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九宫皇妃 > 第五十七章 女子也需识习字
    焦战尔回到房内,赶紧换一身衣服,今天真的让他很不爽。谁能被甩下水心情还能好呢?之后被人递过从地上捡起来的东西,说是特意给他做的?第一次见到夏宁,就觉得她很蠢笨,没想到今日竟然栽倒了她的手里。焦战尔怒气冲冲的扔下衣服,忽然从里面掉落个什么东西,他捡起来一看,居然是那小宫女的手帕,自己擦完脸,忘记了归还,不知怎么就夹在了衣服里面。焦战尔看见上面有朵笨拙绣工的小花,不禁嗤之以鼻,不仅脑子笨,手还笨。之后便将其与那堆湿衣服扔到一处,出门去寻太子。

    韩萤正在去后置宫的路上,九皇子该有些新衣服了,她之前问过赵公公,除了冬衣,夏天的衣物,九皇子可以正常来取,只是样式纹路没有其他人那样的新式。这已经让韩萤很满足了,赶紧去取回来。

    “你怎么走路的?东西都拿不稳?”

    声音很熟悉,韩萤望过去,是焦战尔。焦战尔回过头,也看到了她,便冲她笑着,小虎牙也露了出来。韩萤走过去,施礼之后说:

    “怎么了?让焦大人这么生气?”

    焦战尔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叹口气说:

    “这是新来的,东西都拿不稳,看到太子紧张的把托盘都弄翻了!”

    太子?韩萤赶紧回过头,果然,梁垣挚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正看着自己。韩萤忽然想起了楚飞燕说的那些话,顿时脸上有些不自然,但是又不能装作没有看到,便走过去,跪下说: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

    韩萤的心中却叫苦连连,她看见焦战尔,为什么要过来呢?怎么就没想到太子也可能在这里呢?梁垣挚看到韩萤,心中自是十分的欢喜,将她扶起来,笑着说:

    “玉儿,你最近怎么样?一直也没见你胖过,反倒还有些瘦了。”

    韩萤听了,低着头说:

    “回太子殿下,奴婢,可能就是这个体质,不易发胖吧!”

    梁垣挚拉起韩萤的手,韩萤赶紧抽出来,没有说话。梁垣挚觉得好委屈,开口道:

    “玉儿,你这是干什么?看见焦战尔你都能正常说话呢,怎么见了我,就,就如此呢?”

    韩萤说实话,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区别对待,可能是焦战尔当初再怎样的隐瞒身份,一个侍卫总比太子的身份让人好接受一些吧!

    “太子殿下,您的身份不同,奴婢不敢越距。”

    韩萤心中想的是,如果太子能和她以正常的情感去交流,还好一点,但是如果像楚飞燕那样说的话,她会觉得好压抑。看着韩萤还是如此的生分,梁垣挚有些不高兴,但没有对她表现出来。

    “你干什么去?”

    “奴婢去后置宫为九皇子取衣服。”

    梁垣挚听了,有些阴阳怪气的说:

    “你对你家主子倒是忠心。”

    韩萤低头说:

    “殿下,没有事情的话,奴婢先告退了,九殿下还在等着。”

    梁垣挚没有办法,只好让她离开。之后看着跪在地上的犯了错误的太监,生气的说:

    “掌嘴!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了!狠狠的打!”

    焦战尔也没有办法,都是替主子做事的,只好执行。韩萤听了身后响起“啪啪”掌嘴的声音,没有回头,但是心里不禁为那个可怜的太监鸣不平,不过是打翻托盘而已,就要被打成这样。太子做小六的时候,自己和他接触,感觉脾气还是不错的,看来,除了九皇子,真的没有哪个主子能够有那样的善心了吧!

    “你不说韩萤心意有转变吗?怎么今日碰到她还是哪个样子?”

    梁垣挚生气的质问楚飞燕,楚飞燕被呵斥的跪在地上,低着头,眼睛里面尽是不服气。韩萤也真是的,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要呢?害的自己还在这里受罪!

    “太子殿下,这种事情,急不来的,您放心,飞燕一定会说到做到。”

    梁垣挚死盯着她,说:

    “最好是这样,否则,你的安稳日子,也就结束了!”

    看着太子离开,楚飞燕才起来,心中的怨气越来越多,真是的!拿她出什么气呢?揉着有些疼痛的膝盖,她有些讨厌比八皇子还位高权贵的人,也觉得八皇子的权利,少了一些,自己跟了他,本以为会高枕无忧,没想到,还有着一堆烂事!

