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心无极 > 第九章 妖兽双刺猪
    冬季的树林虽然没有茂密的树叶但是每棵树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而这一层白雪看着又像是另一种树叶一般包裹着大树。

    李翔原一步一步的走着,脚下面却是厚厚的树叶及白雪,像是走在棉花上一样。

    林子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任何声音都没有,北方冬季不像夏季什么的,到处有鸟语声音。

    清晨更是,而那些大型动物什么的都是在睡觉,到了中午时分才会出来觅食,有的甚至是晚上才出来。

    李翔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已经快辨不清方向了。只知道从西面进来一直在往东走,而且根本就没有深入到林子深处。

    他知道只有往东走才会深入林子。如果想采珍贵药才只有往东走。灭龙林属于锥子形的的西面李翔原进来的方向是锥子的尖头,所以只有往东深入才行。毕竟边缘地区的药才常年被采摘已经没啥可采了。

    李翔原记的父亲说过,如果深入到林子了,树的种类就会出现变化,开始的时候就是普通的长青树深入一点只会常青树的密度增加而已。

    可是一旦真的接触到林子深处那树木的种类会出现变化,刚开始是长青树和矮陀树一起出现,慢慢的都会变成矮陀树,那就证明已经深入林子之内了。

    但是矮陀树也不是真正的灭龙林深处,具体最深处有什么种类的树木或者什么妖兽之类谁也不知道。

    而长青树就是在外面很普遍,成年树高有十五米左右,树身常年为淡绿色所以称之为长青树。而矮陀树树身只有长青树的一半,但是树枝却是长青树的几倍长,更加茂密,树枝相互交替错综复杂,如果是矮陀树茂密的地方夏季去的话等于是进了一个大型迷宫。

    而且矮陀树分布的地方凶险万分,你不知道哪里会冲出一个猛兽,或者一个毒虫在等着猎物上门。

    而李翔原断定如果李雄天出现意外什么的肯定是在矮坨林而不是这长青林,所以只能不停地往前走。

    到了晚间因为地上有雪的关系,视野还算可以。但是李翔原也不敢在往前走了,只能原地休息,可是又不能像林子外面一样搭兽皮帐篷地上睡觉,谁知道会不会碰上哪个出来觅食的妖兽。

    当李翔原爬上一个树枝还算茂密的大树刚睡上不久却是感觉到一阵低声的“哼,哼声”不久大树激烈的晃动起来,晃的李翔原差点摔下树来。

    被剧烈晃动声惊醒的李翔原瞬间灵敏的包住一个大树枝才算没有摔下大树。

    可是树的晃动一点都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的剧烈。

    李翔原一下睡意全无,惊吓之下透过树枝间的缝隙向下看去,却是一头浑身漆黑,背上有两根长长的像是尖刺一样的东西,而那两根尖刺在月光之下从上往下看去那是异常的刺眼。

    李翔原暗暗道了一声:“倒霉,怎么会遇上这东西。”

    原来这是一个猪类妖兽,叫双刺猪,李翔原在兽类书籍上看到过,这可不是野猪,野猪仅仅只是凡兽而已。

    而这个嘴巴上长出长长的獠牙,一头成年的普通凡兽虎豹一个撞击之下就会毙命,可想而知它有多大的力气,而且皮更是坚硬如铁。

    最厉害的是它背上的两根双刺,据说这根双刺对于玄者都有很大的吸引力,据说用它的双刺可以制作玄者阶段的武器。

    虽然这只是一个妖兽那是因为它没有灵智。但是其战斗力堪比普通初阶的灵兽啊。

    可以说是这个双刺猪是猎人的噩梦,只要碰到这个东西一个猎人小队完整回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它的唯一弱点就是眼睛。所以猎人们只要看到这个双刺猪那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跑”能跑一个是一个。

    李翔原想到这里头皮发麻,这还没到灭龙林深处就遇到这么可怕的妖兽。

    幸好李翔原挑的这个大树是附近最粗的了,直径有三米左右,要是在细一点的树估计背着双刺猪两下就撞倒了。就这样这颗树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就会倒塌。

    虽然没有见过大场面但是李翔原的心性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曾经为修玄者的李雄天所看好了,尽管是他亲儿子。

    不一会李翔原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想着脱身方法。打肯定是打不过的,那么只有一个方法‘跑’。

