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腹黑沈少追爱记 > 第21章 撒娇女人最好命
    十天前。

    李依研和白雨薇见专机被远程遥控转了方向,离金三角目的地越来越远,无可奈何之下跳了伞。

    跳伞对小丫头来说是人生的第二次,对白雨薇来说是第一次,紧张与不安伴随着两人。

    随着降落伞缓缓飘下来,收到情报早早观察边境动向,准备保驾护航的厉震天,即刻掌握两人行踪,快速升起直升机,亲自前来迎接。

    当李依研魂飞魄散般从降落伞下爬出来,见到不远处如山一样耸立的厉震天,那张大黑脸显出掌控一切的沉稳,内心瞬间就慌乱了。

    眼看厉震天嘴角噙笑向她走来,秀颜紧张度瞬间上升,大脑飞速转动,接下来这段时间要如何应对?继续装小辣椒还是服软?

    眼前的形势,急需在短期内获得厉震天的信任,乘他疏忽大意,才好救沈君南和白静莲。如果惹怒他,刻意拉开彼此的距离,铁定被严加看管和防范,救人更是遥不可及。

    从厉震天扶着她胳膊,关切地询问脸颊的擦伤时,李依研就下定决心,这次见面要做一个柔弱无骨、娇气听话的小妻子。毕竟,撒娇女人最好命。

    “啊!厉哥,我脸好疼,头好晕!”李依研就势扑到厉震天怀里,委屈巴巴地撒着娇。

    厉震天见识过李依研的辣味,从没见过如此柔弱的一面。一个男人征服女人,除了身体,让自己有被依赖的感觉,也是情感需求。

    内心大喜,一个公主抱,转身大踏步向直升机走去,低头柔声说道“都怪我,来迟一步,让夫人受伤了。”

    李依研被厉震天这么抱着,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她知道任务在身,难免需要小小的牺牲一下。

    苍白的秀颜微微抬起,在厉震天胳膊上蹭了蹭,娇嗔道“厉哥,上次你陪我一起跳伞,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今天我一个人跳,心脏都快吓停了。有你,真好。”

    撒完这个娇,李依研被自己说出的肉麻话恶心到了,浑身一哆嗦。

    以前从没对沈秋寒说过这种话,总觉得太难堪,今日一试,自己还真是有潜力。

    直升机带着李依研很快进入山谷,抵达林中木屋。

    眼瞅着熟悉的木屋,忍不住有些触景生情。一年多前,她被厉震天掳过来,沈秋寒追踪至此,随后柳安臣和陶子也来了,听说他爸、姚局、李牧很多人都来了。

    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抬眸望去,木屋有些变样。原来那栋两层木屋旁边又加盖了一栋两层木屋,中间相隔大约20米远。

    此时,这片空地站着十几个挂满讨好笑容的保镖。

    从下了直升机,厉震天就一直抱着李依研,旁若无人,径直去了新屋。前来接机的保镖个个惊诧无比。

    厉震天是何许人也?从未缺过女人。美艳的、可爱的、性感的、清纯的,总之只要是他看上了,没有拿不下的,基本上全都是玩玩而已。

    没想到这次厉震天来真的了,花了点功夫办了张结婚证,建了座新木屋。从外看,新屋与旧屋完全一样,普普通通,并无差异。实则内部装饰奢华,都是顶级用品。

    今天看着老大抱着一个病怏怏的小丫头进了新屋,一群保镖才反应过来,真正的女主人来了。

    只是那个瘦小单薄的身躯、惨白无华的小脸,看不出一点女人味,让人大跌眼镜。难道老大喜欢这种弱不禁风的萝莉型小丫头?口味不是一般的重啊。

    大家内心充满不解,可谁都不敢表现在脸面上,编排八卦老大只有一个后果,死。

    厉震天径直把李依研抱进新屋。见她迷惑的眼神,呵呵一笑“夫人,原来那座旧屋死过人,不吉利。这座新屋是专门为你建的。

    三个月前,听闻夫人安然回国,我天天惦记,一心想着接你回家。实不相瞒,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国内,刚刚处理完一些事情,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了回来。”

    顿了顿,话锋急转“你和沈秋寒的事,我都知道。那件事不怪你,你也是被他逼迫的。

    为了替你报仇,我去了柳家别墅,把他打残废了。虽然我自己中了枪,也被关押,但好歹一切都过去,我们夫妻终于团聚了。”

    李依研别过头,极力忍住怒火,这个男人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强。可又不敢撕破脸怼他,只能哼哼唧唧说道“厉哥,还是你宽宏大量,英明神武。

    如果不是雨薇带我逃离,沈秋寒的保镖还把我看得紧紧的,随心所欲地欺负我。这次,所幸我逃了出来。”

