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锦医归 > 第223章 看宅子
    谢锦衣在卧龙寺的落云居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医书,也没找到想要的答案。

    到底是什么毒遇水就发作?

    医书上并没有记载。

    想到下个月就是年底,到时候善忍大师便会云游归来,她又松了口气,把书架上的书一一整理好,落了锁把钥匙还给小沙弥元由。

    元由默默接过钥匙,双手合十退下。

    天气愈发阴沉,还飘了点雪花。

    四下里白蒙蒙地一片。

    谢锦衣提着裙摆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紫玉小心翼翼地挽住她的胳膊:“姑娘小心。”

    “不用扶,我自己走就行。”谢锦衣停下脚步,风雪中的京城和京郊勤义坊大片大片的房舍田地尽在眼底,熟悉而又陌生,前世这个时候她还在庄子里苟延残喘地度日,不久后边境动乱,永安候和清平郡主双双西下御敌,徐慎行承袭世子爵位,如愿成了永安侯府的世子。

    程琳玉初嫁时还曾经威风凛凛地带人去庄子里看她,说徐慎行如何如何宠她,她的铺子收益如何如何……当时她也是这样仰望着卧龙寺,不敢奢望重来一回,但求尽快摆脱这一切的一切……

    “姑娘,您看那边,好长的队伍。”紫玉指着城外官道,官道上整齐有序地走着数百名身穿盔甲的官兵,其中为首几人骑着马,后面还跟了几辆马车,一行人慢悠悠地进了城,谢锦衣望着猎猎战旗上的字,淡淡道:“是萧大将军回京了。”

    萧大将军从西北驱逐的那些老百姓已经被赵璟桓妥善安置。

    但赵璟桓却始终隐忍不发,也许就是等着萧大将军回来吧!

    “姑娘,听说萧大将军每年都纳妾室,后面马车上坐着的肯定是他的妾室们。”紫玉一脸八卦,啧啧道,“想不到父亲风流,儿子倒是墨守成规的,听说萧大人至今连个妾室都没有呢!”

    谢锦衣慢慢地下着台阶,笑道:“儿子不一定非得像父亲,龙生九子,还子子不同呢!”

    要不然萧恒怎么会成为京城闺阁女的梦中人呢!

    身后,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两个身影走来,两个婆子撑着伞分别小心翼翼地挽着自己的主子,边走边嘱咐道:“少奶奶千万慢点,这初下的雪可是最容易滑倒的。”

    “四姑娘脚下也当心。”另一婆子也叮嘱道。

    紫玉听着有个声音异常熟悉,回头看了一眼,悄声对谢锦衣道:“是六姑娘。”

    谢锦衣自顾自地地往下走:“咱们赶紧回去,还要回去看房子呢!”

    话音刚落,程琳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那不是五姐姐嘛,刚刚在寺里怎么不见你们呢?”

    说着,一行人已经到了眼前。

    程琳玉挽住一个身穿绿色斗篷的妙龄女子,两人看上去眉眼有些相似,却又不是很像,绿衣女子的个子比程琳玉要高些,看人的时候下巴微扬,一脸的傲慢,池妈妈上前福了福身,面无表情道:“奴婢见过五姑娘。”

    谢锦衣淡淡道:“原来是六妹妹。”

    徐氏死后,池妈妈便毛遂自荐去了永安侯府伺候程琳玉。

    因池妈妈是徐氏的陪嫁婆子,卖身契不在谢府,也没人阻拦她,随她去。

    “五姐姐,这是程四姑娘程琬玉,我的堂妹。”程琳玉很是热络地解释道,“也是齐王殿下的准侧妃,下个月就办喜事了。”

    要不是齐王伤得重,这几天就抬进府里去了。

    她就是想让谢家的人看看,她程琳玉再也不是当初在谢家缩手缩脚的拖油瓶了,她有程老姑母,还有齐王侧妃的堂妹,并不比他们谢家差。

    程琬玉抬抬眼皮,不冷不热道:“谢五姑娘安好。”

    齐王跟谢锦衣的事情她早就听说了。

    要不是想有个好名声,她早就一个耳光扇过去了。

    听说齐王至今还躺在床上不能动,下个月她成亲,齐王能不能下床还是个问题呢!

    说起来,这一切都怪这个谢锦衣!

    “恭喜程四姑娘。”谢锦衣目光在她面上一扫,转身继续往前走,她不想跟她们闲扯,也无需因为面子再跟她们虚与委蛇的。

    “五姐姐慢走。”程琳玉盯着谢锦衣的背影,谢锦衣,咱们走着瞧,她母亲的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三姐姐,既然人家不肯赏脸,咱们又何必强求。”程琬玉挽住她的手,冷冷道,“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路上,紫玉愤愤道:“姑娘,那个程琳玉真不是个东西,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齐王侧妃嘛,咱们还不稀罕呢!”

    “嘴长在别人身上,咱们何必跟她们过不去。”谢锦衣望着窗外,“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咱们回去看房子,这次咱们一定要好好挑挑。”

    紫玉这才兴奋起来。

    苏启打听到了三个大宅子,其中两个在崇正街,离医馆和药铺比较近,要价也合理,都在一万两银子左右,谢锦衣当下去看了看那两个最近的宅子,不怎么满意,一是嫌太闹腾,二是宅子太老旧,有好几间房子都塌了,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他们进去的时候,还惊扰了好几个乞儿,里面破被子锅碗瓢盆什么的堆了一堆,看样子已经废弃好久了。

    另一个最大的在义澜坊,离安平伯府不远,原来义澜医馆的斜对面,来回需要坐马车,但胜在环境清幽,面朝大街,是朝中一位重臣的宅子,五年前那位重臣告老还乡,落叶归根才挂在房牙子那里卖的,只因要的银子太高,一直无人问津,这宅子房牙子报价是六万两!

    谢锦衣也觉得挺贵的,但看了宅子,她当即就拍板定了下来。

    这宅子除了离医馆有些远,有些贵,其他地方都堪称完美,雕梁画栋,小桥流水,假山凉亭,应有尽有,最让谢锦衣心动的是宅子里还有一个荷花湖。

    时值深冬,大片大片的残荷卧在湖面上,薄冰下面依稀可见红色的锦鲤,红木回廊蜿蜒其上,大气磅礴,踩上去给人的感觉很是厚重踏实,可见贵有贵的道理。

    “姑娘放心,等房牙子通知了卖家,取了契约来,这房子就是姑娘的了。”苏启见谢锦衣看中了这处宅子,也很是高兴,“当时看宅子的时候,我也是觉得这处宅子最适合姑娘,只是姑娘当时说想离崇正街近一些,才没有极力推荐这个宅子,可见这宅子还是跟咱们有缘的。”

    “姑娘,奴婢觉得这宅子离医馆也不是很远,一盏茶的工夫就到了。”紫玉西瞅瞅,东看看,越看越喜欢,一回头瞧着不远处,竟然有个秋千架,惊喜道,“姑娘,快看快看,这里还有个秋千架呢!”

    这宅子,除了贵,一点毛病都没有!

    看完宅子,谢锦衣心情不错,早早回府歇下。

    第二天前晌,又去了景王府给赵璟桓看伤。

    赵璟桓早早便站在大门口等着她,看上去神清气爽。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