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九宫皇妃 > 第二十四章 事已至此唯认命
    赐阳宫?赐阳宫!那是什么地方?不光韩萤不晓得,其他的宫女也都面面相觑。她们已经熟练的了解了所有的宫殿,赐阳宫,还真的不知道,难道是哪个皇子新分出去的吗?韩萤的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心中慢慢的燃起一丝愤怒。冯玉娴看了所有的人,她们不熟悉很正常,那个寝宫,一直都是皇上的禁忌,入宫年头短的人,根本都不知道,因为已被封锁了所有的信息。冯玉娴看看韩萤,可以看得出,她在努力的克制着什么,这个宫女,什么事情都能够隐忍,希望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韩萤,听清楚了吗?”

    冯玉娴见韩萤没有出声,知晓她心中也是惊愕,便又提醒的问道。韩萤赶紧掩盖住自己的失望和不甘心,回复道:

    “是。”

    冯玉娴看着韩萤,她低着头,看不到了脸上的表情。其他的人想必也都对这个赐阳宫不甚了解,为了让那个人能够在宫中重新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先把其名号打出去。目前,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赐阳宫,是九皇子的居所。九皇子是过世秋皇贵妃的嫡子,他守孝年限已满,现已回宫,以后,宫中见了九皇子,都要注意你们的言行举止,若有不敬之处,自会治罪,小心你们人头落地!”

    冯玉娴此言一出,多诱人更加惊讶不已,甚至开始窃窃私语:

    “九皇子?”

    “秋皇贵妃?不是那个叛乱的妃子吗?”

    “对啊,被皇上处以极刑,皇宫都不让传关于她的事情。”

    “就是就是,九皇子不是说已经彻底被赶出宫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天哪!去赐阳宫,和那种冷宫有什么区别?”

    宫女们是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震惊,说了这么多的话,都没有避讳冯玉娴。足以看的出,秋皇贵妃和九皇子在整个宫中的阴影有多重!冯玉娴见此,愤怒不已,大喝一声:

    “都给我闭嘴!还有没有规矩了!”

    冯玉娴因此气的把手中的名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所有人吓得赶紧跪下,齐声请罪:

    “奴婢知错,请姑姑惩罚。”

    冯玉娴最恨别人这样的轻蔑于秋皇贵妃,如今事已过了多年之久,没想到,这群新进的宫女都如此忌惮这件事情。九皇子能够回宫,也是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近侍院,这个离旋涡阴暗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都对九皇子如此有偏见,可见九皇子日后的生活,举步维艰!

    “记住你们的的身份!别以为出了近侍院我就管不到!我是宫中一等的女官,将来若让我发现你们有对主子不敬之处,必当重罚!”

    冯玉娴今日放过她们,是因为马上都要去各自的主子那里报到,给弄出什么伤来,影响她们做活。宫女们以为冯姑姑只是单纯的警告,加上没有惩罚她们,纷纷谢恩。

    第二日,宫女们纷纷离开了近侍院,韩萤久久不肯离去,呆呆的坐在床上,陶青铃陪着她。昨天,她已经打听好了,赐阳宫,是秋皇贵妃还受宠之时,生下了九皇子,皇上特意为九皇子封赐的。当时,皇上对秋皇贵妃是万般宠爱,比对高皇贵妃还要上心,对于他们的孩子自是更加的心疼万分,九皇子生的可谓是仙人之容颜,所有的宫中之人,有的迷恋,有的艳羡,还有的嫉妒。就连大熙国之外的国家都闻之而来,为的一睹九皇子之天资容貌。在九皇子还没出生的时候,皇上就命人给修葺了寝宫,这是所有的皇子都没有的待遇,因为九皇子身居赐阳宫,皇上疼惜的称他为九宫。可是后来,秋皇贵妃勾结乱党,妄图谋逆,被皇上识破,处死以后,九皇子自是失去了父皇往日的庇护。跟着也赶出了皇宫,去给母妃守灵,关键的是,九皇子因着母妃之事的打击,盲了双眼!自此,皇宫中不得有一人提及有关秋皇贵妃和九皇子的事情,曾经那样辉煌的赐阳宫,也只剩下了烟灰网乱,清冷萧条。昔日的万千宠爱,都已消失殆尽。之前侍奉秋皇贵妃和九皇子的奴婢奴才们,也都受到了牵连,全部处死。皇宫中没有一丝那对母子的气息,所以,韩萤到了今日,才对此真正的了解。现在九皇子回来了,大家伙对当年的过往,也忍不住的拿了出来谈论,皇上那边似乎也没有过多的阻止,应该知道这一番风雨是必须有的。

    让韩萤恼怒的是,明明当时已经把自己分到了昭阳宫,眼看着五皇子就在前方,可是九皇子莫名其妙的又回来了,让她的心里,愤怒不已。自己所有的心愿都已破碎,还就单独的把自己弄出去了,为什么不是别人呢?之前还谢着老天爷,一转眼,就给了自己当头一棒!怎么把自己这样耍呢?韩萤委屈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萤儿,别这样,看开一些。”

    陶青铃看韩萤如此的难过,不放心的劝慰。韩萤咬着嘴唇,憋的满脸通红,开口道:

    “你说,九皇子怎么就回来了呢?不是永远都不让回宫的吗?”

