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琉璃魔杖 > 第二十七章 信仰?
    “你就真这么相信他了。”,提恩小声嘀咕着, 望向杰拉尔德的目光毫不掩饰心中的厌恶,“你看他,肯定会跟我们下绊子的。”

    “那你打算怎么样。”,奥尔薇丝无奈地耸耸肩膀,“与其让他暗中跟着我们,还不如让他待在眼皮子底下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给杀了,诺,去吧,小提恩,我绝不拦你。”

    提恩尴尬地呵呵两声,谁敢杀奥耳曼帝国皇帝忠实的仆人-宗教裁判所的人,那等待他的也许是整个世界漫无所去的逃亡。

    “咦?”,露西娅忽的停下了脚步,转头问道,“伊妮德,风是不是有些停了?”

    “不,只是停了一部分。”,奥尔薇丝的确也感觉到了这种奇怪的感觉,不是前面的风弱了一些,倒像是一部分风被抽走一般。

    只见眼前的皑皑白原上,总有几处,晶莹的白雪从空中无风地如羽毛般轻轻落下,天光在周围厚实的风雪的反射下笼罩在它们身上,形成了一支支直达天际的光柱,从眼前的冰原延绵而去,越来越多。

    就宛如....神迹一般。

    “是否有曦天使在飞舞欢笑,微笑着在极天弹奏乐章,它们洁白的羽翼如同心灵一样纯透,只为英雄放声歌唱..”

    奥尔薇丝剧烈地呼吸了几下,才将心情平复下来,经常有魔法师在神迹面前丧失了精神的支柱,但眼前这光柱垂下的却不是圣光,“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冒险者的歌谣,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杰拉尔德笑道,“以为我们所有的生命都沉湎于夺走他人的生命上?伊妮德,当你心中存在一种偏见时,谎言就会淹没你的思想。”

    “信仰支撑着生命,伊妮德,无论是以铁血,还是以慈悲,它都是这个世界的其中一大基石。”

    “信仰也不一定要奉与神明!”,奥尔薇丝垂眸说道,“相信自己,披荆斩棘。”

    “哈哈。”,杰拉尔德笑着摇了摇头,“在无数的未知面前,浩渺的伟力面前,为何不肯承认人类本质的软弱,如若抛弃一切信仰,人类甚至无法坚持善良,相互倾轧自我走向毁灭。”

    “我只说我自己。”,奥尔薇丝取出琉璃魔杖,狂暴的雷光在云层积聚翻滚,化作一道恐怖的雷霆从上至下将一条光柱刺穿,细若的雪花在这雷霆下一瞬化为湮尘,唯留一片空无与光相伴其间。

    “人类的何去何从与我无关,你愿意成为光明神选择的那只特殊的羊羔也随你所愿。但非要我说的话,提恩都比你高贵和洁白,无论如何,软弱无力的难逃奴性的羊群绝不该成为人类的至高追求。”

    奥尔薇丝冷漠的目光和杰拉尔德那银眸中的尖锐眼神似乎要化作实质地撞在一处,空气中的元素和圣力,都在这股交锋的敌意下应激而动,盘旋在他们侍从者的周围,融化了一片雪原。

    “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伊妮德。”,露西娅微笑着握住了奥尔薇丝持着琉璃魔杖的手,“我们先赶快去找到风之钥吧。”

    元素流忽的消散,奥尔薇丝转过身,三人迎着那无数的光柱,向着雪原的更深处走去。

    在她们的足迹就快要消散在风雪之中时,杰拉尔德冷峻的面容上才忽的露出一抹奇异的笑意,轻轻地说了一句,“光明神赫利俄斯在上,杰拉尔德祈求您的原谅。”

    “这可真是壮观。”,提恩行走在这片雪原之上,无数的光柱已经化为一片完整的光境,仿佛这里已经是光的领域一般,在外面呼啸的狂风在这里唯余一些余波,雪花一丝不动地在光柱中维持飘落的形态,仿佛此刻就已经是永恒。

    米亚小心地触了触眼前的那片精致的雪花,只见它飘游一般地向后缓缓飞出去,很快撞到了第二片雪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仿佛整片雪空动了一下,却又停了下来,不过若是细眼来看,它们只是移动得过于缓慢。

    “伊妮德,风之钥还在深处吗?”,露西娅小心地防备着可能出现的突袭,问道。

    “不。”,奥尔薇丝摇摇头,说道,“它就在这儿。”,她侧着走了几步,露出身后的那把长剑,“这是我之前插在这里的。是我想岔了,一点的偏差足以积累成无数的距离,我们始终在绕着它走动,”

    露西娅上前一步握住长剑,汹涌的斗气灌注进去发出强烈的光芒,裂开的地缝刹那间又被填满,奥尔薇丝从指缝间微微看到一粒明黄色八芒晶体直飞天际。

    “抓住它,露西娅,那就是风之钥!”

