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56章 打听
    徐沛不在。

    清平郡主得知谢锦衣的来意,很是痛快地答应下来:“你不要着急,等侯爷中午回来,我跟他说,最迟晚上就打听到了,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就是。”

    “有劳郡主和侯爷了。”谢锦衣笑道,“大姐姐身怀有孕,若为烦事困扰,必定伤胎,所以我才冒昧而来,还望郡主见谅。”

    “说哪里话,你的事情就是我跟侯爷的事。”清平郡主嗔怪道,“以后不准跟我说这些客气话,若姑娘再客气,以后我倒是不好意思再找你看诊了呢!”

    “要不说姑娘来得巧呢!”梅嬷嬷上了茶,笑吟吟道,“今儿晨起,郡主还说昨晚忘了让姑娘给把把脉呢!”

    “郡主可是哪里不适?”谢锦衣问道。

    “没有哪里不适,就是觉得见了姑娘,就应该顺便让姑娘给把把脉,图个心安。”清平郡主走到桌前坐下,伸出胳膊,有些不好意思,“我总是觉得我年纪大了,随时都可能有闪失,经常做梦梦见我孩子没了,我到处找到处找,找得我都绝望了。”

    “郡主身子无虞,且不可如此忧思。”谢锦衣搭上她的脉搏,安慰道,“我敢保证,郡主定会顺顺利利地生下这个孩子的。”

    “承姑娘吉言。”清平郡主大喜,顿了顿,又问道,“听说姑娘前几天进宫了?”

    她虽然成天在府上养胎。

    但她母亲晋王妃经常来探望她,难免闲话几句。

    “是,给冯贵妃和太后各送了两个美白药包。”谢锦衣笑道,“太后宫里养的兔子挺好看的,眼睛和耳朵都是黑的,毛色却是雪白雪白的,我倒是第一次见呢!”

    清平郡主示意梅嬷嬷退下,压低声音道:“姑娘,太后那里,以后你还是少去?”

    “郡主为什么这么说?”谢锦衣心头微动。

    “不瞒姑娘,因我母妃之前跟兰妃交好,常去宫里找她叙话,我也常常跟着。”清平郡主压低声音道,“太后向来爱养些猫啊狗的,有次我无意在御花园发现一只顶好看的猫,一路跟到了慈宁宫,可算长了见识,我才知道那个老妖婆老不正经,养了好几个男宠陪她做乐,而且那些男宠一个比一个妩媚,跟女人一样。”

    更让她恶心的是,那些男宠打扮的很是妖艳妩媚,跟女人一样献媚争宠。

    每每想来,她就觉得心里膈应得慌。

    “怪不得我见养兔子的那个宫女长相甚是怪异,原来是男人。”谢锦衣皱眉道,“这件事情皇上知道吗?”

    “皇上知道又怎么样?”清平郡主冷哼道,“皇上自幼在萧太后身边长大,母子情深,就是知道了也大不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总不能罢免了太后。”

    “那倒也是。”谢锦衣点头道是,“只是不知那些男宠从何而来?”

    “这个我倒是知晓一二。”清平郡主往前倾了倾身子,低声道,“听说勤义坊那边有家卖乐器的仙音阁,就是专门帮太后物色男宠的,只是幕后东家很是神秘,我也不知道是谁。”

    “原来如此!”谢锦衣恍悟。

    “姑娘你听听就算了,且不可牵扯到这些事情当中来。”清平郡主忙道,“此事横竖跟咱们无关,咱们只要过咱们自己的日子就成。”

    “那是自然。”谢锦衣应道。

    后晌,谢锦衣还是去看望了宁嬷嬷。

    苏福把宁嬷嬷安排在一个很普通的小院里,三间正房,东西各有一间厢房,还找了两个远亲婆子照顾她。

    宁嬷嬷入宫多年,她回乡后,儿子媳妇并不待见她,一个人替人浆洗衣裳度日,款爷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病着,原本以为活不长了,却不想用了药,渐渐缓了过来。

    此次进京,宁嬷嬷便不想再回去了。

    见了谢锦衣,她很是惶恐地跪地磕头:“奴婢多谢姑娘衣食款待,姑娘大恩,奴婢永世不忘。”

    “宁嬷嬷,可曾想起了什么?”谢锦衣把她扶了起来,拉着她进了屋。温声道,“你放心,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人能伤害到你的。”

    屋里收拾得很是干净。

    桌椅明亮,被褥整洁,地上一尘不染。

    连窗帘都洗得干干净净。

    谢锦衣很是满意。

    “承蒙姑娘抬举,奴婢回乡后衣食潦倒,还生过一场重病,之前的许多事情大都不记得了。”宁嬷嬷一进门,就俯身在地,颤声道,“还望姑娘提醒一二。”

    “我想知道当年余太后宫里的旧物可都销毁了?”谢锦衣坐了下来,椅子上铺了棉垫,苏福找的人的确不错,处处细心,倒是没委屈着宁嬷嬷。

    “余太后宫里的旧物……”宁嬷嬷努力回忆着,喃喃道,“是有些旧物来着,当时太后虽然垂危,却还嘱咐过我的……”

    “姑娘喝茶。”有婆子上了茶。

    谢锦衣瞧着眼熟,迟疑道:“六婶?”

    六婶是苏福远房表妹。

    前世在庄子里见过,挺热心的一个人。

    “姑娘怎么认识奴婢?”六婶顿感惊讶。

    “远远一见,想不到果然是六婶。”谢锦衣笑,六婶知趣地退到谢锦衣身后,好言劝道,“嬷嬷仔细想想,不必有所顾忌,姑娘是好人,不会亏待你的。”

    谢锦衣不动声色地看着宁嬷嬷:“你好好想想,你放在那里了?”

    宁嬷嬷是余太后宫里出来的人,心思自然比旁人细腻,但想必宁嬷嬷也应该明白,没有谁会对一个没有用的人如此照顾的。

    若是她意识不到这一点。

    那她也算是白白跟了余太后一场。

    “奴婢,奴婢……”宁嬷嬷看了看六婶,欲言又止,六婶会意,忙道:“姑娘,你们聊,我去做饭了,姑娘留下吃饭吧!”

    待屋里就剩下宁嬷嬷和谢锦衣,宁嬷嬷才咬唇道:“奴婢想起来了,当时奴婢把余太后的一个包袱藏在了太后宫中的戏台子下面……”

    戏台子?

    谢锦衣忙问道:“还有吗?”

    “姑娘恕罪。”宁嬷嬷跪地磕头,“待奴婢好好想想,等再想起什么,奴婢自会告知的。”

    要不是她听闻谢锦衣是未来的景王妃。

    这些个秘密,她怕是要带进土里的。 2k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