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68章 回门
    不等谢锦衣回答,微凉的唇便在她额间落了落。

    随即,身上一阵轻松,赵璟桓意犹未尽地从她身上起来,温声道:“早点歇着吧,明天还要回门,我去书房了。”

    “好。”谢锦衣点点头,翻了身,有些不好意思看他。

    脚步声远去。

    紫玉这才犹犹豫豫地端着茶走进来,低声道:“姑娘,安歇吧!”

    之前进姑娘的内室,她抬脚就进了。

    可如今,她都不知道该不该进了……刚才,她都看见了,殿下跟姑娘在床上亲热,慌得她差点把手里的茶碗打翻了。

    “你下去睡吧,这里不用你了。”谢锦衣并不知道刚刚紫玉进来过,若无其事地接过茶碗,放在桌子上,抿了一口,语气很是平静,“明天回门,还得早起。”

    之前在清心苑的时候,紫玉值夜的床都是跟她在一间屋子里的。

    景王府的这间卧室并没有下人床,而是在隔壁的外套间,虽然不远,但终究是隔了道墙,还是不太方便的。

    紫玉道是。

    夜里,谢锦衣躺在柔软的散着清香的蚕丝被上,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虽然她不知道宁嬷嬷说的那个包袱怎么跑到了慈宁宫那边,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眼下就算是赵璟桓也不好从戏台下把那个包袱取出来的,冯贵妃说,慈宁宫门禁格外森严,尤其是晚上,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的。

    萧显的案子迟迟不发落,应该是有什么变故才是,据她所知,赵璟桓在西北军中早就安插了自己的人上位,所以萧显入狱,西北那边才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不得不说,赵璟桓这个人城府比她想象得要深沉得多,虽然她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但凭直觉,他已经对萧家出手了,否则,他也不会把太后送来的那两个女人送走。

    清平郡主说,勤义坊的仙音阁负责给萧太后物色男宠,现在看来,也许只有仙音阁的男宠才能让萧太后和程姑姑放松警惕吧!

    只是她去哪里物色那些长得好看的年轻公子呢?

    正想着,床帐被人猛地挑起,把谢锦衣吓了一大跳,只见赵璟桓不管不顾地躺了进来,从容道:“怎么还不睡?快睡吧!”

    “殿下不是去书房了吗?怎么……”谢锦衣有些无语,他这样来来回回地算怎么回事,赵璟桓替她盖了盖被子,振振有词道:“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他在书房那边一点都睡不好,闭上眼睛,全是她的影子。

    与其那么苦熬着,还不如来见她,成全自己。

    谢锦衣:“……”

    她其实并不想跟他睡在一个床上,总觉得别扭,但都半夜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是在景王府,甚至她都怀疑他是故意挑这个时候过来的。

    谢锦衣尽量往墙根处靠了靠,往上拉了拉被子,背朝着他,一动也不敢动。

    她以为这些日子,他会遵守承诺,跟她互不干涉呢!

    谁成想,他竟然这样……

    “你离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赵璟桓失笑,见她恨不得贴到墙上的架势,便又跟了过去,从背后拥住她,拍拍她的肩头,“放松,睡觉。”

    他知道她要守孝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她的心其实并不在他这里,如今他要做的,就是让她习惯他的亲近,直到离不开他。

    男人炙热的气息瞬间将她层层包裹,他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像烙铁般印在她身上,谢锦衣只觉得全身火辣辣地烫,特别是感受他某处的异样,她忍不住坐起来,面红耳赤道:“殿下一定要这样为难我吗?”

    他这个样子,她还怎么睡?

    分明是故意的。

    “锦衣,我并没有做什么,你怎么说我难为你呢?”赵璟桓一脸无辜,头枕着胳膊道,“反正以后咱们也是要在一起睡的,早点适应了不好吗?”