    可是直接跑估计没多久就会被追上撕成肉片。到底该怎么跑呢。突然李翔原想到他父亲说过,每个强悍妖兽都有自己的领地,那这一片区域可能是这双刺猪的领地,只要他跑进别的妖兽的领地就行了。

    虽然妖兽没有灵智可是对于自己的领地那可是不会让别的妖兽所侵犯的。

    一想到这里李翔原也不跳下树顺着树枝往别的树上窜着跑去,幸好这一年多李雄天的严酷训练下全身的机能都提升不是一个档次。

    更是在炼体药液的辅助之下身体协调数更是达到了初步的完美阶段。所以在这儿顺着树枝跑到另一个树上倒也不是太难。

    但是下面双刺猪就没那个机能了,只能是李翔原跑到哪颗树它就跑到那棵树下把树撞到或者撞的大树摇摇欲坠。

    但往往也会把大树上积累的雪撞下来,而掉下来的雪把双刺猪压住也是会短暂的影响它的追击速度。就这样开启了一人一猪在灭龙林里的追逐。

    其实是李翔原这个菜鸟不知道,这个地方村里的猎人队伍都是会绕着走的。他们知道这里是双刺猪的地盘,就因为它村里还死过几个好猎手。

    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地方已经被定为禁忌之地了,所以村里人也都忌讳,相互之间就从来不会不谈这件事了,李翔原也就无从知道了。

    就这样李翔原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看周围已经很少看到长青树了,而阳光也顺着缝隙照在了大地上。而周围更多的是树上看到的所谓的矮陀树。

    但是后面的双刺猪也是不给他看风景的机会直接冲过来撞击到李翔原待的树,这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大树在双刺猪的猛烈撞击之下‘轰’一声,连根带树直直的往前到了下去。

    可能是双刺猪追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憋了一口气,往常哪儿追过这么难缠的猎物,都是三两下次就搞定了。偏偏这次碰到个猴一样的。

    双刺猪留着哈拉等着李翔原的落地。而李翔原知道知道落地断无生机。

    说时迟,那时快李翔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在大树倒下的那一刻奋力扑在了矮陀树的树顶,而矮陀树上面本来就像是雨伞一样,正好把李翔原拖住了。

    当长青树倒地时双刺猪冲了上去正想饱餐一顿却是不见了猎物的踪影。

    这可把双刺猪惹坏了,发出一声震天的猪叫震得李翔原连忙双手捂住了耳朵,不然就算不聋也得短暂真晕摔下树来。

    就在李翔原捂住耳朵的功夫双刺猪已经不顾一切的撞到附近的树木。

    李翔原道了一声:“糟糕,”可是矮陀树之间他没办法在穿走了。

    毕竟矮陀树树枝错综复杂,而且树枝细小,撑不住他的重量不说,这里也不是矮陀树茂密的地方也没有茂密的树枝交杂,根本没办法跑。

    就再李翔哀叹:“父亲没找到,而李凤儿也在家里等着他。可是却被一头双刺猪所填肚子在为自己的命运含冤,吾命休已”之际远处却是传来更加震天的吼叫。

    类似于虎类妖兽。李翔原连忙双手抓起一把雪捂住了耳朵,防止被真晕。

    “这么远吼声就传到了这里,震的我耳朵疼不说还把树上的雪震塌不少,这到底是什么妖兽,不可能是凡兽,凡兽吼声不可能这么有力量,虽然凡兽里也有生猛的,但不可能到这个级别”李翔原心里暗暗想道。

    忽然李翔原眼前一亮,“或许生机来了,我可能是来到了另一个妖兽领地,而别的妖兽是不会允许别的妖兽来自己的领地撒野的,这称之为挑衅。

    他必定会与那挑衅者厮杀。如果这妖兽与那双刺猪厮杀那他李翔原活命的生机就来了”一想到这里李翔原却是如此的渴望那个不知名的妖兽快点到来。

    这样一来自己就有生存的可能性了,虽然多了一个妖兽多一份危险,但是如果俩妖兽厮杀起来它们哪儿会在意这个对他们够不成威胁的小小人类呢!

    也像李翔原所想的那样,听到这个吼叫声双刺猪也已经停止了撞击。

    漏出警惕的目光前脚上千,背上的双刺向前倾斜漏出了战斗的状态,同时嘴里发出:“哼···哼···”的比之遇到李翔原之时更加苍劲有力的声音。(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