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38章 没规矩
    “牛蛋被贵府四姑娘下了根褐草,导致失了声,却来嫁祸我们医馆,程二夫人不打算说道说道吗?”谢锦衣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沉声道,“还是程二夫人打算去官府把此事说清楚?”

    这点雕虫小技也来糊弄她?

    看来,程琳玉对她也不怎么了解嘛!

    “根褐草?”程二夫人佯装不知,睁大眼睛问道,“此事跟小女有什么关系?”

    牛蛋是喝了根褐草不假。

    但她谢锦衣无凭无据的,也不能说是程琬玉动了手脚不是?

    谢锦衣笑,慢腾腾地收起帕子,端起茶碗轻抿了一口:“既然夫人不知道,那就去巡防营问问吧,我想巡防营的官爷们会告诉你的,或者是请程四姑娘回去翻翻医书,根褐草究竟应该怎么用!”

    丁嬷嬷看了看程二夫人,嘴角扯了扯,没吱声。

    “谢姑娘,此事事关小女名声,可不能随意猜测,我这次来,就是打算跟姑娘私了此事的。”程二夫人见谢锦衣依然坐在藤椅上,压根就没让她坐的意思,心头不禁压了一口恶气,好歹也是安平伯府的姑娘,怎么这般没规矩?

    难道客人来了,就不知道让客人坐下吗?

    越想越窝火。

    但为了女儿能顺顺利利地出嫁,她还是勉强陪着笑脸。

    “来不及了,人已经送到官府里去了。”谢锦衣淡淡道,“我说过,只等一盏茶工夫的。”

    为了陷害她,程琬玉竟然给自己的下人下毒。

    如此毒辣之人,跟齐王倒也般配。

    “谢姑娘,我不懂什么根褐草,也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程二夫人不死心,继续说道,“谢姑娘,俗话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请谢姑娘通融几分,只要谢姑娘答应私了此事,条件随便姑娘开,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一定会做到的。”

    谢锦衣放下茶碗,慢腾腾地起身道:“并非是我不通情理,而是贵府做事太狠,不给自己留后路地上门来闹,如今,二夫人反倒是来教导我给自己留后路吗?难不成程府在京城这么多年,就是如此行事的吗?”

    丁嬷嬷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谢锦衣,依然是没吱声。

    空气一样的存在。

    “谢姑娘误会了,自然不是这样的。”程二夫人讪讪道,“我是诚心过来跟姑娘道歉的,说起来总是我们理亏,我愿意多拿出一千两银子给姑娘赔不是,还请姑娘原谅。”

    多拿出一千两银子?

    “你以为我们医馆没见过银子还是怎么着?”玄空冷笑,倚在门框道,“老朽活了一把年纪了,还从来没见过像你们如此嚣张的人家,昨天闹了一天还不够,今天还接着来闹,如今你们想私了就私了,不想私了就不私了吗?横竖天下的便宜岂不是都被你们占尽了?若是要真赔礼道歉,最低三千两,少一文都休想!”

    三千两?

    抢银子啊!

    偏偏程二夫人还不能讨价还价。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谢姑娘,谢姑娘在吗?”容九急匆匆地走进来,见了谢锦衣,忙道,“谢姑娘,您好些了吗?”

    “好多了,容护卫有事?”谢锦衣平静地看着他,容九挠挠头道:“谢姑娘,殿下伤口又疼了,麻烦您过去瞧瞧吧!”

    丁嬷嬷看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容九,天气有些阴沉,虽然不是太冷,但瞧着像是要下雪的样子,容九忙道:“马车都安顿好了,殿下刚刚回了景王府,知道姑娘病着,我们不会让姑娘太过劳累的。”

    “那就走吧!”谢锦衣转身去了里屋收拾药箱,程二夫人紧跟了过去,“谢姑娘,三千两就三千两……”

    谢锦衣不看她,淡淡道:“那就依夫人所言,出三千两银子的医药费私了吧,只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姑娘请讲!”程二夫人眼前一亮。

    “程四姑娘欠我一声道歉,日后见了,让她给我道个歉就成。”谢锦衣麻利地收拾好药箱,提着往外走,程二夫人亦步亦趋地跟了出来,“姑娘放心,我一定回家给她说。”

    只要不闹到官府里去就行。

    “好,那就这么着吧!”谢锦衣点点头,对玄空道,“师叔,我要去景王府出诊,您招待一下二夫人,把二夫人赔给咱们的三千两银子分给生姜和白术即可,他们的伤可是要好好养养!”

    “没什么可招待的,去柜上付了银票就好。”玄空轻飘飘道,“若有下次,就不是三千两银子这么简单了,非上官府不可。”

    程二夫人忍下怒气,态度很是谦和,一言不发地付了银票,匆匆上了马车,扬长而去,有生以来她还从来没有如此憋屈过……

    马车里放了火盆。

    很是暖和。

    直接停在了暖阁门口才停下来。

    丁嬷嬷和紫玉被留在外套间喝茶,谢锦衣则提着药箱进了里屋,赵璟桓躺在床上,正睡着,见谢锦衣来,忙起身下床:“你好些了吗?有没有吃药?”

    “无碍了。”谢锦衣放下药箱,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床,“躺下。”

    赵璟桓顺从地躺了上去,问道:“要不要脱裤子?”

    他可是很配合的。

    “不用!”谢锦衣微微有些脸热,上前把他的裤腿挽了起来,解开纱布一看,伤口处倒是愈合得不错,只是四下里竟然有些红肿,皱眉道,“殿下又碰了水?不是说不能碰水的吗?”

    “是不小心洒了些水,并非有意……”赵璟桓见她表情严肃,忙问道,“是不是还要再动一次刀?如果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的。”

    谢锦衣顿觉无语。

    沉默半晌才道:“若是碰一次水动一次刀,那殿下还要这条腿不?”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赵璟桓信誓旦旦地道,谢锦衣没吱声,取了药粉重新给他换了药布,又给他针灸了一番,嘱咐道:“躺床上别动,我出去开个药方,一会儿再过来把脉。”

    “我听你的。”赵璟桓目光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落了落,温声道,“我让人熬了鲜果汤,待会儿你喝点,你可不能倒下了。”

    谢锦衣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谢姑娘,殿下怎么样了?”容九上前问道。

    “我这就开个方子,有味药怕是只有宫里有,你待会儿照着药方去抓药即可。”谢锦衣走到案几前,紫玉上前磨墨,容九忙道,“姑娘放心,只要是宫里有的,属下很快就取来了。”

    丁嬷嬷依然坐在椅子上喝茶,不吱声。

    待容九拿着药方走了,谢锦衣才又进了里屋,坐在他床边,凝神把脉,女子微凉的指尖搭在他的脉搏上,触感清凉润滑,他不禁有些怦然心动,刚想说什么,谢锦衣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