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另一个办法
    李天照继续保持沉默,把交涉的事情丢给那两个王将。

    同来的王将言语中越来越顺溜,分明是捂着良心的话说了开头,接着说就更容易了。

    “玄天武王一直欣赏山涧武王这等天仙般的人物,女中仙子,女中豪杰,女中战神!大地武王待人实在太过苛刻,以至于众人齿寒,如今在风武王和玄天武王,以及三十六武王联盟的围攻之下,领地日益减少,要不了多久就会打到山涧之地。玄天武王唯恐山涧武王被别人抢了去,这才派我们过来,还请山涧武王了解玄天武王的拳拳之心,随我们回去。”

    “哈哈……玄天武王有这样的诚意,让本王实在难以拒绝啊!只是大地武王待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但对本王嘛,还是不错的。”山涧武王果然听的高兴,却不忘谈关键的利益。

    “山涧武王放心!大地武王每年供给多少混沌之气,玄天之地只多不少,去了武王殿,还为山涧武王安排四位武王侍!”那王将直接把玄天武王交待的条件丢出来,觉得今天果然不必动手了。

    山涧武王其实也明白眼前的处境,虽然还没打到竹林之地,但天下的大武王分明有心清扫别的武王,如她这样的,如果大地武王这里安稳,她还可以继续当附属武王下去。但现在的局面,风武王和三十六武王联盟早晚会打过来。

    如她这样的武王,都得面临选择,是去武王殿里给大武王分忧,还是不惜一死以抗命?

    原本眼前的局面,还不足以决定大地武王的胜负,毕竟这种体量,丢失的领地不是关键,可以短期内失去,也能够迅速夺回。

    只是,山涧武王听说大地武王在七星之地被玄天武王和七星武王重创,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如此一来,大地武王这条船,分明是在慢慢沉没。

    只是,这消息的真假,她还不能确定。

    倘若能继续这么当附属武王,她又如何愿意去武王殿里替大武王分忧?

    当初她甘愿当附属武王,不就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吗?不就是觉得这般当个逍遥自在的武王也不错吗?

    山涧武王考虑着,一时不能决断,眼睛就瞄上了李天照,有心拖延些时间仔细考虑,再者,她从开始就盯上他了,于是就笑着说:“这位不喜欢说话的是谁?长的可真不赖,我就喜欢这种不苟言笑的男人,特别有征服欲。”

    “这位是孤王,性格一贯如此,玄天武王所以派孤王前来,就是怕遇到别的武王派人来抢了先。有孤王在,就算遇到旁人也来当说客,也能打发了。”那王将言语里暗示的明白了,说孤王是来打发别人的,其实就是在说,山涧武王若不投降,孤王就是了结她的,自然也是叫她别打孤王的主意。

    “哟,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孤王呀!”山涧武王寻思着还得仔细想想,就拖延着时间说:“玄天武王如此看重,本王当然也愿意去玄天武王殿,只是说了这么多,毕竟不是玄天武王亲口对本王的许诺,要让本王相信嘛——也简单,大家都知道本王喜好男色,孤王这般的更是见着了从不肯放过,只要孤王如他们这般侍候本王半个时辰,此事就定了!”

    那王将当即夸张的叫道:“孤王何其有幸也!能被天仙般的山涧武王看中!如此便宜的馈赠,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啊!想必孤王此刻已经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心了!只是——我却不得不提醒孤王,玄衣王将可是玄天武王氏族,纵使是山涧武王的青睐,你也不敢受领的啊——”

    李天照差点就准备直接拔剑了,亏得那王将一番话救场,于是就继续沉默,忍着没有发作。

    “玄天武王氏族又怎么了?本王不过是一亲芳泽,孤王又不掉块肉!再说了,你们口口声声诚意拳拳,此事我们不说,回去了也只有玄天武王知道,本王当然口风严谨,毕竟往后要在玄天武王殿里生活,也不会逞一时口舌之快惹玄天武王氏族的王将记恨,你们不必有顾虑。”山涧武王这时已经考虑的差不多了。

    她觉得大地武王的船如果不是要沉了,玄天武王也不会如此做法,胜负未决就去动人附属武王,那就会招致大地武王更激烈的报复手段,倘若是边界之外的附属武王被杀了,对玄天之地的影响可大的多。

    因此,没有定胜负的话,除非有特殊的理由,否则是不会升级到这种手段的。

    眼下,玄天武王派王将来了这里,看来大地武王时日不多该是真的,所以才不怕大地武王用对等手段反击报复。

    只是,山涧武王自觉是武王身份,看重了孤王,这般简单的条件他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嘛,就是玄天武王在这里,也肯定会要孤王答应。

    区区王将,死上一群也不如她这样的武王能替玄天武王分忧来的更重要。

    “山涧武王体谅孤王,玄衣王将厉害,又不容旁人插足她与孤王之间,此事纵然孤王千万般愿意,也实在是……”那王将故作为难,话没说完,就被山涧武王打断了说:“哪里来的这么多啰嗦!都不多嘴就好了,孤王自己不会说,本王也不会,若是旁人知道了,那就是你们两个说的,直接寻你们问责就是了。”