    陶青铃叹口气,说:

    “皇上的心思,谁能猜的透?你就安安心心的去,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啊?”

    韩萤的泪水崩塌不止,这是入宫以来,她哭的最伤心的一次,真的是不能亲近自己心上人的这种滋味,太煎熬人心!她抽噎着说:

    “为什么……为什么就把我剔除了呢?那么多宫女……为什么是我啊?你知道吗?都说赐阳宫是类似冷宫牢笼之所,我去了……不也更是没有什么好日子吗?”

    陶青铃抱着韩萤,一个劲儿的给她顺气,心疼的说:

    “不哭了,不哭了。”

    “倒不是……我想奢望什么荣华富贵,只是……只是那样子我离五皇子……更远了……呜呜呜……”

    韩萤趴在陶青铃身上嚎啕大哭,如果没有给过她希望还好,可是,明明都能够在昭阳宫的,活活给塞进了赐阳宫,她的心里怎么能够受得住?

    “萤儿,你不该有这样的心理,五皇子,高攀不上的,不要有任何的奢望。我知道你的想法,只是想每日看到他,万一,哪天你控制不住了,怎么办呢?没准老天爷,这是在帮你,防止你踏进深渊!”

    陶青铃安慰着韩萤,这个小丫头,怎么能对皇子动了心呢?冯姑姑的安排,说实话,让她放了不少的心,否则,她真的担心韩萤日后会有差池。

    “呜呜呜……”

    韩萤听着陶青铃的话,那种认命的无奈袭满她的全身……

    “好了,不哭了,一会儿就要去赐阳宫了,再怎么被冷落,人家也是皇子,做奴婢的,状态不好,怎么行?”

    韩萤点点头, 陶青铃给她擦干眼泪,心中也是满满的担心,赐阳宫,真的只是个躯壳,受尽冷眼,生活就不会有多好,主子不得宠,韩萤也是去受罪了。陶青铃帮韩萤收拾着行囊,看着韩萤红肿的眼睛,想让她的心情好一点,便说道:

    “听说,九皇子长得像她的母妃,模样甚是俊俏,尽管眼盲,但也不影响他的风姿,你看到了以后,告诉我,是不是那个样子,好不好?”

    韩萤还是没有笑容,只是机械的点点头。

    该来的总是要来,也拖沓不得了,韩萤和陶青铃刚要出了近侍院的门,听到冯姑姑在叫她们,她们回身给其下跪:

    “冯姑姑。”

    冯姑姑点点头,说:

    “陶青铃,你先去吧,韩萤,我有话对你说。”

    陶青铃听话的走了,冯玉娴把韩萤扶起来,她看得出来韩萤的心有不甘,眼睛通红,开口道:

    “赐阳宫,只可分配一名宫女,你到了那里,活计会多一些,但是,繁杂的事情,也会少不少。不要抱有偏见,别听别人怎样说,照顾好九皇子,在那里,比在任何一个宫殿,都会让你舒心。”

    韩萤被冯玉娴看穿,自是有些尴尬,忙说:

    “奴婢谨记。”

    冯玉娴把手放在了韩萤的肩膀上,韩萤抬起头,发现冯玉娴的眼中似有千言万语的嘱托一样,透露着坚韧、期望,但是冯玉娴开口只有一句话:

    “护好九皇子!”

    韩萤不禁为冯玉娴委托重任的感觉影响到,慢慢的点点头。

    去往赐阳宫的路上,天气阴郁,竟然飘起了小雪,韩萤没有斗篷,雪花飘洒在她的身上,她的脚步也越发的沉重,距离昭阳宫也越来越远,自己也只能慢慢的认命,看来,将来就是要在“牢笼”里,度过宫中之日了。

    走了好久,才到了赐阳宫,首先映入韩萤眼帘的,就是凄冷萧条的院落。里面有了一些积雪,根本没有人清理,显得更加冰冷。干枯的树枝,在阴霾的云下面,无比暗淡,树皮也一块又一块的脱落掉,像是伤口结痂一般,丑陋,又触目惊心。墙角里,破败的蜘蛛网,残落阴暗。韩萤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周围似是深山之中一样的寂静无声,都没有一个宫人的吗?她抬起头,看到那灰蒙蒙的黑丝楠木牌匾,上面的蛟龙,展翅欲飞。中间赫然雕刻着烫金三个大字:赐阳宫!分到了这里,韩萤自是要先学的这几个字。与其他的宫殿不同,飞檐上还有六块上等玉石做缀,都是四海进贡的无价之宝。足以看出,之前皇上对九皇子的喜爱,当真是无人能及。这个寝宫,虽然有着年久失修、终年不打扫的灰土,但是那修建的飞阁流丹,雕梁画栋,无不显示着其气势雄伟。琉璃黛瓦,又透露出整个赐阳宫漫无边际的孤寂、清冷,感受上,真的像是冰凉的牢笼,让人心中一直压抑。

    韩萤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个寝宫的主人,他的内心,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怎样才能恢复的了平静?韩萤刚要准备进去,忽然从里面传出了一阵悠扬的琴声,在这落魄的赐阳宫里,竟现出一丝的山谷幽兰之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