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顺的影子已经离开了白晨夕的视线,转身看了看里面,然后走进去来到陈璟的身边。

    远远就看着陈璟的眼睛已经是睁开来了的了,可是这走进一看时,这眼睛还是和刚才来时见到的一样是闭着的。

    看着这用力过猛的眼皮白晨夕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醒来了就别装了。”

    拉过一张板凳坐了下来看着陈璟。

    刚刚在车上颠簸了那么久都还没有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呢。

    或许是出于自尊心作祟,陈璟听了白晨夕的话之后依然还是没有睁开眼睛,还闭得更紧了起来。

    白晨夕见状索性也就没有再管他,便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看着这清秀的面孔,白晨夕的心理是一阵感叹。

    自从醒来就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幸好这原主的夫君是一位长相还算得上不错的男子,这若不然要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人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因此而郁郁而终的。

    躺在病床上装昏的陈璟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这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

    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可是又好意思把眼睛给睁开,可谓是这睁也不是,不睁也不是。只得是将这古怪的感觉给压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陈顺便跑回来了。

    “娘!我找着老二了,现在在外面候着呢!”

    等得差点睡着的白晨夕被陈顺喊上这么一嗓子差点没被吓到原地去世。

    整个人浑身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幸好陈顺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了白晨夕。

    “娘,小心些,别摔着!”

    陈顺也是被吓得不轻,这白晨夕刚醒来,大夫刚才也说了,身子骨差得很,可不能再让她出什么差错了。

    “还不是被你给吓的!”

    白晨夕没好气的应声到。

    “下次别再给老娘这么咋咋呼呼的。”

    她的小心脏可经不起这么吓的。

    “对不起娘。”

    陈顺把白晨夕扶好,低着头说到。

    与此同时,陈璟的眼睛也刷的一下睁了开来,看向白晨夕,以为是摔着了。

    看到人没事,被陈顺扶得好好的,也就再次把眼睛给闭了起来。

    可找刚开始闭,还没闭全就被陈顺看着了。

    “爹!你醒了?好点没?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我给你去把大夫叫过来给你看看。”

    白晨夕闻言,斜眼瞅了一眼陈璟,没有说什么。

    “嗯,无碍。”

    陈璟见被陈顺发现了,也不好再装了,摇了摇头说到。

    “以后小心点,知道吗?”

    原本不打算理会陈璟的白晨夕突然想到这原主对陈璟可是紧得很,自己这样漠不关心的可是不太好。这要是被人家发现什么可就难办了。

    于是连忙把陈顺拉倒一边,然后自己凑了上去。

    陈璟不好意思的点了点,这着实有些丢脸。

    “陈顺,扶你爹下来。”

    说着,边动手去扶陈璟,打算和陈顺一起把陈璟给架起来。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陈璟摆了摆手,想要自己下来走。

    “你就别逞强了,这都被人进医馆了,还能好到哪里去?”

    “是啊爹,你就听娘的话吧。”

    陈顺走过去和白晨夕一起把陈璟扶了起来。

    三人一走到门口就看到陈广生坐在牛车上瞎张望。

    不是瞅瞅这就是瞅瞅那的。

    “杵在哪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扶你爹上车?!”

    一看到陈广生那样儿,白晨夕这心里面就来气。

    张嘴就是一大嗓子,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投过来。

    听到自家娘的声音,陈广生连忙冲着里面看了一眼,一转头就看到陈顺和白晨夕两个人扶着陈璟站在门口哪里。

    心里直犯嘀咕:爹又没有多重,自己和大哥扶过来不就行了吗?

    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还是笑嘻嘻的跑了过去。

    “娘,我来了。”

    伸手扶住陈璟,讨好的说到。

    “哼,刚才我让你在这外面看着牛车,你跑哪里去了?还要人跑去找你,跟没拴着链子的牛似的瞎跑。”

    上来就是一顿训斥,一点也不顾及这是在外面,会不会丢了陈广生的脸面。

    “娘,老二怕娘和爹回去吃药的时候会苦,所以特意的去给你们买了些糖回来。”

    陈顺见老二被训斥,于是连忙出声说到。

    方才他就是在糖铺子附近找到老二的,说是想要买些糖给爹娘,于是还陪着他一起去了。

    “是啊娘,这不去给你们买点糖好喝完药之后可以过过苦味嘛!”

    说着腾出一只手来从衣服里掏出一小包糖。

    “行吧,是娘错怪你了,老二有心了。”

    白晨夕看着那包装寒酸的糖,而且还那么小一包,心里不是有一点嫌弃,而是巨嫌弃巨嫌弃的那种。

    得了吧,指不定是被抓包了怕挨骂,这才随便买了些糖回来糊弄她老人家呢!

    这老二什么心思她还能不知道吗?

    不过表面上还是欣慰的样子收下了陈广生买回来的糖。

    几人回到家后午饭也已经做好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白晨夕是吃得飞快,像是饿了好几顿的饿狼终于吃上了肉一样,狂扒饭。

    “娘,您别光吃饭不吃菜啊!”

    陈顺见白晨夕一直在吃白饭,于是便开口道,还夹了些菜给白晨夕。

    “大夫说了,娘的身体需要好好调理,您这光吃饭不吃菜的怎么行呢?”

    “没事,你们吃,娘快吃饱了。”

    白晨夕边边扒拉饭边说到,说出来的话有些不清楚,甚至能够感觉到她说话时的吃力。

    “娘子还是别说话了,慢点吃,别噎着。”

    陈璟见状于是担心的说到,还给白晨夕盛了些汤。

    可白晨夕这吃饭的速度还是一样一点也没有减下来。

    倒不是因为她有多饿,而是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陈璟相处,所以就想着吃快一点然后好回房间。

    这些孩子儿媳什么的倒是还好,凶凶过去就行了。可这陈璟可是和原主朝夕相处的人,什么习性肯定早就摸得透透的了,这要是一不小心露馅了那可怎么办?

    “好了,我饱了,你们吃吧。”

    吃完最后一口之后如负释重的说到,临走前想起还有要,于是说到,“等下把我们两人的药煎一下,然后端到房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