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九宫皇妃 > 第五十二章 触目惊心悲惨烈
    日子一天天的过,直至春暖花开,宫中出来散步的女眷也越来越多,各个花园中的花朵也都打了苞,似要跃跃欲试的盛开比美一样。韩萤扶着九皇子在牡丹亭中,梁垣鹤弹琴,韩萤就看着在园中那奋力做活的易尘大人,挖坑埋土的种着桃花树。真不知道他怎么就心血来潮的种什么桃花?九皇子也没有拦着,韩萤是着实想不透的。

    易尘“吭哧吭哧”的全都弄完,衣服上沾染了一些尘土。本来韩萤是要过去帮忙的,但是九皇子却说:

    “让他自己做,你又不是他的宫人。”

    气的易尘在那边哇哇大叫,但是无人理睬,他只能继续的奋斗,直到结束。此时,易尘正也坐在牡丹亭子里,闭眼的喝着韩萤给倒的茶水,听着梁垣鹤弹奏的动听琴音,感觉一直这样和谐下去就好了。

    “易大人,您种了那么多的桃花,是为什么呢?”

    易尘睁开眼睛,已经换了一身清爽的水蓝色长衣,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换的。

    “韩萤啊,你不觉得这个赐阳宫的院落太萧条吗?种点桃花,多好啊。”

    是这么回事,可是……

    “那易大人,怎么不多种一些其他的品种呢?”

    易尘用扇子一指屋内,说:

    “那屋子里不有很多奇花异草了吗?”

    越说韩萤越不明白:

    “可是,那些是放在屋内的啊,您刚才也说了,是院中太萧条。”

    易尘笑了一下,之后翩然起身,晃悠到梁垣鹤的面前,梁垣鹤还在专心的弹琴,虽然感觉到易尘的到来,但仍然不受影响,继续弹奏。易尘弓腰看着梁垣鹤,嘴角一直含笑,说:

    “因为,桃花,象征着情爱,赐阳宫内,缺少这个东西。”

    梁垣鹤听了,手下一滞,琴音微微乱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正常。易尘站在前面,就是在观察着梁垣鹤的状态神情,被他给逮个正着,易尘的心中更加的偷乐个不行。韩萤听了,先是也很惊讶,之后便有一些的失落。惊讶的是,易尘居然就这样在几个人面前说出如此让人难为情的话,什么情爱,什么桃花。之后的失落,韩萤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她想到,每一个皇子,都是要有皇妃、偏妃的。九皇子是去年回的宫,虽然没有其他的女眷,但是估计也是早晚的事,历代王朝,都是如此。可能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赐阳宫内这番的情景,如果多出来一个皇妃女眷什么的,她还真有些会不适应。

    天气好,韩萤也想让九皇子出去散散心。易尘当然是不能直接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最起码现在不能,但是他听了韩萤的建议,双手赞成,就差没直接将梁垣鹤推出去了。韩萤搀扶着梁垣鹤,慢慢的走出赐阳宫,沿着道路,往着盎然生机的地方走去。

    “这不是九皇子吗?”

    “是啊是啊。”

    对面过来几名宫人,他们小声的议论着,但是很快就走掉了,没有过来请安。韩萤也看开了,这是因为钱皇后和高皇贵妃的禁令一直存在,即使上次去了贺年席宴,但是皇上在那之后也没有什么旨意,所以,大家还是心照不宣的,能躲则躲,仍是将赐阳宫孤立起来。韩萤偷偷的看了一眼九皇子,他还是毫不在乎。韩萤觉得,也许眼睛看不到,是有好处的吧,最起码,接触不到这样的肮脏。

    就快要到了生莲池,那里的荷花还没有开放,但是周边的树木已经发芽,池水也都化开,应在池中绿油油的景象,甚是好看。好几名宫女看到了梁垣鹤,都悄悄的偷看着,那样惊为天人的上天容姿,谁都想多看几眼。梁垣鹤在旁边的石椅上坐下,韩萤站立在旁边。微风轻轻吹起梁垣鹤鬓边的发丝,香气随之吹散开来,沁人心脾一样。梁垣鹤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宛如一幅水润的墨画一样,慢慢的,往这里绕步而行的人,悄悄多了起来。他们只为故意的经过,一睹九皇子的惊人风采。

    过了一会儿,忽然,在那边传来了好一阵的嘈杂之声,韩萤望过去,很快,就有一帮宫女侍卫太监蜂拥而至,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扔在地上一个人,那人是一名浑身已是血迹斑斑的女子,宫女装扮,不知是触犯了什么宫规,被鞭打的如此严重。那女子已经哀嚎不出声音,只在地上哼哼唧唧。

    为首的一名一等功女,韩萤仔细一瞧,居然是刚入宫,在备宫女社的苏凌子,苏女官!好几年没有看到她了,身形还是那样的富态。此时,她正手持一柄小鞭,比以前的看似更加粗壮。她满脸通红,看样子,是刚教训完地上的女子,把自己弄得红光满面。

    “你们!都给我站好了!”

