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30章 较量
    “知道。”谢锦衣淡淡道。

    只要程琳玉不找茬,她就不会搭理她。

    至于这个程姑姑,若是她想为难她,她是不会客气的。

    “那就好。”程姑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道,“谢五姑娘,你记住,你们谢家不认程琳玉,并不代表她没有家人,若是有人再欺负她,我可是不答应的。”

    她程家的姑娘岂是能让人随意欺负的。

    “姑姑放心,只要她安分守己,就没人注意她的。”谢锦衣嘴角微翘,徐氏已经没了,程琳玉从来不是她的目标,但她若是非要自讨其辱,那就没办法了。

    说话间,程姑姑引着谢锦衣进了离正殿不远的芷萝殿的暖阁:“你先在这里休息,待会儿会有人送来午膳,试药四个时辰后,你就能离宫了。”

    “多谢姑姑。”谢锦衣微微福身。

    墙角兽头香炉里缓缓冒出丝丝袅袅的淡烟,屋里全是淡淡的茶香,靠窗的桌几上放着一盆白色的山茶花,许是因为屋里温度稳定,山茶花已经抽了花苞,掩映在绿色的枝叶中,楠木门窗桌椅在柔和的天光下泛着温色的光芒,奢华大气,看来程姑姑的确是很得宠的。

    一个绿衣宫女进来奉了茶。

    盈盈退了出去。

    接着又一绿衣宫女端了午膳过来,头也不抬地放下就走,四菜一汤,还算丰盛。

    紫玉没有跟进来,而是被留在正殿那边帮着捣药。

    谢锦衣信不过程姑姑,没碰那些饭菜,也懒得用银针试毒,从荷包里取了粒人参养荣丸含在嘴里,站在窗前往外看,这才发现院子里栽了不少的梧桐树,有喜鹊在光秃秃的树枝上跳来跳去,有宫女往地上撒了一把红豆,立刻有喜鹊飞下来啄食,那些喜鹊不怕人,反而围着宫女左右讨食,看样子早就喂熟了。

    不多时,一个身影从窗前闪过。

    紧接着,有人走了进来,来人见了谢锦衣,惊喜道:“五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是徐慎行。

    “徐大少爷。”谢锦衣冷冷看着他。

    “五妹妹,这些日子你还好吗?”徐慎行似乎并不在乎她的冷淡,反而快步走到她面前,深情款款地看着她,“五妹妹,我做了荒唐事,追悔莫及,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最在乎的人,依然是你,有好几次我去府上看你,都被谢明渊挡了回来,他不让我见你,五妹妹,你能原谅我吗?”

    “不能!”谢锦衣不看他。

    他再说下去,她都要吐了。

    从来都没有发现,徐慎行是如此的不要脸。

    “五妹妹,你真的那么恨我吗?”徐慎行不依不饶地问道,“难道咱们青梅竹马的情意就一点都没有了吗?”

    之前她黏着他,恨不得天天跟他在一起。

    他觉得她对他的感情要比他对她深刻的多,如此深刻的感情绝对不会是因为一件事情而全部抹杀的。

    “当然没有了,要不然,你还以为会有多少?”谢锦衣反问。

    “五妹妹,我都知道我错了,是我鬼迷心窍,都是我的错,我只求你能原谅我。”徐慎行信誓旦旦道,“你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的。”

    “就算我原谅你,相信你对我是真心的,那又能怎样?”谢锦衣不动声色地问道。

    半年不见,这男人竟然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了吗?

    “只要你原谅我,愿意跟我回到从前,我保证不会亏待了你。”徐慎行见谢锦衣松了口,想要去拉她的手,谢锦衣嫌弃地抽身走到门口,徐慎行忙跟了过去,认真道,“给我时间,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休了程琳玉,再迎娶我?”谢锦衣冷笑。

    “五妹妹,不管如何,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徐慎行伸手想去抱她,啪地一声,一个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谢锦衣沉着脸道,“这是警告你,以后不准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五妹妹……”徐慎行的呼吸突然有些急促,又朝她扑了过来,谢锦衣眼疾手快地拍了一把他的肩头,徐慎行瞬间立在那里不能动,一个趔趄倒了在藤椅上,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谢锦衣拍拍手,抬脚出了暖阁。

    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更让她意外的是,院门也被锁住了。

    谢锦衣什么都明白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掏出火折子,快步走到灶房那边,点着了堆放在门口的干柴,干柴迅速燃烧起来,冒出浓浓的黑烟,顺手把火折子扔进火堆里,既然程姑姑敢算计她,她就敢点了她的芷萝殿。

    很快有人瞧见浓烟跑了过来。

    无奈,院门是锁着的。

    干柴迅速蔓延,乘着风势,整个窗户已经烧了起来,浓烟夹着火光冲上了屋顶,外面的人慌乱地喊着说取钥匙,有人说不知道谁锁的门,找不到钥匙,程姑姑凌厉地声音传来:“谁锁的门?不想活了吗?赶紧救火啊!”

    一团乱。

    很快有婆子取了钥匙过来开了门。

    众人蜂拥而入,纷纷取桶救火。

    谢锦衣趁乱去了正殿。

    紫玉迎面跑了过来,惊慌失措地问道:“姑娘,您没事吧?”

    刚刚她听说芷萝殿走水了。

    吓得差点站不起来,若是姑娘有个三长两短,那她也不活了。

    “没事,药配好了吗?”谢锦衣若无其事拉着她回了正殿,紫玉这才放了心,擦了擦额头的汗,“还差干茶花没有捣碎,其他的都好了。”

    那个程姑姑说,光是试药就得两份。

    第三份才是萧太后用的。

    “干茶花不用捣碎了,直接放进药包就好。”谢锦衣麻利地把茶花装进药包系好,放进托盘里,对两个婆子道,“可以试药了。”

    两个婆子捧着托盘下去。

    萧太后有午睡的习惯,还没有起身,正殿虽然静悄悄地,但不远处的芷萝殿都在忙着救火,难免动静大了些,不一会儿,萧太后便从里屋走出来,不悦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吵?”

    “回禀太后,芷萝殿走水了。”贴身宫女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什么?芷萝殿走水了?”萧太后吓了一大跳,“好端端地,怎么会走水?程姑姑没事吧?”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