    “殿下之前答应我,要我守孝的。”谢锦衣咬唇道,“守孝就是虔诚静心,你在这里我不习惯。”

    可见男人的嘴都是不能信的。

    王爷也一样。

    说着,她便起身下床:“那你在这里,我去书房睡。”

    “刚才逗你呢,我来找你,是有话要对你说。”赵璟桓一把拽住她,肃容道,“三天后我要去西北军中,就是你想让我打扰我也打扰不到了,所以有些事情我得跟你交代一下。”

    “你去西北做什么?”谢锦衣回头看着他,赵璟桓起身把她按倒在床上,侧起身子望着她:“你躺下我跟你说,我是你夫君我能把你怎么样?”

    他若是真的不管不顾地想要她,还能等到今晚?

    昨天晚上就做了不是?

    谢锦衣只得躺进被窝里:“是因为萧大将军的事情吗?”

    “是的。”赵璟桓抬手把她额前的乱发拂到耳后,大手在她脸上摩挲了两下,“刚刚裕王飞鸽传书送了消息来,说是萧显在西北军中的心腹最近蠢蠢欲动,有兵变之嫌,他一个人怕是招架不住,我得去看看,府上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医馆那边能不去就不去,我不在京城,担心会有人对你不利,你要慎重,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

    “好。”谢锦衣垂眸道,“你放心,我自己会安排,你也要保重自己。”

    “我会的……”他的脸突然在她眼前放大,湿滑的吻随即落了下来,声音低沉道,“为了你,我会更加保重我自己。”

    谢锦衣以为他是要吻她的额头,只是把头偏了偏,哪知他的吻随之又落在了她的唇上,脖子上,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甚至他的手探到了她的衣襟里,谢锦衣羞愧难当,本能地点住他的麻穴,顺势推了他一把,说话就好好说话,他这样算什么……

    扑腾一声。

    赵璟桓没有防备,一下子掉到了床下。

    门随即被推开了,紫玉和丁嬷嬷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王妃,您没事吧?”

    待看清地上的人,两人愣了,话说怎么景王殿下躺在床下……

    谢锦衣忙衣衫不整地从床上下来,抬手解了他的穴位,尴尬道:“你们出去,这里没事的。”

    丁嬷嬷率先反应过来,拽着紫玉走了出去。

    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做下人的,自然不好掺和。

    见赵璟桓依然躺在地上不动,谢锦衣只当他不好意思在下人面前丢脸,只得伸手去拉他:“她们走了,你快起来。”

    哪知赵璟桓双目紧闭,依然是一动不动。

    像是睡着了一样。

    “殿下,快起来……”谢锦衣拍拍他的脸,见他没有丝毫反应,心里狐疑着,便伸手去探他的鼻息,还好,一切如常,但终究是不放心,抓起他的手,给他把脉,脉搏也如常……那他就是装的!

    刚要起身,赵璟桓这才起身,身后从背后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上,自己也随之躺了上去,闭上眼睛道:“睡觉!”

    “你,你还是去书房睡吧!”谢锦衣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再乱动试试。”赵璟桓不由分说地把她揽进怀里,“你是大夫你知道,麻穴不是次次能点中的,不信咱们再来一次。”

    谢锦衣知趣地闭上眼睛:“睡觉。”

    再来一次她也能点中他的麻穴。

    只是她不想再跟他折腾了!

    两人相拥而眠。

    很快沉沉入睡。

    次日醒来,赵璟桓已经不在床上了。

    紫玉推门进来,笑道:“姑娘,殿下早就起来了,在院子里带着小皇孙晨练呢!”

    谢锦衣应了一声,匆匆起身穿衣洗漱。

    今儿还得回门呢!

    “回门的礼物,殿下昨天就吩咐了,准备得很是妥当,王妃放心吧!”丁嬷嬷边给谢锦衣梳头边道,“奴婢听说殿下明天要去西北,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是昨晚刚刚听殿下说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提到昨晚,谢锦衣有些尴尬,丁嬷嬷意味深长地笑:“殿下待王妃情深义重,肯定会很快回来的。”

    谢锦衣笑笑,没吱声。

    丁嬷嬷从梳妆台上挑了一支金镶玉凤穿牡丹的步摇给谢锦衣别在了鬓间,笑道:“王妃您瞧,这支步摇端庄大方,您戴着可真合适。”

    “嗯,挺好看的。”一头金光闪闪,谢锦衣其实并不习惯,但今日回门甚是隆重,她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倒是丁嬷嬷细细端详了一番,赞道,“这支步摇是殿下从南晋请了珠宝师傅来打造的,成色做工比宫里的还要好呢!”