    马上,跟过来的一群人,都排排的站好,井然有序。韩萤认出来,都是备宫女社的小宫女,还有那些太监,不知道怎么也在这里。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了,不一会儿,周边的角角落落,就塞满了人,虽然没有光明正大,但是也足以体现出人的好奇心。

    “你们听着!如果,再让我发现,还有谁偷偷的上了主子的床,造出孽端,下场就是她这个样子!把她的脸给我弄起来,让大家伙好好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狐媚子,爬上了三皇子的榻,本来已经够容忍她的了,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设计怀了孕,以为能够一步登天,殊不知,真是咎由自取!”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韩萤惊讶不已,手中不住的一抖,她忽然好担心楚飞燕,生怕她自己一个不小心,也落了个不好的下场。

    随即有太监过来,硬生生的掰起了女子的脸,那张脸确实有着姣好容颜,但是已经狼狈不堪,血渍横生,看的人鸡皮疙瘩不住的起。韩萤的身子微微一抖,梁垣鹤已经感觉到,便说:

    “可是很吓人?”

    韩萤似是找到了稻草一样,她稍稍贴近一点九皇子,之后小声的说:

    “嗯,很多血……”

    “不要以为这就完了!来人,将她的内体给我处理掉!之后让她自生自灭,也给这些人都看看!还有你们!”

    苏女官说话的时候,是对着面前的宫女们,但是,她的粗壮胳膊一挥,直接扫了所有偷听偷看的人,她是要让所有的人,都记下这个女子的惨痛教训!大家吓得一缩脖,但还是强忍着看下去。

    接下来的场景,血腥不已!

    有两名太监过来,扯下女子的下身衣物,之后便又有两名老婆子过来,跪在地上,韩萤看不清她们具体在做什么,只看到她们在女子的腿间倒腾着什么,那女子发出微弱的惨叫,紧接着,地上便被沾染上一股子一股子的鲜血!之后拿着类似钩子的东西,似是在女子的体内搅动着!那女子被折腾的凄惨不已,鬼叫般凄厉!看着的人们,有的都已经捂上了双眼,年岁更小的,都吓得跪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听着“哗啦”一声,随着那名女子最后撕心裂肺的尖叫,在她的下体中,被老婆子用钩子勾出来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所有人都失声叫了起来,大家都被这样的血腥场面,吓得魂飞魄散!

    韩萤更是瞪大双眼,身子惊吓的不住颤抖!那……那是个什么东西……她自己的腿,似乎也感受那女子的疼痛一般,不自觉的软了下来,差点跌倒,梁垣鹤一把将她扶住,之后韩萤哆哆嗦嗦的看向梁垣鹤,嘴角颤微着说不出话来。梁垣鹤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是惨烈血腥的场面,便开口道:

    “别看了,回去吧。”

    韩萤的眼泪已经被吓了出来,那边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惨痛叫,已经听不来是人发出的声音!她该有多么的痛苦!那一堆宫女太监,也都被吓的畏畏缩缩,不自觉的抱成一团。

    韩萤的身体自己都要控制不了了,她只能靠着梁垣鹤的扶持,勉强的站着。她哽咽的说:

    “殿下,太……太吓人了……那……那不知道是……是什么……奴婢……奴婢……”

    韩萤没有将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形容出来,九皇子看不见,还是好的,更不要污了他的耳朵!

    梁垣鹤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所有的人都吓成这个样子,这时苏女官开口了:

    “看到了吧?居然敢鬼迷心窍的有孕,告诉你们,这个东西,就是女人孕育婴孩之物,现在,她彻底没有了!这就是报应!如果你们还有人敢这样做的话,下场一样!”

    原来!原来那个是……是女子体内孕育婴孩之物!韩萤只觉一阵恶心,不住的干呕起来。梁垣挚站起,扶着她的胳膊,他也听明白了,场景一定非常的触目惊心!那边的人哭泣个不停,韩萤这里也好半天才缓过来,但是浑身无力,着实被吓得不轻。她回过头,看着九皇子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她忽然想让九皇子快些离开这个是非的血染之地,不想九皇子的气质被其污染。

    “殿下,奴婢……奴婢扶您回去吧……”

    韩萤也早就想走,可是腿脚,现在才有力气。她绕道梁垣鹤的外侧,将他与那边的浑浊之处隔离开。手仍旧哆嗦着,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