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九宫皇妃 > 第二十二章 五皇回忆触韩萤
    “怎么无缘无故的毁容了?难道她得罪了哪家主子?”

    韩萤心惊的问。楚飞燕看看韩萤,眼神瞟了瞟别处,似是犹豫了一下,才说:

    “我把石苑花水掺在了余娉婷的洗脸水里,她就毁容喽!”

    “什么?怎么会?”

    韩萤还是不明白,石苑花的水,和余娉婷的毁容有什么关系?

    “她喜欢在水里放荻花,荻花与石苑花在一起,就会使得皮肤皲裂,继而毁容。”

    楚飞燕很自然的说出来,觉得并不怎么惊讶一般,可是韩萤却无法相信,继续问:

    “你不是……你不是说石苑花是美容养颜的吗?怎么会毁容?”

    楚飞燕叹口气,有些不耐烦的说:

    “我说过了,石苑花单独使用能够养颜,可是和荻花在一起就不行了!”

    “你让我给你带石苑花,是不是就是为了害余娉婷?”

    韩萤一下子都明白了,原来楚飞燕是利用自己,那么自己也是余娉婷毁容的帮凶!

    “对,我告诉你韩萤,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信任你,才说与你,御医那里是不允许单独给后宫使用石苑花的,就是怕有这种后果,所以我才让你从宫外带回来。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处理的很好,没有人会发现,更不会有人查到你的头上,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楚飞燕意识到韩萤的情绪波动,所以算是警告也算是安抚,一股脑的把话都说了出来。她都有些后悔把这件事情告诉韩萤了,省着她太过执着内心的不安,磨磨唧唧的。

    “飞燕,你怎么能那样做?早知道,我就不给带那个该死的石苑花了!”

    韩萤现在真的是追悔莫及,自己平日已经很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什么污水弄到自己的身上不好收场。自己也从不想与人树敌,更不会去害别人,可是这次,却无形当中做了如此卑劣的事情,她的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

    “韩萤,你是谁的姐妹?你不晓得平日余娉婷怎样的欺侮我吗?有今日,也是她咎由自取。再说,我若想往上走,她就那么在那里拦着,什么时候能够出人头地?”

    楚飞燕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她没想到韩萤居然如此的和她说话,自己受过的委屈,全部都得不到理解,自己报了仇,还受姐妹这样的言语攻击。韩萤被噎的说不出来话,她无法争辩,楚飞燕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心胸也不甚宽广,从幼年时就能看的出来,当时把陶青铃害的差点死掉,今日又做这样的事。

    “飞燕,你可不可以光明正大的,不要背地这样子了。”

    韩萤希望能够说动她,再这样下去,楚飞燕说不定就会成为阴险狠毒之人。韩萤继续说:

    “以后你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怎么办?自己也会受伤的……”

    “好了!别说了,你不就是担心牵连到你吗?以后遇到事情,我不找你可以了吧?”

    楚飞燕放一下这一句话,转身扬长而去,任凭韩萤怎样叫她都没有停下脚步。韩萤的内心满满的罪恶感,当年自己就是因为担心楚飞燕,而没有对陶青铃说出实情,今日又遇到类似的事情,她该怎么办?那个余娉婷,这一辈子算是毁掉了,自己的这双手,也不甚干净了,韩萤的心中,仿佛裹上浓浓的一层乌云,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这宫中,真的是一处不洁之地。以后如果见到了余娉婷,自己要怎么面对?

    韩萤自责的泪水流了出来,她没有办法阻止楚飞燕,不晓得她以后还会做什么过分之事,自己真的不希望再搅和进去,可是她是自己的姐妹,想没有关系,不去关心都不行,韩萤觉得好无力,天气也真的就阴郁了下来。冬天到了,还没有下过一场雪,就这么灰蒙蒙的,第一次,韩萤有种想逃脱出去的想法。

    “唉!”

    韩萤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五皇子的声音: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韩萤回过身,见五皇子正微笑着看自己,身着皇子专属的朝贡绸缎缝制的黧黑色服饰,金丝编制的头冠,整个人在阴暗的天气里,竟能够熠熠生辉。韩萤跪下:

    “给五皇子请安。”

    梁垣昭又一次的伸手将其搀起,韩萤赶紧收回胳膊,知晓不能逾越了规矩,要注意身份。

    “陪我走一走,可好?”

