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妃常软萌:妖王心尖宠 > 第259章:本君自有办法
    听闻常修仙君的话后,墨小乖不禁蹙眉嗔怪道:

    “竟有此事?仙君为何没有一早告诉本宫呢?”

    被问及此,常修不禁一脸惭愧。

    “本以为小公主无处可去,便会回到妖界,都是……本君大意了。”

    “锦这孩子,自小便乖巧懂事,如今就为了轩辕哲一事,便对本宫这个母亲,颇为不满。生了嫌隙误会,自是不愿再回到妖界来的。前两日,妖医为本宫诊过脉息,说是又有了身孕,所以……对于锦一事,也是这两日才腾出空来寻找的。谁知……”

    后面的话,墨小乖已经哽咽着说不出口了。

    “先别担心,本君会想法子寻找到锦公主的魂魄所去的。”

    常修一边说着,忙自掌心幻化仙气,闭目凝神,便开始搜寻起了小锦的魂魄。

    片刻后,待其重新睁眼时,忙眼前一亮道:

    “冥界!小公主的魂魄竟然是在冥界!”

    “什么?她怎么会去冥界的?”

    闻言,墨小乖差点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谁都知道,冥界是凡界之人身死之后,魂魄轮回往生的地方。

    若有前世作恶的,还需在地狱之中饱受折磨。

    锦她身为妖界的公主,即便是身归混沌,魂魄也该化作星斑飘去九耀,怎么回去冥界呢?

    这叫她这个当母后的怎么能不着急呢?

    “这……或许是她心中的执念,带她去到那里的吧?”

    “那现在怎么办?我要救我的女儿啊!”

    见墨小乖如此心急,常修忙劝慰道:

    “莫急,本君自有办法。”

    言毕,常修仙君忙甩了甩手上的拂尘,自小公主的头顶上方点燃了七盏招魂灯。

    待一切布置好后,常修方缓缓开口道:

    “小乖,这七盏招魂灯是为小公主的魂魄指路用的。你身为公主的母亲,需亲自下到冥界去,在七日之内寻到她的魂魄并将其带回。

    在此期间,本君会在公主的肉身之侧帮其护住心脉,保她不死。

    每隔一日,这招魂灯便会灭掉一盏,若是七日之后,你不能顺利将锦公主带回,那么魂魄离体过久,便会令肉身僵硬。

    到那时,再想搭救,可就难了。”

    “放心吧仙君,本宫记下了。”

    说罢,墨小乖便欲飞身离开。

    “等等!”

    施法前,常修忙急急地唤住了其。

    “仙君可还有旁的事吗?”

    上下打量其一眼后,常修仙君遂捋着胡须道:

    “娘娘就这样下到冥界去,怕是会被冥界的鬼魂所侵扰。娘娘倒是无所谓,只是这腹中的胎儿,怕是受不住。本君赐你一缕仙气,缭绕周身,便可保邪物不会轻易侵体了。”

    说着,常修再一甩拂尘,瞬时幻化出一缕仙气,护在了墨小乖的周身。

    “多谢仙君。”

    作揖道谢过后,墨小乖便不怠慢着,施决飞身,转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待墨小乖走后,常修也忙盘坐地上,自指尖轻施仙法,护住了小锦头上的七盏招魂灯,防止意外熄灭。

    冥界奈何桥边:

    小锦独自一人静坐在三生石边,意识竟有些涣散了几分。

    她心中一直盘桓着一个问题,那便是“我为何到此?”

    望着不远处草棚前排着队的鬼魂,一个个破衣烂衫,东倒西歪的样子,她更是迷茫了起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个画面,那就是她手持着广寒剑,想要在这三生石上刻下两个人的名字,却被一人拦挡在了身前。

    可她整整坐在这三生石旁一个多时辰了,竟是始终也想不起来到底要刻谁的名字。

    “我的广寒剑呢?”

    伸手摸了一把腰间,却发现自己的剑不见了。

    跌跌撞撞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奈何桥上缓缓走过,又在尽头之处,转身张望了她一眼。

    男子眼中的陌生,令她痛心不已。至于为何心痛她竟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可当她闭上眼睛,再次睁眼看时,奈何桥上的一个个鬼魂,却又都只是一个个陌生的背影了。

    自脑海中猛然间晃过一个画面,是一个依靠在自己怀抱中,奄奄一息的男子。

    他用着那及其低微的声音,一字一句道:

    “忘川河畔,奈何桥前……是你,对吗?”

    忘川河畔?奈何桥前?

    她迷糊间,踉跄着身子朝前走去。

    只是,当其就快要行至奈何桥边之时,眼前却骤然出现了二鬼,一个顶着牛头,一个顶着马面。

    “你未曾饮下孟婆汤,不得轮回!回去!!”

    那牛头冷眼扫视其一眼,随即手执一柄未出鞘的剑低沉着声音呵斥道。

    “孟婆汤?”

