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琉璃魔杖 > 第五章 变态大叔?
    凯洛格公爵在佛罗达省诸位贵族青年的心内变得更受尊敬了几分,因为他拒绝了诺森第三审判长携奥尔薇丝修行的请求。

    那句拒绝的话这几日几乎每日都被他们挂在嘴边,奉作座右铭一般的存在。

    “我的孩子应该尊敬主,而不是仰望主,手提剑,胸挂勋章,这便是我对她最低的要求。”

    坐在藤椅上的奥尔薇丝有点失神,她想起在她的老师,大魔导师凯瑞文娜的面前,威严的父亲并没有面对诺森时的那般吐字铿将有力,显然公爵大人并没有世人所想象中的耿直。

    贵族的面具是一张瑰丽可爱的面纱。

    奥尔薇丝不得不承认曾曾祖父留下的这句话的确没错。

    不过她的老师那倒是出了点岔子,据那在千米高空上飞翔的魔法信鹰带来的消息,她估计要在友人那待上一段时日,而这时日则是三周到五年不等。

    奥尔薇丝的心里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这个波动范围在魔法的领域里也不显得有趣。

    好在她暂时要去帝都参加高阶魔法师的考核,若是老师还没有消息她便去大陆上历险一段时日,兴许某日凯瑞文娜大魔导师归来时要在山林中寻找她的野人弟子。

    将可怜占切科夫侯爵的血核拿在手心把玩,这其实是个颇为无奈的现状。十二束光线体系也无法将其切割,而其坚硬又和内部融为一体的外表亦是阻碍了它作为魔力源的作用。

    若不是考虑到它是自己拼死拼活唯一获得的战利品,她会将它卖个无良的黑心商人,并哄骗他们这是世上唯独一颗的玛雅谷底的珍惜红宝石。

    “奥尔薇丝小姐,骑士们和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陪伴她多年的女仆坎笛丝轻轻走过来说道。

    奥尔薇丝皱了皱眉头,语气微微有些斥责,“不是只让你悄悄帮我备一辆马车的吗?”

    坎笛丝低下头沉默,以这种方式表达某些时候她的无能为力。

    奥尔薇丝眼见着周围没有旁人,瞥了乌西克一眼,叹了口气,道,“乌西克爷爷,你可别再派些废物骑士跟着我了,他们除了泄露我行踪和挡弩箭没有任何功劳。”

    乌西克微微一笑,这位老人自然明了,看着长大的小姐心中的真正想法,“不会给您添麻烦的,这次的护卫队是由兰斯洛骑士带队。”

    “兰斯洛骑士?”,奥尔薇丝的小脸一瞬变得煞白,“那个变态大叔?”,她下意识的便是取出琉璃魔杖左右四顾,四个高阶魔法呼之欲出。

    感到背后刮过一道狂风,奥尔薇丝只觉得从颈至腰的肌肤都僵硬了许多,反射般地转过身来,那可恨的声音仍是在背后传来。

    魔杖轻轻一舞,那水火雷电四系魔法刹那间便拧成一股风暴喷薄而出,周围的一切都被吸入其中化为湮尘,一个刹那间奥尔薇丝最喜爱的花园便是只余荒凉的土地,不过若以此为代价将兰斯洛从世上抹去,再搭上三个花园她也乐意。

    那个俊朗的中年男子此刻几乎要将脸埋进整个披肩里去,他陶醉地深吸了几口华丽披肩上停留的奥尔薇丝的气息,却是在同一时间扬起剑来,那犀利的剑光如同一道苇舟般直入那风暴,虽是如泥沙入海,却见得那风暴一瞬便是解体消逝。

    “您的混乱爆炸理论学得不错,只可惜手法还是过于稚嫩。”,兰斯洛从披肩里扬起的脸上除了诚恳还有一丝潮红,“您照这个进度积累下去,想必再过十年兰斯洛便不是您的对手了!”

    “听闻您击杀了一个剑师层次的敌人,这可真叫我吃惊,也许现在大剑士更适合做您的陪练。”

    奥尔薇丝被他的嘲讽和玩闹举止气得浑身发颤,很难有人能使得她丢掉所有矜持和城府,当然还有所有智慧,“你是来激怒我的吗?兰斯洛!”

    “当然不是!”,兰斯洛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一脸微笑,“我是来护卫您的,奥尔薇丝小姐。”,也许他也察觉到了这些话似乎没多少分量,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奉您父亲,凯洛格家主的命令。”

    这是一个明亮的夜晚,奥尔薇丝躺在草地上,每当她的精神被变态的兰斯洛压抑到极限时,她就会不由自主忆起前世的往事,想起以往每日稳定而枯寂的生活。

    再无趣的前尘晒干之后总有几分味道,这句话并不虚假。只是她现在的生活却是有趣的有些过了,她对于兰斯洛凭借实力将她身边的小玩意拿去把玩是真的充斥着无可奈何的厌恶,与他相比那位送她丝袜的杰弗里子爵则要可爱的多了。

    一匹打理得很好的白马,她不由得感叹,忽的才是惊醒坐起身来,有些尴尬地抚去身上的树叶与杂草,抬眼望去,她不由得更觉尴尬地吃了一惊。

    彼得森也是吃了一惊,他也不知道奥尔薇丝具体什么时间会路过,他已是在这里晃悠了三个时日,没想到今日终蒙命运女神眷顾。

    奥尔薇丝望着和她一同长大的少年友人,在心中叹了口气,微笑着说道,“我们的彼得森没有回归南疆在爱丁堡前卫土驰骋,难不成是因为册封伯爵后产生了一种强者如斯的孤独?”

