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心无极 > 第五十二章 我要报仇
    可是以丁隐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冲到薛无极前面呢,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薛无极的手下踢翻在地上。

    “不自量力,就凭你还在我们井里下毒?今天还自己送上门来。既然来了,就让我送你去见你那娘亲吧,正好在地府与你那娘亲相聚”薛无极说着拿起旁边的棍子就向丁隐慢慢的走去。

    此刻的丁隐却是抱着肚子跪坐在地上,疼的直冒冷汗,但是那双不甘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盯着向他走来的薛无极。

    可是薛无极是什么人。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太多了,或许他自己都数不清,怎么可能有那一丝的畏惧之心呢。

    只是奸笑着向丁隐继续慢吞吞的走着,像是为了在精神上折磨丁隐一般。

    李翔原在房顶看的一清二楚,那丁隐没有一丝修为,虽然隐隐有玄气环绕,那只是他的天赋罢了,不代表他自己有玄气。

    李翔原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出手,如果没遇到也就算了,可是让他碰上了,他不可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至少目前李翔原还没有那么铁石心肠。

    于是就在那薛无极要挥动棍子,丁隐闭目等死之时,李翔原出手了。

    良久丁隐感觉不到棍子落在自己的身上,不觉疑惑睁开眼睛,然而看到的一幕确是让丁隐惊掉了下巴。

    薛无极和几个手下都悄无声息的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而他前面却是站着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少年。

    而这个少年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这不是,前几日救了自己的那少年吗?他怎么会在此”丁隐心里想道。

    但是立马跪下说了一句“恩人”就向李翔原拜了过去。

    可是李翔原又怎么会让他拜自己呢,于是用玄气拖住说道:“你不用如此,我也是刚好路过,看到你又被他们欺负,我就看不惯出手了而已。”

    “恩人,您前后救了我两次性命,丁隐不知这辈子如何报答。”丁隐感激地说道。

    “没什么,只是顺手而为罢了,薛无极这种人早就该死,我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他们都死了?”听到李翔原的话丁隐震惊道。

    李翔原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

    丁隐站起身拿起旁边的棍子走到薛无极尸体旁边一遍又一边的击打着,直到自己筋疲力尽倒在地上。

    同时满脸泪水,一边打一边说:“混蛋,狗东西,害死我娘,娘,孩儿给您报仇了”等等的话语不断地传出。

    其实李翔原也是没说实话,帮助他不仅仅是因为路过,他跟着丁隐如果有事想帮一把是不假,但是真正对薛无极起了杀心的,就因为是娘亲这俩字。

    在李翔原的心理娘亲不仅仅是一个执念更是他心里深深的一根刺。

    而李翔原看到丁隐为了给自己的娘亲报仇的执着,也同样是触碰到了李翔原内心最深处,这也是李翔原出手的原因。

    而这一出手却是没留一丝余地,直接把几人全部秒杀,毕竟都是普通人,在李翔原这个纳玄后期手里怎么可能有反抗的余地呢。

    只感觉一阵清风略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翔原看了看已经被丁隐打的毫无模样的尸体,背起因为过度使力和精神受创昏迷的丁隐向着学塾走去。

    然而这些却是被躲在某处的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看到了。

    等到李翔原走远之后,那人悄悄地看了眼薛府园中一眼,就匆忙向着外面跑去。然而李翔原却是没看到这一幕。

    当李翔原背着丁隐走进学塾的时候,也是引起了不少的骚动。毕竟现在的李翔原可是整个剑天学塾的名人,暗地里可是有不少的女学员暗送秋波。

    而今天李翔原却是背着一个不知名的少年进入了学塾。怎能不引起热议呢。

    李翔原现在可没空理会这些人,越过人群直奔宿舍而去。

    留下一脸疑惑的少年们,三三俩俩的议论李翔原带回来的是什么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少年们眼里都透着崇拜,而少女们却是都一脸花痴相。

    “要是能得到翔原学长的青睐就好了”一个少女红着脸看着李翔原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可是这也是很多少女们的想法。

    或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整个修玄界以实力为尊,长相只是次之,李翔原虽说还可以,但还真没法说是帅。

    李翔原进到宿舍之时展风赶了过来,帮李翔原把丁隐放在了李翔原的床上。

    “公子,这人是谁啊?”展风疑惑的问道,按展风的了解整个郡城李翔原应该没几个认识的人啊,但是让自己回来,公子却是背着一个人回来。

    “哦,这人前段时间我跟他有一面之缘,看到他昏倒我就背回来了,没什么事。”李翔原知道有些事情没必要说的那么清楚。

    “原来如此,我刚给您打了热水,您要不要洗个热水澡”展风说道。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此时丁隐还没有醒过来,只是嘴里不停地喊着:“娘亲娘亲”

    很快:“啊”的一声就从睡梦中惊醒。

    丁隐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但是却看到旁边坐着的李翔原。

    李翔原看到丁隐醒了过来笑了笑说道:“你醒了?怎么样好点了吗?”

