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狂武通神 > 第440章 出现奇迹
    大大人,我本来是想赶走他的

    酒楼老板不住求饶道,突然,他眼光一瞥,见到秦逸尘时,他的手臂一挥,指着后者,大声说道:大大人,是那个小子硬要拉他进来的,真的与我无关啊!

    嗯?

    顺着他手臂所指的方向,四名东临宗弟子的目光望了过来,在见到秦逸尘时,他们眼中都是有着嘲讽之色。

    随后,四人带着不怀好意的阴笑,径直走了过去,将秦逸尘与田良围在中间。

    小子,第一次来十方古城吗?

    一个银袍男子上下打量了秦逸尘一番,一脸轻蔑的问道。

    对此,秦逸尘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摇了摇头。

    只能说,这一世,他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

    而见到秦逸尘这幕怪样,那四个银袍男子却是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个小子,已经被他们吓傻了吗?

    在一侧,有不少围观者眼中都是流出一抹怜悯之色,一个善心的小子,刚来十方古城,就招惹上这等麻烦,真是可惜了。

    小子,你知道这个乞丐是谁吗?

    一个银袍男子指着田良,对着秦逸尘质问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原本以为秦逸尘会连连道歉,岂不料他却是一脸平静,淡淡的说道。

    这般姿态,直接是让得整个酒楼中的气氛都是诡异的一滞。

    一个个围观者都是不可置信的望着秦逸尘,他们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这个少年,难道连他面对银袍男子,代表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四名个东临宗之人也是错愕了一瞬,旋即,他们眼中便是有着羞怒之色涌现。

    虽然这十方古城是十方丹府的地域,但是,他们在这里,也从来没被人如此无视过!

    带走!

    随着一道怒喝,一个银袍男子便是对着秦逸尘的肩膀抓了过去。

    一爪之下,后者落入自己手心,这也是让得他们几个认为,这个少年只是一个没见识,又爱多管闲事的毛小子。

    吧嗒?

    不过,在他刚准备拉着秦逸尘走的时候,一扯之下,后者竟然没有半点动静,反而是让得他的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咦?

    这边的异动,也是让关注着这边的众多围观者发现了,当即,一道道惊疑之声悄然响起。

    好像,事情有些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啊。

    而东临宗的这些人却愣住了。

    实实在在的呆了,以至于短时间内他们没有反应过来。

    竟然有人敢反抗他们?!

    这种事情,或许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可恶!

    特别是那个出手的银袍男子,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顿时化为满腔的怒火,煞气流露,再次出手,但是却抓向秦逸尘脖颈的位置。

    显然,他已经不仅仅只是想抓人了,这一抓,如果抓实了,不死也得重创!

    很多人都不忍心的闭上眼,似乎不想看到那血腥的一幕,而那些东临宗的人,却都是流露出残忍的狞笑。

    他们就是要立威。

    他们要告诉所有人,敢反抗他们东临宗是什么样的下场!

    田良也想要出声提醒,但是,在他看到依旧是一脸淡然的秦逸尘后,顿时心绪不有轻轻一震。

    很显然,眼前的少年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而田良想不通的是,既然这少年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为什么他还能如此淡然处之?

    难道他就不怕东临宗吗?

    又或许,他是来自其他两大宗门?

    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小。

    如果眼前的少年真的是来自另外两大宗门,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找自己举荐呢?

    这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在他思索间,那银袍男子已经抓向了秦逸尘的脖颈

    砰!

    随着一道震响传出,一道身影从中被震飞了出去,撞碎了数张桌椅,直到撞到墙壁上,才停滞了下来。

    嘶!

    在众人的视线落在那道被震飞的身影上的时候,顿时都不由轻吸一口凉气,眼眸内,一片骇然。

    因为,被震飞出去的,竟然是那东临宗的银袍男子!

    看着那碎裂的桌椅和狼藉的一片,酒楼老板欲哭无泪,但是却也不敢吭声。

    能在十方古城内开店,他当然也有不俗的背景,但是,就他那点背景和东临宗比起来,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他现在只能祈祷着,眼前这些爷不要把他酒楼拆了才好。

    那些东临宗的人脸上的狞笑凝固了下来,化为了惊愕与不可置信。

    竟然有人对他们出手了!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他们对视一眼,都是怒火朝天的冲向秦逸尘。

    砰!砰!砰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震响声,一道道人影飞向四面八方,周围的人都因此遭殃,纷纷逃离这里。

    唰!

    在解决了他们之后,秦逸尘站起身来,风轻云淡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对着那也是一脸愕然的田良说道,前辈,请!

    田良还处于震惊的状态,直到秦逸尘连续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了过来。

    再次看向秦逸尘的时候,他无法在保持淡定的心态了。

    或许,眼前这个少年,真的能给他带来一丝希望的曙光。

    难道他真的甘心于现状吗?!

    肯定不是的。

    他想反抗。

    但是,东临宗却如若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头上,让他动弹不得,甚至沦落为乞丐。

    周围,没有一个人能帮助他,所有人都疏远他。

    他之所以还顽强的活着,其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出现奇迹。

    而现在,这个奇迹出现了!

    田良没有任何犹豫,他站起身来,原本微驼的腰杆也被他挺直,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或许,他此举会引怒东临宗,但是,他却知道,如果他不抓住这一次的机会的话,那他这一辈子都无法翻身!

    走到了门口,秦逸尘才转头,对着楼上站着的鲁小官微微点了点头。

    他没有将赵雅柔他们牵扯进来,这次,他要一个人去面对。

    他很清楚,进入十方丹府后,会困难重重,但是他会怕吗?!