    山涧武王说着,一脚把身边的一个男人踹开,然后就冲李天照道:“孤王快过来,就补他的位置,看到他刚才是怎么做的了吧?学他那般就好了。”

    那两个王将只好把求助的目光落在李天照脸上,一个离的近的就低声说:“能不动武最好,关键是武王更需要她投降,明明可以投降却变成击杀的话,孤王必然责罚。为了玄天武王的大事,孤王就忍忍吧!说是半个时辰,也不是需要那么久,她这样的,其实也不在乎侍候她舒服的是谁,孤王走个流程,满足她心理上的征服欲了也就行了,最多三分之一刻钟,我们就说话打断,山涧武王届时也不好再强求。”

    李天照没什么表情的望着山涧武王问:“山涧武王把这有条件视为必不可少的一环吗?”

    “本王提了如此简单的条件,难道还能讨价?再说,能让你占着本王的便宜,是你的幸运!孤王莫非是声名太大了,就忘记自己是王将而非武王了?”山涧武王不甚耐烦了,言语也透着不客气。

    “如此,请两位王将外面等候,没有我招呼,千万不可进来。”李天照这般说法,那两个王将理解的点头答应,离得近的那个临末还低声说:“一会光线弄暗了,看不清她脸就好了,其实不看头脸,还是不错的。孤王的忠心,我们一定如实让武王知道。”

    李天照没做声,等那两个人出了正厅,他就对山涧武王说:“还请山涧武王能把殿门及窗户封住,不让他们能窥见。”

    “哟,原来孤王还如此害羞啊!”山涧武王觉得多余,她就喜欢旁人看,却也无可无不可的操纵混沌之气,密封了正厅的门窗,末了说:“孤王过来吧……你!”

    李天照缓缓拔剑出鞘,看着山涧武王说:“既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那就只好动手了。把山涧武王请回去并不是只有满足你的条件一个办法,打趴下了散去混沌之气,捆着抬回去也一样!”

    “好一个不知所谓的猖狂王将!真以为自己能跟武王对抗了?如此不知死活!好!你不愿意从了本王!今天偏要你从!越是反抗,本王越是有征服的快乐!等本王把你打趴,还要你尝尝被三个男人轮番侍候的滋味!”山涧武王说罢,那三个男人全都跑开了,看来是不敢留在这里碍手碍脚。

    李天照可没以为眼前这是决斗,所以,没准备等山涧武王去拿兵器,直接挥剑就斩了过去!

    飞旋的剑光一闪,斩在山涧武王的脖子上。

    山涧武王不闪不避,脸上挂着嘲弄的笑,混沌霸体的彩光挡住了这一剑,她看着李天照一次又一次的挥剑斩过来,却只是自顾转身,朝后面的兵器架过去,嘴里说着:“全当热身了,孤王可要卖力一些,才能早些打散了本王的霸体。”

    山涧武王是混沌霸体碎片之力,混沌印是小风语,小光镜,战印绝技是冲击。

    属于很强力的战斗类组合,这些信息李天照早就知道,也是因此,那两个王将也实在不愿动手,想也知道,混沌霸体状态下又有小风语,不怕人攻击又仗着小风语的出手速度狂攻,对手简直就如同是在单方面挨打。

    霸体不是一会就能够打散的,眼看着山涧武王迈步前行,隔着薄薄的光雾,都能看到兵器架了。

    李天照突然发动战印绝技冲锋,抢先到了兵器架前。

    然后发现,那上面竟然有好几把武器!

    夹缝武王和竹林武王的兵器架都空荡荡的,料想也是有好兵器早上缴给了大地武王,又或者是后来被驻守的王将各种手段弄走。

    山涧武王这里,却有七种兵器之多,看材质,至少都是混沌之石级的。

    ‘因为山涧武王没有光复的野心,只是享受男色,所以大地武王对她反而优厚吗?’李天照暗觉不妙,这么多武器,他也不能都带着,想要避免被山涧武王拿着,难度当然大幅度提高。

    不过,李天照仍然有信心。

    他抢先到兵器架前,挥剑把七种兵器全扫飞了出去,凭借气流的变化,他清楚的知道兵器分别落在了哪里。

    如此一来,自然能总是抢在山涧武王之前。

    可是,李天照突然发现,刚才跑开的三个男人,竟然在到达了正厅的两面墙壁后,突然又折向冲了过来。

    ‘怎么回事?’李天照暗暗疑惑,就看见首先冲回来的那个男人握着剑,发动冲锋绝技,穿过迷雾,猛的杀了过来!

    若不是有捕捉气流变化之能,李天照或许真会没有防备,但此刻,他却早就等着,错步避开了袭击的同时,顺势一剑斩断了那男人的身体。

    可是,那男人没有倒下,冲势停下来的时候,断处已经生长连接了起来。

    ‘难道那三个男人全是山涧武王的不灭王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