    小锦一边重复着这话,一边忙转身望向了排队的人群。

    不!她要去奈何桥边等那个人……

    难道,一定要喝了那孟婆汤,才能去奈何桥前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喝就是了。

    这样想着,小锦跌跌撞撞的,便又朝着那草棚方向去了。

    越过一众规矩排队的鬼魂们,小锦口中不断念叨着“喝汤”。

    可当她插队到最前面时,其身后的鬼魂顿时怨念大增,凶神恶煞的瞪圆了眼睛望着她。

    “孟婆,我要喝汤!”

    她使手扒着草棚前的木台,语带哀求道。

    未等那老婆婆转身,其身后的鬼魂顿时愤慨暴怒,冲着其不断谩骂了起来。

    可她似乎听不大懂这些鬼魂们的谩骂,被身后的鬼魂纠缠着推搡到了一边,便又开始继续插队到了最前面。

    见此情形,那孟婆冷着脸瞥了其一眼,随即自木台之下取出一小小的驼铃。

    自手上颤巍巍的摇晃了两下后,便有鬼差现身,将小锦自草棚前拖走了。

    一直到望着小锦被拖远了的背影,老太婆才终于叹气着兀自咕哝道:

    “这丫头!喝汤?呵~老婆子这汤,可不配入你的腹哦~”

    随后待其语毕,忙将一碗刚盛好了的孟婆汤,又递到了木台子上,转身继续去盛下一碗了。

    被两位鬼差一路拖拽着至幽冥殿外,很快,待同门口的鬼差核实过了身份之后,那门口的鬼差于是回身便将幽冥烈火暂时关闭,示意放行了。

    被那两个鬼差生拉硬拽着入了殿,小锦不禁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只见整个大殿内,皆充斥着阴寒之气,似有鬼魂流体不断自其身边流窜着。

    “阎罗君,此鬼魂在孟婆的草棚前闹

    事,被我等带到此处,请阎罗君定夺。”

    “嗯……”

    闻言,上座五殿阎罗沉吟着声音,定睛瞥了一眼下跪着的小锦。

    “你是何方鬼士?因何而死啊?”

    彼时的小锦,早已被眼前的一切吓得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了。

    被问及此后,也迷糊着不知如何作答。

    “我……我是谁?我死了吗?”锦举目四望,却是又被这幽冥殿其余的鬼差吓得缩了缩身子。

    那蜷缩的样子,简直令人既心疼又怜悯。

    “嗯??”

    面对小锦的反问,倒是令上座的五殿阎罗发了懵。

    眯着一双阴阳眼,便开始细细端详起了小锦来。

    “这倒还是个糊涂鬼。判官!把个生死簿子拿过来,对上一对,这个女鬼到底因何而死啊?”

    “是。”

    身侧红帽子的判官闻言,于是捋了捋那一脸的络腮胡,随即忙自手中变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生死簿来。

    抬眼扫了一眼下跪着的小锦的元神,尚未待其翻开生死簿,便又躬身冲着五殿阎罗回禀道:

    “阎罗君,此女并非凡人啊!”

    “什么??”

    自古到今,还没有哪个除了凡界之外的鬼魂,来到冥界的呢!

    倒还真是件怪事了呢!

    “那……她是如何进来的?”

    “这……”判官迟疑了片刻,忙黑着一张脸,眯眼问向了押解小锦前来的两个鬼差道:“你们两个,可知此女子是如何入到我冥界来的?”

    “回大人,不知。”

    “禀大人,不知!”

    两鬼差倒是诚恳,相继抱拳道。

    “不知?”

    这下倒是令五殿阎罗,一时手足无措了起来。

    “丫头,你怎么死的,可还记得吗?”

    “我……我怎么死的?我……”

    一想到此,小锦便不禁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半晌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那你为何而来,总该知道吧?”

    无奈叹了口气,五殿阎罗随即继续盘问道。

    “我是……为了……奈何桥。”

    奈何桥前,忘川河畔,是你……

    耳边再次不断絮绕起男子熟悉的声音,令她不禁头晕不已。

    那种如魔咒一般侵袭入她的大脑的感觉,令她有种快要被撕裂了一般的难受。

    她努力回想着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死,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可越是想要想清楚,便越发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而上座的五殿阎罗,在听到她语无伦次的回答时,也跟着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

    思虑了良久,她最终只得生生吐出几个字来:

    “我是……为了寻一男子……”

    小锦迷糊间,便只说出了这么一句,倒是令五殿阎罗瞬间开了窍。

    “你,去三生石上瞧瞧,可有这女子的名讳啊?”

    “是。”

    打发了一鬼差去到三生石前,五殿阎罗随即打算再慢慢盘问盘问。

    看这女子的样子,应该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失去了记忆。

    凡是鬼魂初来到冥界,都会被阴气所侵,意识涣散也是常有。 2k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