    有些人,注定默默无闻。

    有些人,却注定被人们记住。

    若是前路布满了荆棘就停止不前的话,那就注定只能默默无为。

    迎难而上,或许,你会头破血流,但是,只要有这个勇气,你就已经脱离了平凡。

    十方丹府,坐落在十方古城中央位置,它犹如一尊城中城一般,巨大高耸的围墙,将内外隔绝开来。

    在繁华街道上,不时的有着一道道目光投射向从其中进出的炼丹师身上,目光之中尽是羡慕,尊崇之色。

    几千上万年来,从十方丹府中走出无数优秀的炼丹师。

    在悠久岁月的沉积下,十方丹府中也是有着无数令炼丹师们眼馋的配方和精神力修炼法门,但是,无奈十方丹府招收的条件太过苛刻,让得很多人唯有望而兴叹。

    田良与秦逸尘很快便是来到十方丹府之前。

    望着眼前犹如一个城门一般的通道,田良的面色变得有些纠结了起来,他的眸子,也是有着迷茫之色涌动。

    虽然他一直生活在十方古城中,但是,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来到这个地方了。

    并不是他没有资格进入其中,而是因为十方丹府中各种派系交错,他一个识海被创的长老,进入其中,只会徒增嘲讽罢了。

    前辈,这里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

    在田良神思间,秦逸尘坚定的声音却是落入他的耳中。

    听到这道声音,田良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眼中迸发出一道骇人的精光,不过,这道精光转瞬即逝。

    走吧。

    田良苦笑一声,然后身形便是对着那座城门走去,秦逸尘目光一扫,然后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在刚一踏入城门的范围,秦逸尘便是发现,有着众多的目光对着自己与田良投射而来,不过,那些目光,基本上都是带着轻蔑和讥笑。

    所幸,田良这些年来受到的侮辱够多,面对这些异样的目光,他仿若没有察觉一般,径直走入城门中,对着其中一座高楼行去。

    本来他还有些担心秦逸尘会因为受不了别人的这种目光,而惹出什么事情来,不过,在他看到秦逸尘那比自己还要淡然的脸色后,他便是明白,是自己多虑了。

    这个小子,真是让他有些看不透啊,从先前轻松击败那么多东临宗之人,便是不难看出,秦逸尘的实力不弱。

    而拥有如此实力之人,面对这么多异样的目光,竟然没有一丝的浮躁,这不由的让田良暗暗吃惊。

    这等心智,竟然出现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身上。

    见到秦逸尘的态度,田良对于他所抱的希望,不知不觉的又多了几分。

    田良前进的步伐,最终在一座显得磅礴大气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

    秦逸尘也是停下脚步,目光望向前方这座巨大的建筑,它的造型别致,整个外形大致的看起来,就犹如一尊放大几百倍的丹炉一般,在建筑物之上,还有许多犹如通风口一般的窗户,在最上面的房顶,更是犹如丹炉的顶盖一般,遮掩而下。

    最后,秦逸尘的目光落在建筑物大门的正上方,那里有着一块巨大玉石牌匾,三字古朴的字体,闪烁着隐晦的波动。

    十方阁!

    秦逸尘嘴中轻喃一声,这里便是所有想要进入十方丹府之人,必须经过的考验之处。

    不论是推荐考核,还是日后一些十方丹府的任务,都是在这里进行。

    田良和秦逸尘的出现,也是引起了不少诧异的目光。在深吸一口气后,田良无视那些目光,脚步一迈,便是对着其中踏了进去。

    十方阁的大厅,极为宽广,虽然在其中有着近百余人,但是却没有半点拥挤之感。

    似乎是听到门口一些异样的喧哗之声,一些人将目光投射到了这边,在见到乞丐装扮的田良时,他们眼中皆是有着一抹诧异和讥笑之色,旋即又都是低下头,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一道道窃窃私语之声,也是悄然响起。

    那不是田良吗?他不是得罪东临宗之后,都没来过了吗?今天怎么过来了?

    不知道,不过,看他带着一个毛小子,难不成他是来举荐的?

    噗?推荐?怎么可能有人敢要他的举荐!

    田良的落魄,在十方丹府中不是什么秘密,几乎人所皆知,他们很好奇,这个家伙怎么还有脸面来这里。

    难道真是如那些窃窃私语声中的那般,是来推荐人进入十方丹府的?

    不过,这些人心中都是知晓,后者虽然落魄,但是丹府并没有取消他长老的身份,在丹府中,极其讲究身份的尊卑,所以他们也没敢上前去询问什么。

    对于这些窃窃私语与讽刺的目光,田良自然也清楚的听到和感受到了,他暗自摇了摇头,带着秦逸尘径直对着大厅的一侧走去。

    见到田良走了过来,两个管理推荐的工作人员才是收起脸上的嘲讽之色。

    名字,年龄?

    在工作台上,一个中年男子懒洋洋的问道。

    秦逸尘,十八岁。秦逸尘也没有在意后者的态度,答道。

    十八岁?

    听到这个年龄,那个中年男子眼中倒是有着一抹诧异之色闪过。

    不过,他在看了看秦逸尘身旁的田良时,轻笑一声,随便拿了张纸登记了一下,便是指了指大厅一侧的楼梯,示意他去二楼考核。

    田良对着秦逸尘点了点头,两人便是在一道道异样的目光中,对着二楼的考核之处行了过去。

    田良长老这是故意害人吗?

    呵呵,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拉田长老回来这里的,不过,无论考核成功与否,恐怕他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嗯,不过,秦逸尘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呢?

    对于下方的议论之声,田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秦逸尘几眼,和他扯上关系之人,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啊。

    而对此,秦逸尘仅仅是耸了耸肩膀,同为这片地域巨头之一的北冥宗都招惹了,他岂会还怕再多一个东临宗?百镀一下“狂武通神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