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心无极 > 第六章 炼体药液
    修炼无岁月,李翔原兄妹二人自李雄天教他们炼体开始已经是整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这天在猎人村后山半山腰处有个少年背着两口袋子在飞奔,而山上却有个少女在大树树枝间来回窜来窜去,仔细一看你会发现此少女就这么来回小蛇一样乱窜,却是衣角都不碰到树叶上去。

    当背袋子那少年到达山顶时已是满头大汗,望向大树喊道:“丫头,今天早点回去吧。别忘了父亲说的,估计这会儿父亲也该回来了。”

    “知道了哥”说着少女轻飘飘的从树上下来,来到了少年身边正是豆蔻年华、玲珑可爱的李凤儿,而少年当然就是李翔原。

    李翔原闻着少女身上飘来的香味说道:“真香!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个臭小子呢。”

    听了这话李凤儿脸上升上了两朵绯红,两手搓了搓衣角娇羞说道:“哥你就知道欺负我,我才不嫁呢,凤儿要一直陪在哥哥身边照顾哥哥。”

    “嘿,你这丫头女孩子家家的哪儿有不嫁人守着哥哥的道理。”

    李凤儿一看这个愣头青准是没听懂自己的一次,白了一眼李翔原说道:“算了算了,跟你说不通,早点回家吧。回去晚了又得被父亲骂了。”说着也不等李翔原答话往山下飞奔而去。

    李翔原叹了口气:“这丫头;等等我!”说罢顺着李凤儿的背影追去。

    等李翔原兄妹二人到达家里时李雄天已经在家了,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理会李翔原兄妹二人,反而在李翔原的房间里弄了一个大木桶,而且不断地往里面撒着什么。

    按正常来说这一年李翔原兄妹二人都是白天锻炼身体,夜晚就是李雄天讲解外面的世界及各种知识的时间。

    但是今天明显是······。

    顾不得疑惑李翔原近前看着李雄天说到:“父亲,您这是做啥呢,您今天说让我们早点回来,说有重要的事。还有您这两天去哪里了啊?”一口气把心中的疑惑都给问了出来。

    李凤儿也跟着李翔原盯着李雄天,像是两个求学的学生一样站在了那里。

    但是李雄原还是不理他们,而俩人又不敢再问,毕竟这一年李雄天可是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不一会儿李雄天像是做完了,漏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又点了点头,回过身说道:“啊,刚才太专注了,这个可是参照我们家族的药理调制的,是辅助炼体的药液。”

    一听是辅助炼体的药液李翔原兄妹二人可是眼都冒出星星了。李凤儿马上问道:“爹那这个是哥哥的,那我的呢?不会是跟哥哥一起吧?”搓了搓衣角说道。

    “这孩子想什么呢?你的在屋里呢。都这么大了咋还能一起泡呢。又不是你们四五岁的时候了。”一听这话李凤儿脸却是憋得通红。

    也不问怎么弄,直接说了句“我先回去了”就跑回自个儿的屋里去了。

    李翔原却是郁闷到:“也不知道这丫头今天怎么了。父亲?您不是说我跟凤儿俩人应该每天自己锻炼突破身体极限不让用药物什么的吗?怎么今天又要······?”

    李雄天何尝不明白呢,看着儿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还记的我说的话。但是今天这个跟直接炼体的药物不同,这仅仅是辅助药液,他能更大限度的开发你们的骨骼,让你们这一年的锻炼得到更大开发。”

    “如果不用这种药液那你们这一年的修炼,等一段时间之后会消退不少的,而且这种锻炼肯定会给身体留下后遗症。但是通过这种药液不仅能保护你们这一年的成果,还不会让你们留下后遗症。”

    “原来如此,知道了父亲。”

    “好了脱衣服进去吧,可能会有点痛苦一定要撑下去。”

    “丫头你也脱好衣服进去吧,会有点痛,但一定要坚持住了。”回身向着李凤儿的房间说道。

    “知道了阿爹”不一会房间里传出李凤儿的声音。

    当李翔原脱衣服进去不一会多股暖流流过浑身各个部位身体变的异常的舒服,“父亲,也没你说的疼吗,反而很舒服”