    厉震天斜睨了李依研一眼,多少有些半信半疑。自从二个多月前,让保镖在她胳膊上放了窃听器,她就不太说话了,这明显是刻意回避,不可能是回避沈秋寒,只能是躲避他。

    厉震天在金三角呼风唤雨,一手遮天,狠戾凶残的令人生畏。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怎么可能被这个小丫头三言两语糊弄住。

    不过,眼前的李依研温柔可人、乖巧听话,着实让厉震天心里暖暖的。即使知道她可能骗自己,还是有些心甘情愿。

    新屋的整个房间都很安静,二楼空无一人,一楼总共有三个人。有个外籍老阿姨,一看就是做饭打扫卫生的。

    门边站着两个男人,眼神犀利、神态孤傲,和外面那十几个保镖不一样。见到厉震天没有点头哈腰的媚笑,而是淡淡地咧咧唇,和李牧的作风有几分相似。

    在边境时,这两个男人就一直站在厉震天身后,应该是他的贴身护卫。

    李依研内心诚惶诚恐地被厉震天抱上二楼。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很多不敢想象的事,水眸更加慌张。

    她的心里底线是不能辜负沈秋寒,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女人。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即能躲开厉震天的纠缠,又能不招他怀疑和恼怒。

    正当绞尽脑汁想对策时,厉震天已经把她放到大床上,栖身上前,压了上来。

    他惦记小丫头一年多了,越吃不到越念着,此时终于见面,心里跟猫抓一般,焦躁难耐。

    “厉……厉哥,别这样。”心一慌,嘴上就结巴了。

    大黑脸贴近秀颜,认真的说道“厉哥是大众称呼,夫人和别人不一样,以后叫我,震天。”

    “震……震天,你等等啊,我……我有些不舒服。”李依研一边用胳膊挡着那具高大威猛的身躯,一边左右摆头躲避亲吻,嘴里不忘拒绝。

    厉震天很快没了耐心,双手板着她的秀颜,露出狡黠的笑容,低声呢喃“小甜心,你是我妻子,我能不急嘛。还等什么啊,现在就做该做的事。”言毕霸气地吻上去。

    李依研拼命挣扎,大叫一声“不行,我要吐了。”

    厉震天见李依研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狐疑地微抬起身。谁知,对方已经控制不住,张嘴‘呜哇’吐了他一身。

    大黑脸低头看看身上的污秽物,再瞅瞅水眸带泪,嘤嘤哭泣的李依研,撇了撇嘴,忍住怒气“夫人,原来你不舒服啊。没关系,我去浴室洗个澡。卧室是双卫,你在另一个卫生间也清理一下。”

    终于摆脱这个恶魔,李依研止住哭泣,微微点了点头。

    刚刚那个呕吐真是雪中送炭,心里暗暗地舒了口气,总算逃过一劫。

    飞机颠簸了一路,又是跳伞,又被厉震天打横抱着,各种折腾,让她胃里翻江倒海。再加上孕吐也开始出现,层层因素叠加,不偏不倚吐在了厉震天身上。

    半个多小时后,厉震天围着浴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此时李依研也洗完澡,换了一声衣服,倚在窗边的沙发上发愣。

    看见厉震天出来,她稍稍平静的心再次悬了起来,连忙起身道歉“震天,刚刚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我……我坐的小飞机很颠簸,还跳了伞,胃里一直不舒服。”

    厉震天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对面的床脚,扔掉毛巾,睨着寒眸,幽幽地说道“你胆子可真大,还没有哪个人敢吐我身上的。得亏是你,要是换了别人,我当场毙了她。”

    李依研水眸乱转,暗暗庆幸自己福大命大,咬着唇,低下头再不敢吭声。

    见对面的女人垂眸默不做声,以为被自己的话吓住了,厉震天起身坐到她旁边,用手圈着秀肩,深情地说道“夫人,不要怕。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我会很有耐心,不会对你动刀动枪。

    只要你死心塌地跟着我,不欺骗,真心相对,我会一辈子护着你,让你做金三角的女王。”

    李依研伸手拉着搭在肩上的大手,轻轻摇晃着,大眼睛弯成了一轮月牙,娇滴滴地问道“震天,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做金三角的女王吗?”

    厉震天揉揉她的秀发,直愣愣地盯着尖瘦而认真的小脸,扑哧一声笑了“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我骗你干什么,真的啊。咱们举行婚礼仪式那天,我就给你许诺过,只要夫人一句话,九天揽月、五洋捉鳖,都不在话下。”

    李依研见厉震天说的很动情,面色带着暖暖的笑意,话里话外充斥着对她的宠溺,准备顺杆子朝上爬,提出自己的要求。

    蜜唇嘟着,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震天,我现在有事求,可不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