    彼得森有些紧张的面容放松下来,奥尔薇丝的每句俏皮话,即便是嘲讽,都让人舒心。

    他抬眼紧盯着奥尔薇丝那双璀璨夺目的蓝色眸子,他从不怀疑那双眸子背后的智慧,可谁也猜不透奥尔薇丝的思想。这个女孩偶尔在自己的世界里遗世独立,偶尔微笑着跑进贵族圈子里掺和一脚,不浅不淡,像极了她父亲那不偏不倚的姿态。

    “家族里某位叔父让我给帝都的远方姑姑带一封信,我想我们是顺路,奥尔薇丝。”

    奥尔薇丝侧开脸,避开了他的目光,这个借口找的不可谓不拙劣。

    她站起来,手中的一个“微风术”足以卷走身上的所有尘埃,步上马车,回首望向彼得森,“你向狂狮军团的长官请了几日的假期?”

    彼得森下意识的答道,“两周。”,当然,话一出口的瞬间他便是后悔了。狂狮军团的将军是他的伯父,很明显若是为家族办事并不需要向伯父开假条。

    奥尔薇丝嘴角微微扬起,没有促狭地去看朋友那通红的脸庞,心里却是有些疲惫地想着,一个反正摆不脱,两个却也不算多,先睡一觉,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有句话叫做喜从天降,但此刻这句话还不足以形容奥尔薇丝此刻的心情。

    彼得森和兰斯洛杠起来啦!

    奥尔薇丝敢竖起第三根手指头,不不不,是三根手指头,对上天保证,昨天她权衡彼得森同行的利弊时绝对没有将这种情况考虑在内。

    争端的原因也很简单,今天清晨兰斯洛趁奥尔薇丝还未醒来时想要顺手带走她的被毯被彼得森抓了个正着。

    那二人在离道路不远处的森林的空旷地带对峙,而歌德默尔斯家族的其他骑士十分理解地看着差点被晨袭的奥尔薇丝小姐此刻正是一脸欣喜的微笑,若不是十分清楚兰斯洛的身手,他们也很愿意为奥尔薇丝小姐站出来制止他的胡闹的。

    “我劝你将你的脑子冷静下来,年轻人。”,兰斯洛漫不经心地叼着一根草茎,剑鞘在湿润的土地上划来划去,“如果说挑战比你高一阶的骑士,那是勇气,但挑战高出你十万八千条街的帝国庭罚骑士,只能说你缺根筋。”

    “我便是让你一支剑,两只手.......”

    “嚯!”,兰斯洛轻笑一声,飞身疾退,原来彼得森已然是劈了过来。

    彼得森连出三剑,却是连兰斯洛的影子都没有擦到,又瞥见兰斯洛那留在原地的骑士剑和背在身后的双手,更是让他的怒火在胸膛里熊熊燃烧。

    可心中越愤怒,彼得森此刻的头脑却是更加冷静,依照他的观察,兰斯洛的基本素质都是在剑师以上的水准,即便达不到帝国庭罚骑士的传奇高度,也的确比他这个半吊子强大得多。

    好在剑师及其以上水平的交锋,不仅要看斗气的强弱和武技的好坏,更要看那武技能否在团团布局中一鸣惊人。

    只见着彼得森的长剑微微抬起三寸直指着兰斯洛的鼻尖,便是简简单单地直刺过去,兰斯洛的神情反倒是意外起来,稍微认真了一些,他轻巧地向左跳开,脚趾还深深地踏进土里,预备着彼得森的紧接着的剑击。

    可叫他失望的是,彼得森竟然将剑收回,又是简简单单的一刺,只是方位和之前略有偏差。

    这样重复了无数次之后,一个上午都是即将过去,兰斯洛眼见着彼得森的剑依旧是又稳又快,不由得懊恼自己之前连剑都不要的狂妄发言,正想着这小子是不是想用毅力使得自己做出让步和退却时。

    那直奔自己鼻尖的长剑却是没有预料中的缩回,反而猛刺过来。

    彼得森如同一个沉寂了一辈子却忽的推牌全押的赌徒,带着一股子气势上的骄狂踏步纵身如同奔雷!一刺快过一刺,一刺猛过一刺!一下子如同一盆冰水泼在兰斯洛的头上,只可惜这是城墙已破时的警钟长鸣。

    他几乎压抑不知内心的惊愕,搞不懂为何彼得森之后紧跟的每一剑都恰巧算准在了他的闪躲方向上!左腾右转后兰斯洛终的是被逼得跃起,而与此同时一点闪烁的剑光如同电闪雷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