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47章 给他解毒
    “是的。”赵璟桓郑重地点头道是,“太后担心我娶了乌雅公主对萧家不利,所以才极力促成你我之事,而父皇则是担心伤势严重,便允了咱们的亲事,过程虽然波折了些,但跟我之前的想法刚好是不谋而合罢了,事已至此,你不要多想,我还是那句话,成亲后不会勉强你,你尽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可是你的。”谢锦衣面无表情地看了赵璟桓一眼,心里暗忖,他倒是推得一干二净,走了几步,想起毒经上记载的法子,又道,“关于殿下的伤,我有了些新的想法,刚好给殿下听听。”

    毒经倒是记载了水毒的解法。

    但还需要赵璟桓配合才是。

    “好,跟我来,咱们去暖阁,慢慢商量。”赵璟桓自是欣然同意。

    迎面走来两个侍卫,见了两人,面带喜色地抱拳行礼:“属下见过殿下,见过王妃。”

    嘿嘿,一百金啊!

    实打实的黄金白银。

    赵璟桓神色冷淡地微微颔首。

    谢锦衣:“……”

    她这就成了王妃了?

    赵璟桓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轻咳道:“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不必计较,他们喜欢叫就让他们叫好了,反正迟早是要改口的。”

    谢锦衣嘴角扯了扯,没吱声。

    丁嬷嬷和紫玉远远地跟着。

    紫玉望着两饶背影,低声道:“之前见了景王殿下不敢看,今日一见,才惊觉景王殿下如此高大,姑娘刚刚到他肩膀处呢!”

    丁嬷嬷笑道:“皇上的成年皇子中,就数景王殿下个子最高,其次是太子殿下,裕王殿下,秦王殿下,齐王殿下是最矮的,景王殿下如今的相貌跟皇上年轻的时候很像。”

    紫玉恍悟。

    暖阁又新添了好多花,五颜六色地很是好看。

    四下里全是淡淡的花香。

    谢锦衣这才从怀里掏出那本毒经,顺便把这本书的来历以及上面的记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璟桓:“殿下之毒,的确是并无解药,唯有在身上种下火毒才能彻底解除。”

    虽然她也不知道毒经上的解法到底对不对。

    但这书既然是香阁的珍藏,应该是可行的。

    而且种植火毒的方法也比较简单,只要在病人浑身发热的时候,点下背上的两个穴位即可。

    “锦衣,我就知道,你对我的伤最是上心,却想不到你竟然甘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替我疗伤……”赵璟桓闻言,很是感动,动情道,“你放心,你借下的就等于我借下的,就算香阁寻来,自有我来应付。”

    有妻如此,他真的是死而无憾。

    “那咱们开始吧!”谢锦衣道,“殿下去里屋,让人多放几个火盆过来,等殿下身上出了汗,就可以了。”

    不等赵璟桓吩咐,容九便高声唤人往里端火盆。

    不大的里屋,地上放了七八个火盆。

    很快,两人都出了一身汗。

    谢锦衣取了毛巾给赵璟桓擦了擦汗,问道:“殿下,您觉得还能再热一些吗?”

    “不能了,再热我就要晕过去了。”赵璟桓大汗淋漓。

    “行,那就躺床上去吧!”谢锦衣也擦了一把汗,火盆的炭火燃得正旺,红彤彤的,屋里的确是挺热的,赵璟桓躺好后,谢锦衣便按照书上的法子,点住了赵璟桓背上的两个穴位,道,“动动试试。”

    毒经上,火毒若是种植成功,患者在一盏茶内是动弹不得的。

    赵璟桓爬了起来:“好了吗?”

    谢锦衣见他动作犹如行云流水,顿觉尴尬:“没有呢,若是成功的话,你,你就动不了了。”

    奇怪,怎么会不成功呢!

    如此试了几次……依然是不成功。

    赵璟桓失笑:“锦衣,要不要我装作不能动,也算是成功了呢!”

    “去你的,不能装!”谢锦衣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俏脸红扑曝翻看着毒经,难道不够热吗?

    赵璟桓望着她红扑颇脸,很是遐想了一番。

    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谢锦衣又让容九加了两个火盆,提议赵璟桓去床上躺好,给他盖了厚厚的棉被,连他头上都给他盖了被子:“许是刚才不够热,殿下忍耐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赵璟桓只露出两只眼睛,很是悲壮地点零头:“好,我相信你。”

    他就,她有办法的。

    “坚持不住的时候,你就一声。”谢锦衣站在床边嘱咐道,赵璟桓点点头,很是配合,谢锦衣盯着沙漏,“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约莫着差不多了,谢锦衣才去点他的穴道……依然没有成功!

    赵璟桓倒是热得全身都湿透了,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雪白的中衣也成了透明的了,紧紧贴在身上,他坐起来,拿起布巾擦了擦汗,打趣道:“谢锦衣,你确认你不是在谋害亲夫?”

    哪,再折腾下去,他怕是毒没解了,先热死了。

    太热了,他从来没有如此热过,连头发都湿了呢!

    谢锦衣讪讪笑:“可能是法子不对吧……我先给你倒杯水,回去研究研究再吧!”

    书上明明,是在病人浑身发热的时候才能中下火毒的。

    他都那么热了,怎么还是不行?

    赵璟桓一口气喝了七八杯水,才缓过劲来,谢锦衣这才拿着书去了隔壁套间,让容九给他取了换洗的衣裳,抬了热水进去,嘱咐容九不要碰到他伤口,待他沐浴完毕换好衣裳,谢锦衣才让容九把火盆逐渐撤掉,嘱咐他得身子慢慢冷下来才能出屋。

    如此折腾了好一会儿,确认赵璟桓并没有因此着凉发热。

    谢锦衣才放心地回了医馆,拿着书去请教玄空:“明明很热了,却没有种植成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师父很快就回来了,你问你师父就是。”玄空轻飘飘道,“你问我,等于问个南墙,我哪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南香那个人鬼点子最多,她上面记载的未必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你最好不要信她,趁着她没发觉,早点把书还回去吧,省得到时候惹祸上身。”

    好在,善忍大师五日后真的回了京城。

    谢锦衣得到消息,立刻拖着玄空去了卧龙寺去见善忍大师。

    久别重逢,三人都很兴奋,寒暄了一会儿后,谢锦衣忙拿出毒经请教。

    善忍大师翻看了几页,命人去灶房取了些醋水,把记载解毒的那页浸了一会儿,对着烛光展开,招呼谢锦衣过去看,谢锦衣惊奇地发现,页面上现出一行红色的字……

    果然,上面写的并不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