    “多谢恩人,感觉已经好多了。恕丁隐唐突,至今不知恩人的名讳,还望告知”丁隐恭敬地说道。

    “李翔原”

    “原来恩人叫李翔原,那我就叫您李恩人吧。”

    “没那么麻烦,我应该比你大一点,今年十五岁”

    “行,那我也就不矫情了,我就就你一声大哥了。但是大哥的恩情小弟铭记于心”

    “哎,算了。”

    就在这时展风却是懂事的端来两个人的饭菜。

    李翔原和丁隐边吃边聊,丁隐也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李翔原。

    原来丁隐本不姓丁,叫慕容隐。自己的母亲是乾坤帝国慕容家的丫鬟,是因为丁隐的父亲慕容百酒后乱性与丁隐的母亲发生了关系,而丁隐的母亲怀了丁隐。

    但是就一个丫鬟的身份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慕容氏未来家族族长的妾氏呢,结果就被赶出了慕容家。

    但是慕容家还没打算放过母子俩,派杀手追杀。这也是慕容家为了颜面,毕竟在家族里杀死母子俩会被对手挖出来打击家族,

    只能逐出家门,还是这个丫鬟勾引少族长的名义。

    但是慕容家又不想让他们在这个世上留着,又不能派自己的族人,只能暗中派杀手追杀。

    可是天不绝路,或许也是母子二人命不该绝,那杀手看到丁隐的母亲苦苦哀求放过自己的孩子,于心不忍最终放了他们母子离去。

    毕竟是修玄之人,一个手无寸铁的怀着孩子的女人,怎么下得去手呢,尽管是杀人如麻的杀手。

    可是慕容家却是做了这个决定,因此丁隐和丁隐的母亲可谓是恨透了慕容家。

    丁隐的母亲伤心欲绝之下,也把儿子的姓改为自己的姓“丁”。

    而几番辗转,丁隐的母亲怕慕容家知道他们没死会在派杀手,于是就一路乞讨来到了这偏僻的科蓝王国的海昂君中。

    将近十年的时间都在流浪,这让一个平常的女性患了很多的暗疾,丁隐为了给母亲治病,小小年纪各处打工,可是根本杯水车薪,还因为年纪小被欺负往往拿不到工钱。

    没办法才做了小偷,而那一次被薛无极追杀遇到李翔原也是这个缘故。

    可是那薛无极贪图丁隐母亲的美貌,三番五次的骚扰,想要把丁隐的母亲纳为妾。丁隐的母亲誓死不从,最终酿成了悲剧。

    知道丁隐的过往李翔原不免起了同情之心,对于丁隐的遭遇感慨万千。

    从丁隐阴狠的眼神李翔原也知道,丁隐是想复仇,可是那慕容家像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一样立在丁隐的面前,让丁隐根本无从使力。

    这也是丁隐心中解不开的心结。

    “你想不想修玄”李翔原忽然说道。

    听到李翔原的话丁隐忽然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说道:“大哥,你能帮我?”

    “嗯,你可以加入剑天学塾,我看你身体周围有一丝玄气环绕,你的天赋应该不差,怎么会没加入学塾修玄呢?”

    “唉,说来话长,我何尝又不想呢,每时每刻都在想,但是母亲病重,必须有钱治病,而加入剑天学塾的费用我是真的拿不出,如果加入一些家族,我自己又没有开始修玄,人家也不要我。”丁隐无奈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样吧,你这里的学费我帮你出了”李翔原看着无奈的丁隐说道。

    “什么?这···这···”

    “放心吧,我也不图你什么,只是觉得跟你投缘罢了”李翔原笑了笑说道。

    “那就多谢大哥了。请受小弟一拜”说着就要跪下。

    李翔原又怎么会让他跪下呢,于是托起丁隐说道:“你要是认我这个大哥,以后就别来这一套了,我不喜欢。我帮你仅仅是把你看做是自己的兄弟,认为你是值得一交的人”

    丁隐眼角出现泪痕斩钉截铁的说道:“多谢大哥,今生誓死不弃,如若违背永不超生。”

    李翔原拍了拍丁隐的肩旁却没说什么。

    李翔原本来就不图他报答什么。

    但是李翔原却是看到丁隐那严重看向远处的一丝寒意,不仅皱了一下眉,李翔原知道丁隐在想什么。

    李翔原叹了口气心里想道:“不知道让丁隐修玄是对是错。”(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