    韩萤惊讶,五皇子的脸上一副正等自己答复的表情。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具体寝宫服侍,基本就是哪个主子有需要,她就去哪里,于是点了点头:

    “是。”

    韩萤跟在五皇子的身后,努力的配合着他的步伐。五皇子走路极快,韩萤几乎快要小跑才跟得上。五皇子一直没有回头,韩萤看着这高大的身影,自己的小小体格几乎都被笼罩其内,莫名的有种压抑的感觉。到了一处亭子,韩萤抬头看去,她识字不多,只认得简单的一些。貌似是什么“花亭”。梁垣昭回头,见韩萤正皱着眉看上面的字,问道:

    “不认得?”

    韩萤尴尬的低下头,老实的回答:

    “是,奴婢从小就没有怎么去过学堂。”

    梁垣昭的脸上露出一副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之后又恢复正常,说:

    “女子,不认得字也罢,将来嫁与夫家,三从四德即可。”

    韩萤听了,知是五皇子在劝慰自己,但是听着感觉也不是怎么舒服。又说到嫁人,韩萤一直也没想过的事情,让她羞红了脸。梁垣昭来到亭子之内坐下,韩萤赶紧上前服侍,桌上有着随时备好的热茶,她小心的倒好,奉给梁垣昭。梁垣昭喝了几口,说:

    “我自小,母妃就不得宠,所以,我也就没有被父皇过多的关注过。见到他的时候,如同猫见了老虎,胆战心惊。”

    韩萤不敢出声音,五皇子怎的与自己说这些?

    “所以,我就发誓,一定要让父皇看到我辉煌的一面,母妃,也就能沾光复宠。保母妃,也是我这一辈子的心愿。”

    梁垣昭真的想起了过往,神情中充满了哀怨。韩萤听得入了神,看着五皇子的落寞,她微感心疼,没想到,如此高高在上的人,也有这么心酸的过往。

    “在很小的时候,唯一得到父皇喜好的,就是众多皇子中,只有我一个人将全部的皇家韵经背了下来,当时有众多的外节使臣,父皇倍感自豪,当天赐予我和母妃众多的珍宝稀有之物,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要把自己做的更加优秀,才能堂堂正正的让父皇关注到我。无论是习文,还是练武,我都不怕辛苦。每日寅时起来,练至子时,身上千疮百孔,我都要痛苦的坚持下去。那种滋味,你懂吗?”

    梁垣昭说完看向韩萤,韩萤站直了一下身子,点头:

    “奴婢明白。”

    梁垣昭的口气无奈、愤慨,他恨皇后对他们的逼迫,对他们的残忍,不然,今日她的辉煌都应该是母亲的,太子之位,呵呵,更轮不到那个顽劣之徒。梁垣昭的拳头不禁紧握,他势必要将所有迫害他们之人,赶尽杀绝!梁垣昭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马上调顺一下气息,回头,换上了那副温和的笑容,说:

    “萤儿,你的出现,让我知道,还有人,能如此不图回报的帮助我,谢谢你。”

    韩萤整个人受宠若惊的不轻,五皇子居然叫她“萤儿”?这是多么亲密的称呼啊?还……还感谢自己,她,她何德何能啊?让五皇子这么的上心?韩萤赶紧说道: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遵从自己的内心。五殿下被奸人所胁迫,奴婢自会伸手,不会让您受到伤害的。”

    梁垣昭微眯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宫女,可以说是毫无自知之明的口吻,她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梁垣挚的心里不禁觉着好笑。不过,这几次,确实她也比较能机灵应对,他的身边,也确实需要这样的人。

    “好。”

    梁垣昭随口的一答,韩萤跪下,说道:

    “奴婢虽是一介下等之人,但是如果五殿下有需要,奴婢一定鞠躬尽瘁。”

    韩萤虽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在宫中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言语技巧。她是真心的为五皇子心疼,想为他做些什么。韩萤别无所求,幼时那惊艳的身影,已经深深的扎在她的脑子里,只要五皇子能够开心,她也就知足了。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不是对五皇子动了心?但是韩萤告诫自己,一定要克制住,不能一时恍惚,而踏进深渊,自古宫女上位皆没有好的下场。

    “起来,足够了。”

    梁垣昭扶起韩萤,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臂,看似深情的眼神中,不是那样的真实,韩萤也不去多想,缓下眼皮,看到了五皇子手背上,那颗动人心魄的红痣,宫中自此多了一个自己惦念之人,之前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心中温暖渐多……

    不几日,宫中传来不确切的消息,当年被皇上处以极刑的秋皇贵妃,被葬在与皇陵甚远的荒地,为她守灵的九皇子,可能是要回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