    露西娅应声直跃上去,可那八芒形的晶体仿佛有灵性一般,几次都从她的手下逃脱。气急的露西娅舞动长剑洒出交织的剑光想要将它困住,可那剑之囚笼被它吐出的风刃一切而散。

    “嘿!这该死的鬼东西倒有些像个活物!”,提恩骂咧咧地说道。

    从高空俯冲而下的风刃剧烈地在他脚边刻下一道沟壑扬起一片尘土,吓得提恩马上闭上了嘴巴。

    “你说的没错,它就是个活物。”,奥尔薇丝微笑道,““风之钥”和 “雪之钥”都只是一个代称而已,实际上它们是掩盖“忒弥斯雾谷”的气候精灵。”

    “气候精灵?”,米亚好奇地问道,“世上有这种精灵吗?”

    “充满迷雾的历史中,森林精灵一族得到了自然之神玛法的庇护,曾一时开创了庞大的精灵帝国,即便帝国渐渐衰落下去,但一提到精灵,大家都只能记得擅长魔法与弓箭的森林精灵了。”

    奥尔薇丝有些沉湎于翻开历史之册的感觉,“你相信雪原有感情,有灵魂吗?米亚。”

    “我不知道,伊妮德姐姐,但我父亲说过魔鬼诞生于深渊,因此我相信雪原也可以诞生“风之钥”和“雪之钥”这样的生灵。”,米亚轻声答道。

    “你想的没错,米亚。”,奥尔薇丝说道,“尽管诞生于雪原的“风之钥”与“雪之钥”都没在玛法神的眼底,他们也是这世上的生灵之一。”

    奥尔薇丝举起魔杖,长长的吟唱过后,马纳卢氏峰上厚厚的白色云层的冰霜仿佛被一道强力揉散,愈染愈红仿佛要燃烧起来,一道细长的火舌终的探出将整片云层搅动,爆裂开的无数裂云如同陨星一般坠落。

    在高空盘旋的“风之钥”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一束束缠绕在它身侧的风流最终掀起疯狂的飓风向高空扑去。

    但被飓风吹散的火云才真正地露出了它的獠牙,从天空倾泻而下的,变成了真正的火海。

    奥尔薇丝指着那被火海追赶,仓惶地向地面坠落的“风之钥”对米亚说道,“但玛法衷爱森林精灵也并没有做错。米亚,你看,孤独的生灵若是没有智慧很容易就会被逼入绝境。”

    “我也没法完全护住你,米亚。你若想背负着魔鬼的血脉在世上生存下去,也得向他人学习智慧,结交自己的朋友。”

    露西娅微微一笑,再次跃起毫不费力地就将“风之钥”抓在了手中,“风之钥”在斗气的囚笼左挣右突,始终无法窜出露西娅的手心。

    “不知道尤莱他们怎么样了。”,奥尔薇丝取出一个翠绿色的木器,将风之钥收入其中,“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很快就可以进入雾谷了。”

    奥尔薇丝的声音还未落下,压抑的风声却从远方传来,仿佛是铁锁下恶魔的嘶吼,带着末日般的沉重感。

    “不好!”,奥尔薇丝忽的惊醒过来,“这片气候精灵开辟的领域要被冲垮了。”

    厚厚的云层从远方翻滚者奔来,远处通天的光柱一根根熄灭下去,带来至深的黑暗,吹来的风雪的余波如同冰冷的吐息打在众人的身上,不可抑制地升起一丝惊慌。

    “哦,我的老天爷,那不是云,是雪墙!”,侏儒鼻尖已经结上了一层冰霜,开始哆嗦了起来,“我们无处可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