    这两日,殿下几乎一直都在新房,连前院都没有去。

    前院三天流水席,听说很热闹。

    谢锦衣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一阵暖意:“殿下有心了。”

    顾老夫人带着一家人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待马车停下,赵璟桓率先跳下马车,亲自扶着谢锦衣下了马车。

    谢庭看在眼里,喜上眉梢,这还没圆房,殿下就对他女儿这么好,等圆了房,还不得宠到天上去。

    顾老夫人和魏氏也很欣慰。

    不管怎么说,景王殿下待谢锦衣好,总不是坏事。

    起码陈宏文不会太倒霉。

    顾老夫人带领众人跪了一地迎接景王和景王妃回门。

    彼此见礼后,一家子才簇拥着两人去了盛宁堂。

    谢尧和谢庭谢明渊陪着赵璟桓在前厅喝茶聊天,顾老夫人和魏氏何清婉则围着谢锦衣问长问短,除了何清婉,顾老夫人和魏氏只是按照礼数,象征性地问问,并不是多么关心她,反正她已经是景王妃,从名分上说,是她们的主子,她们管不到她的事。

    当然,就是能管,她们也不想管。

    谢锦衣也不想多跟她们虚与委蛇,拉了何清婉去了暖阁说话。

    何清婉拉着谢锦衣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打趣道:“我见殿下待你视如珍宝,就不问你好不好了,你肯定是极好的。”

    “多谢嫂嫂关心。”谢锦衣莞尔,“殿下的确待我甚好,你放心便是。”

    “他待你好,你也要待他好,这才是琴瑟和鸣。”何清婉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劝道,“我知你心,但是事已至此,咱们只能朝前看,没的选择,至于别的事情倒是其次。”

    说着,她又看了看门外,低声道:“大姐夫的事情,想必殿下心里已有计较,你切不可在殿下面前央求殿下法外施恩,若是因此伤了和气,终究不值,你刚入景王府,根基不稳,不要轻易替娘家谋前程,昨天晚上,我跟你大哥哥说,靠自己挣来的前程才守得住,靠别人提拔而没有真才实学,迟早会栽跟头的。”

    其实陈宏文在牢里并没受什么折磨委屈,反而吃得好,穿得好的。

    这一切都是谢锦衣的功劳。

    是老夫人和婆婆心急了些,非要把他从牢里接出来不可。

    “嫂嫂一向通情达理,句句为我考虑,我记下了。”谢锦衣很是感动,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如今大姐夫有难处,我也不会不管的,只是此事重大,并不是说句话就能放了的。”

    陈宏文的事情她并没有跟赵璟桓提起。

    也不想提。

    但凭她对谢尧和谢庭的了解,今儿谢庭肯定会跟赵璟桓再次提及的。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这两日你一定累了,快躺下歇歇。”何清婉笑道,“等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还是嫂嫂待我好。”谢锦衣笑笑,依着被子躺了下来。

    今日过后,若府上没什么事,她怕是轻易不会再回来了。

    谢锦衣没有猜错,谢庭果然跟赵璟桓提了提陈宏文的事,陪着笑脸道:“陈世子的事情,还望殿下费心,咱们终究是一家人。”

    “岳父放心。”赵璟桓微微颔首,“陈世子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

    “那就好,那就好。”谢庭连连点头,斜睨了一眼谢尧,向前倾了倾身子,又问道,“不知道萧大将军会定什么罪?能恩赦吗?”

    谢尧不停地咳嗽。

    心里恨得直痒痒,管好自家人的事就罢了,管萧大将军干嘛?

    这不是明摆着仗着是景王的岳父,狮子大开口地跟人家景王提条件吗?

    以为自己是谁啊!

    谢明渊也愣住了。

    不会是萧家人走了二叔的路子吧!

    话说二叔也太口无遮拦了……

    “岳父怎么这么问?”赵璟桓不动声色地看着谢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