    韩萤将新衣服整理好,已经是天黑时候了,院子里清爽无比,白天天气也越来越热,大熙国的丝绸织物做工非常精细,而且造价不菲,只有达官贵族才能够穿的起。摸着那丝丝冰凉的光滑服饰,感觉甚好。

    梁垣鹤在写字,韩萤为其研墨,看着九皇子聚精会神的样子,韩萤小心翼翼的开口:

    “殿下。”

    “何事?”

    梁垣鹤轻吐出两个字,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毫无波澜的。韩萤咬了一下嘴唇,之后说:

    “奴婢有一事不明……”

    韩萤看九皇子没有说话,已是默许,她便继续问:

    “殿下,您是怎样做到,能这样写字的呢?”

    梁垣鹤收起最后一个字的笔锋,他的字秀气又尖利,与其他人的不同,不似皇家统一的大气磅礴。皇家子弟,基本都是本着气势恢宏这样的力道,但是梁垣鹤,字如其人一般,在大熙国皇宫里,这样的笔体也算是一股清流了。

    “心静即可。”

    梁垣鹤这样回答,韩萤根本理解不上去,尴尬的笑了一下,说:

    “奴婢写的,难看多了。”

    她是真的很喜欢九皇子的字,觉得一眼就能够认出。其他皇室,虽也能分辨出来,但是每一笔都是大同小异,韩萤觉得九皇子真的是特别到不行了。

    “你识得多少字?”

    梁垣鹤问道,韩萤回答:

    “不太多的,基本就是能对付一个活着,够用了。一些成语什么的,都是当时在近侍院时,冯姑姑特意教给我们的,她说现在学习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临时记住一些平日里常用的语字,才不至于丢了皇家的颜面。”

    “会写多少?”

    韩萤想想,说:

    “会写的啊……比认的还要少呢!因为我们四级宫女,是除了备宫女社以外,级别最低的了,也不涉及到什么书写,这些自有更高级的宫女来做,所以……就这样了……”

    韩萤说完,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学识低级,在九皇子的博学多识面前,怎么能比呢?

    “诗书也不会?”

    韩萤尴尬的笑笑:

    “书,摸都没有摸过……呵呵……小时,爹娘也不会什么,那时学堂很贵的,我和弟弟也都没有去。”

    梁垣鹤第一次听韩萤提起她的家人,今日自己也有些感兴趣,便继续问:

    “一直没有去看过他们吗?”

    韩萤听了,神情暗淡了下来,脑海中出现了那一片火海的情景,如果他们还在……

    “他们在一常意外的大火中,全部丧生了……”

    韩萤把幼时的经历都讲了出来,梁垣鹤没想到韩萤居然是一个孤儿,看她乐观开朗,没想到也有如此痛苦的过往。

    “世事无常。”

    梁垣鹤想起了自己的母妃,但是没有说出来,韩萤以为他只是在单纯的安慰自己,忙笑着说:

    “没关系的殿下,这都是奴婢的命,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奴婢也见不到九殿下啊,也没有缘分侍奉您呢!”

    梁垣鹤不禁轻笑一声,韩萤看愣了,似乎是第一次,九皇子居然这样清清爽爽的对着自己微笑,原来,九皇子笑起来更好看,如同院子中的桃花,娇艳动人,不知不觉,韩萤看入了神……

    “今后,本宫教你认字写字,日后万一有用得上的时候,不会无依无靠。”

    韩萤听愣了,九皇子说……说他要教自己写字认字?真的吗?韩萤瞪大眼睛,这是何等的殊荣啊!她赶紧跪下,说:

    “殿下,你说的,是真的吗?”

    梁垣鹤点点头:

    “正好赐阳宫没有什么宫人,将字学会,有的是用处。”

    韩萤赶紧磕头谢恩,她想起之前五皇子和自己去莲花亭,自己不太识得那上面的字,五皇子却说女子只三从四德即可,学字也没有什么必要。但是九皇子没想到会如此的开明,还要亲自教自己。

    “起来吧,正好赐阳宫中整日的无事,找些事来,也充实一些。”

    “是,奴婢都听殿下的。”

    韩萤心中欢喜,侍奉九皇子躺下,看着九皇子闭上眼睛,她望着那长长的睫毛。怎么能这么优秀呢?这样的面庞,还有为人,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多亏当时冯玉娴姑姑劝慰自己,否则,也跟不到这样好的主子。韩萤又给掖了掖被,才转身离开。天气暖和了,内门庭里也比较好过,虽然每日都很安静,但是守夜还是不能少了!韩萤很自律,一直坚持这样做。但是,没想到,今晚,便出事了……

    韩萤正睡着,忽听得门外有着刀剑互搏的声音,她马上惊醒,因为在近侍院的时候,所有人都经过这样的训练,就是怕有紧急情况醒不过来,连累主子。韩萤仔细的听着,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当她刚要去开门看一眼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人喊:

    “抓刺客!快抓刺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