起来。

    “好吧,现在几点了?”

    陈璟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到。

    “谁知道呢,又没有钟给我看,我刚听到鸡叫就爬起来了。”

    “行吧。”

    两人一起去洗漱过后就去西边的屋子搬绿豆到厨房。

    陈璟完全不需要白晨夕吩咐应该怎么做就自己动起手来了。

    “你会做?”

    白晨夕看着陈璟那熟练的动作,眉头一挑。

    “现在不都是男性做饭,女士等着吃吗?”

    陈璟边放水泡豆子边说到。

    “噗嗤,当代好青年!”

    白晨夕竖起了大拇指称赞到。

    两人分工很作,很快就做好了。

    看来把陈璟喊起来一起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要不然她自己一个人来指不定整到什么时候呢。

    “好了,我出去了。”

    吃过早餐之后白晨夕就想要出门卖东西。

    早上镇上也人多,都出来买菜,她这个时间去刚刚好。

    昨天在这附近转悠的时候就跟大家说了,今天要到镇上去卖。

    “等下我和你一起去吧。”

    说完两三五口的把剩下的粥喝完。

    “你去干嘛?”

    白晨夕有些嫌弃,“就你现在这样,别瞎跑了,昨天趁着我不在跑出去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真当家里很多钱吗?真是!

    “没事,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何况今天也该找方大夫复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