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农家娇女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刺眼
    唐嬷嬷打开正房门,迎上前笑道,“国公爷喝点酒不,老奴让人整治几个菜来。”

    叶国公摆手道,“不用。”

    他走进卧房,和安穿着白绫中衣坐在床上,冷冷看着他说道,“国公爷还知道回来啊,那小妇安置好了?”

    叶国公的脚步顿了顿,想转身,但看到和安尖尖的下巴,眼里的泪水,还是硬着头皮走至床前……

    叶风洗漱完上床,动作很轻,倒是没把邱璃吵醒。他摸了摸邱璃的大肚子,邱璃拱了拱身子嘟囔两句继续睡,叶风笑笑搂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叶风练拳回来,邱璃也起床了。两人坐去炕几前吃早饭,遣退下人,叶风简单地说了一下姚二娘的事。又捏了捏她的胖脸低声笑道,“多亏娘子的眼神儿好,发现端倪。我们不仅把姚二娘争取过来,还在皇上面前揭了齐家和太后的老底。”

    邱璃皱了皱鼻子,悄声说道,“还要多亏公爹老谋深算,会演戏……”又摇头道,“公爹是为了保全整个家族才这样做,不能说他做错了。可我觉得,婆婆以后跟公爹哪怕和好,心里也会有刺,不会像原来那么相爱了。唉,婆婆有她的不足,强势,骄傲,好面子,但她一直是全心全意爱丈夫,也希望得到能丈夫全部的爱。女人是敏感的,特别是婆婆,公爹的哪怕一点点变化她都能觉察。可公爹没跟她说实话,利用了她,还利用了另一个女人对他的情……”

    叶风还是有些这个时代的思想,不愿意讨论父母的感情问题,说道,“爹这样做是为了我们全家的利益。成大事者不拘小结,娘慢慢会想通的。”

    邱离认真地说道,“叶哥,若以后你面临这样的抉择,你一定要告诉我真相,我可以配合你演戏,但我不愿意傻傻被利用。若你这样利用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还有,不许你对别的女人动心,精神出轨出不行……”

    叶风笑道,“你的眼神那么厉害,什么真相瞒得过你啊。再说,我会不有这样的抉择,因为我没有我爹招人稀罕。”见邱璃有些急了,又赶紧道,“更不会对别的女人动心,我爱你从前世爱到今生,谁也比不了。”

    邱璃才算满意。

    把叶风送走,等到辰时末,邱璃带着小雪和丫头去正院请安。

    半路上遇到叶岚,两人一起去了正院。

    唐嬷嬷站在正房门口,对她们笑道,“郡主今儿身子不爽利……”

    和安现在还没起床,看唐嬷嬷笑得一脸褶子,那两口子应该和好了。或许两人谈判谈得太晚,和安还在睡懒觉。更有可能和安哭得厉害,眼睛红肿,不好意思见人。

    邱璃笑道,“请婆婆好好将养身体,我和小姑去福喜堂了。”

    叶岚还想进去见母亲,被邱璃拉走了。

    果真如邱璃所料,叶国公和和安表面和好了,但两人之间少了之前的调笑和交流,完全变了一种相处模式。就像平常的古代夫妻,相敬如宾,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之前二夫人赵氏最气不过和安同叶国公以那样一种形式相处,可以说羡慕嫉妒恨。她曾经无数次地幻想丈夫能像他兄长对媳妇那样对自己,可惜不仅没有得到那种梦寐以求的爱,小狐狸精还爬了丈夫的床,丈夫名正言顺地纳了妾,生了庶子庶女……

    叶国公夫妻的变化,除了岁数小些的叶文、叶岚、叶真没看懂,其他人都看出来了。

    晚饭后,老太太把其他人都打发走,单把和安留下来。

    今天没有下雪,漫天寒星眨着眼睛。邱璃没有坐轿子,而是走着回随院。怕她摔着,叶风牵着她走路,金铃和寻香拎着羊角灯在前面照明。

    邱璃小声跟叶风耳语道,“祖母要给婆婆做思想工作了,哪里那么容易做通。”

    叶风没说话,用大手捏了捏她的小手。

    这一幕又深深刺激了远处的赵氏,她停下对谈氏说道,“看到没,二十几年前也有那么一对,哎哟,众目睦睦下还要手牵手,说些二不挂五的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多恩爱。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跟斗眼鸡一样,男人的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没的笑话……记着,女子首先要庄重,男人才会一辈子敬重你。”

    谈氏知道婆婆指的是谁,只得垂目答道,“婆婆说的是。”

    二老爷同二爷叶文走在后面说朝事,听到了赵氏的后两句话,气得瞪起了眼睛,又不好当众训妻,只得压低声音说道,“多跟儿媳讲讲如何孝敬长辈,治理家事,少说那些有的没的。”

    说完向另一条路走去,那个方向是小妾院子的方向。

    今天该他去二夫人院子。二夫人气得直咬牙,暗骂了句,“魂都被那不要脸的小妇勾走了。”

    叶文也生气母亲在外面说那些不着调的话,不说父亲生气,万一被人传去大房或是祖父母那里,她又讨不到好。只得给谈氏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回院子,他则扶着二夫人走了。父亲不愿意多跟她说,他总要说说。

    这几天叶家不平静,朝中也是动荡不安。

    先是有朝臣弹劾国舅爷齐显通拉官结营,排除异己,还纵子欺压良民,强抢民女。皇上大怒,把齐显通从户部侍郎降为内阁学士,从正二品降到了从二品,品级降得不多,但大大的实权没有了。还被皇上大骂一通,泼了一身茶水。

    又把年迈不常上朝的太师齐国丈宣上朝,狠狠训斥了一顿

    另还降了齐家一党另两个官员的职位。

    之后,皇上微服出宫去祖庙祈福,路上去一个庵堂歇脚,偶遇一名戴发修行的女居士亦空,两人一见如故。

    据说亦空十岁时做了一个奇异的梦,而且一连数日连续做同一个梦。梦中霞光万道,光芒中有一处庵堂,外面盘踞着一条几丈长的墨龙。

    亦空的闺名叫姚华,出生江南。

    父亲就带着姚华去寺里请高僧解梦。高僧说,姚华必须戴发出家修行至二十二岁,才能活下来,或许还会有大造化。若在俗世,活不过十五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