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53章 烤全羊
    暮色四合。

    虽然没有风,但终究到了腊月底,天气还是很冷的。

    景王府很是意外地挂了好多红色的灯笼,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燃烧的花海,在暗夜里格外引人注目。

    “谢姑娘,这边请!”容九很是殷勤地带着谢锦衣和紫玉去了花厅隔壁的清风殿,紫玉用力吸吸鼻子:“姑娘,好香啊!”

    “谢姑娘,殿下知道您没有吃饭,特意准备了晚膳。”容九笑得跟偷吃了鸡的狐狸,咧嘴道,“清平郡主和侯爷也在,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殿下为了她不寂寞,可是煞费苦心。

    竟然把清平郡主请了来作陪。

    果然,刚进门,清平郡主就远远地朝她走来:“谢姑娘快来,就等你了。”

    “慢点,你慢点走。”徐沛在身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好脾气地劝道,“你如今比不得从前了,可不能由着之前的性子,小心点。”

    老来得子啊!

    可是不能出半点差错。

    “哎呀我没事!”清平郡主一把推开他,“你真是啰嗦死了。”

    这还是她见过的那个杀伐果断的永安侯吗?

    怎么她一有身孕,他就变得婆婆妈妈的了?

    说话间,谢锦衣已经到了眼前,搀住她,笑道:“郡主还是听话赶紧坐好,省得侯爷担心。”

    徐沛双手一摊,无奈道:“不听话。”

    “听你的话,孩子还没生出来,我倒是闷死了。”清平郡主白了自家夫君一眼,“说了好多次了,我是有身孕了,不是病了,你用不着这么小心的,今儿刚好谢姑娘也在,不信你问谢姑娘,我出来走走是不是对孩子有好处?”

    夫妻俩不约而同地看着谢锦衣。

    谢锦衣笑笑:“凡事无绝对,只要适量就好。”

    “你倒是不得罪人。”清平郡主挽着谢锦衣的手,打趣道,“今儿可是托了你的福,璟桓请我们来吃烤全羊,刚刚楚王世子比你早到一步,两人嘀嘀咕咕去了书房,很快就过来了,楚王世子说了,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谢锦衣只是笑。

    怪不得在外面就闻到香味了呢!

    说话间,两人已经绕过屏风,进了待客厅。

    待客厅设计得很是别致,中间挖了一道窄窄的浅池,里面正燃着上好的兽金炭,自带淡淡的松枝清香,数十片全羊悬挂在上空,正滋滋地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美食当前,谢锦衣也很是心情愉悦:“我们不醉不归倒也罢了,你可是不能。”

    虽然赵璟桓把她骗了来的。

    但看在清平郡主和烤羊肉的份上,她不计较的。

    两人刚刚落座,赵璟桓便跟楚云昭从回廊那边走了过来,楚云昭笑道:“谢姑娘,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们都快饿死了,你家殿下说,你不来,谁都不准动筷子呢!”

    “那是自然。”清平郡主看了看谢锦衣,打趣道,“主人不到,客人哪有先动筷子的。”

    谢锦衣微微脸热:“见过楚王世子。”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楚云昭跳身躲开,扭头对赵璟桓道,“你的准王妃来了,咱们开吃吧!”

    “好!”赵璟桓笑盈盈地看着谢锦衣,“饿了吧?赶紧入席吃饭。”

    羊肉烤得外焦里嫩。

    色香味俱全。

    厨子用小刀把烤全羊拆分成小段,才盛在铺满绿叶的木盘子里端了上去,赵璟桓和谢锦衣一桌,清平郡主和徐沛,楚云昭……自己一桌。

    羊肉一端上来,赵璟桓便用刀子切了放在谢锦衣的盘子上,温声道:“你也累了一天,多吃点,洒了点西域那边的香料,味道很好的。”

    “谢殿下!”想起那天的事情,谢锦衣又有些脸热,垂眸道,“我自己来就行。”

    其实她吃饭的时候,不喜别人替她做这做那的。

    就像吃烤全羊,直接用手抓起来啃,才是最过瘾的吧?

    显然赵璟桓不是这么想的,很是殷勤地把里脊上的肉都切下来堆满了她的盘子,自己才开始大快朵颐,清平郡主生性豪爽,不用徐沛照顾,直接用手拿起来就吃:“还别说,这西域香料还是那个味道,就是好吃。”

    徐沛举杯:“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干了。”

    赵璟桓和楚云昭纷纷举杯。

    楚云昭许是饿了,不顾形象地吃了一气,才打着咯道,“能吃到景王殿下的这顿烤全羊真的不容易啊,都许下好几次了,次次都泡汤,今儿总算是吃到了,我得多吃点,下次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吃呢,你们不知道,景王府的这个大厨腌制的羊肉,可是京城一绝,外面是吃不到的。”

    这话谢锦衣很是赞同。

    的确挺好吃的。

    反正是她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烤羊肉,尤其是上面撒的那种绿色的香料,味道真的很不错。

    “所谓美味不可多得就是如此,若是让你天天吃,那还有什么意思!”赵璟桓见谢锦衣吃得津津有味,很是开怀,笑道,“你也喜欢吃羊肉太好了,以后咱们经常烤着吃便是。”

    他的声音不大。

    却被清平郡主听了个正着,她噗嗤一笑:“那你们成亲后干脆搬到这里来住得了,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就起来烤个羊肉吃,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

    “郡主此言差矣,那个时候殿下怎么会睡不着觉……”楚云昭嘴里塞着羊肉,揶揄道,“他那个时候应该是最辛苦的时候,能不能爬起来还是个问题呢!”

    清平郡主会意,咯咯笑着骂道:“你就贫吧,你也快了,我看你爬不起来的是你。”

    赵璟桓笑而不语。

    楚云昭一向口无遮拦的,他早就习惯了。

    谢锦衣装作没听见,只顾低头吃羊肉。

    徐沛毕竟年纪大些,笑笑,没吱声,还别说,他刚刚成亲那会儿,还真是不想起床,每天都想抱着娇妻腻在床上,更别说年轻人新婚情热了。

    吃完饭,五人去了隔壁暖阁喝茶。

    屋里烧了地龙很是暖和,临窗大炕上放着桌几,众人上了炕团团而坐。

    徐沛才言归正传:“萧显最是诡计多端,三司会审的时候,抵死不认,连他抢来的那个王妃的丑事也不认,非说是别人栽赃给他的,你们说可笑不可笑?”

    “他不认也得认!”楚云昭不以为然道,“眼下皇后被禁足,萧太后隔岸观火,也没多大动静,铁证如山的事情由不得他不认。”

    “话虽如此,但他若是矢口否认,三司也是迟迟结不了案的。”清平郡主叹了一声,抿了口茶,问道,“对了,你们听说过西域那边的天香阁吗?”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