    李雄天瞥了一眼闭着眼睛享受的李翔原说了句:“哦”也没多说。

    可是舒服没多长时间,李翔原却是漏出了痛苦之色,浑身却是千万虫蚁在同时啃食一样难受,而李凤儿的房间里也是传出了痛苦的参叫声,而这种状况持续了半个时辰。

    而刚缓过一会儿,李翔原却是又发出了惨叫,而这一次更是比刚才痛苦好几倍。在李翔原来说刚才是千万虫蚁从外面啃食,而这次是从里面,啃食到骨髓,五脏六腑。

    李翔原咬牙坚持着,头上已经豆大的汗珠想被雨淋了一样流了下来,青筋暴跳,嘴唇已经咬破了,但是除了最初的几声叫唤硬是没叫出声。可是李凤儿房间却是不断地传来少女的参叫声。

    李雄天看了看李翔原却是再也没有刚才的从容了:“这···这···怎么会这样,不应该这么疼痛才对啊,古书上说不会这么痛啊,难道古书记载有误?”

    “不对不对,古书不可能出错,因为家族里的跟多秘法可都是跟古书上得到的,而我的步骤也没出错,那问题就出在这个小痛上了。一定是反话。”

    “哎!这个怎么办呢?现在不能出来,如果两个人现在就出来那人可就废了啊。”

    可是望向李凤儿的房间听着小丫头的哭喊却是待不住了:“丫头,你可还能坚持?实在坚持不住就出来吧,以后父亲我在给你找别的药物。”

    听到的父亲说话李凤儿又何尝不想出来呢?可是刚才试了一下根本就动不了了,全身的骨头已经全部断裂了,她只能相信这个药水,相信她父亲。

    如果现在就出去那自己就等于是个废人了,别说药物就是大罗金仙估计都无力回天。但是又不能告诉父亲真实的情况,如果说了那李雄天一定会闯进房间把李凤儿拉出来,毕竟这件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于是就说到:“阿爹!我现在是很痛苦但是不能出去,因为我也要修玄,这些年您当我是您的亲生女儿一样养育,从没让我有半点的委屈。您在我懂事开始就跟我说过我不是您亲生的。但是我一直就那您当亲生父亲看待,也拿李翔原哥哥当做我的亲哥哥,现在是,以后也永远是。”

    缓了口气又说道“可是我一定要弄明白我的身世,为什么当年我的父母那么狠心的抛弃我。而要弄明白这些我一个凡人小丫头肯定是不行的,我原来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广,也不知道有什么修玄者之类的,但是自从您那天跟我们说了那些话之后,我就已经决定了我要修玄,成为玄者。”

    “只有这样我找到自己的身世才有希望。以前是根本没有希望所以女儿一直没敢提这件事,但是父亲!您给了我希望,所以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所以阿爹您放心凤儿会撑住的。”说完李凤儿却是大口的喘气,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疼痛已经覆盖了她的身体。

    而李雄天只能是干瞪眼什么都做不了,这都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如果这时候自己横加干涉,那两个孩子一定恨他一辈子。

    而这个铁血男儿走到外面却是留下了两行泪珠,:“对不起!孩子们,都怪阿爹鲁莽了。没有弄清楚这个药物的强度,只是参照古书制作,却是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痛苦。”

    也不知道是过了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在刘雄天抱头痛苦之时屋里却是传来了李翔原的声音:“父亲!放心吧,孩儿已经好很多了,估计一会儿就可出来了,妹妹那里应该也没事了,”而听到儿子的声音李雄天才松了口气,但又怕是李翔原故意安慰他的又确认真的没事了才放下心来。

    炼体稳固这个过程在大家族宗门什么的都是很简单就完成了,不可能有李翔原和李凤儿两个人这么痛苦的过程,一般都会采取柔和的过程。

    比如家族的前辈干预直接用自身的玄气帮助家族小辈完成。

    这也是李雄天不知道这个炼体辅助药液会让人这么痛苦罢了。现在是条件不允许,而且李雄天有点信任那本古书的缘故。(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