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四百六十章 天地终成
    秦弈炼了七天的丹,居云岫也炼了七天的画界。

    说是说慵懒,可修仙者一旦要专注起一件事的时候,那可比一般人能熬得多了。居云岫专心致志地在和封不戾对抗,压根都不觉得时间过去了七天。

    乾元真的是太强了……自己借画卷之能,掌控一界,可以算是这个小世界的“天道意志”了,驱动整个世界的能量去对付封不戾,却几乎没什么效果。

    封不戾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盘膝结了一个法印,身周血色漫漫,她整个世界的力量都压不进去,所谓的祭炼都在和封不戾的血气较劲而已。要不是因为有猴子常来偷袭,封不戾怕是可以直接睡觉。

    恍惚间想起当初自己,被师父祭炼的时候……那真是苦苦支撑,艰难求存,画风完全相反。

    修行强弱就是如此分明。

    不过也好,自己这七天祭炼,最起码起到了耗住封不戾的效果,很明显封不戾的伤势始终没得到好好的休养恢复,状态比起当初凶神恶煞来追他们的时候已经差远了。

    只要持之以恒,早晚能把他弄死。

    正当居云岫想要再添一把力道,忽然看见一根狼牙棒气势汹汹地飞了过来,一头冲进了画界。

    还留下一句话:“好好看着,瞅准机会盘他!”

    居云岫:“……”

    里面的封不戾也看见了一根狼牙棒从天而降。起初还以为又是秦弈拿棒子乱捅,并不在意,但很快就发现了这次好像不同了。

    秦弈拿棒子跨界,那棒子进入此界时巨大无比,那是因为两界空间的相对差异导致,从外面对比这幅画,棒子就是那么粗大。

    而这回棒子飞进来,却是普通大小,说明是彻底进入此界了。

    单独一根棒子飞进来?封不戾立刻想到了之前接触的阴寒器灵,就是这死器灵在他魂海恶狠狠钻了一下,才导致他来不及脱离画界而被困的。

    “真以为乾元受伤就怕了你一个晖阳巅峰的器灵?居然欺上门来了!”封不戾一声狞笑:“正好以你为质,出此画界!”

    血斗飘然而出,忽地倒转。一面白幡突兀地出现在面前,魂力深寒。

    一种奇异的吸力从血斗中散发,吸力不是吸狼牙棒本身,而是在抽取里面的魂灵。

    拘魂!

    那面白幡是配合此用,将拘来的灵魂炼做魂幡的一部分,这恰恰是巫神宗魔道修士最拿手的套路。那只猴子也是晖阳巅峰,这个器灵也是,可封不戾对画出来的猴子没什么主意,对付这种器灵却得心应手。

    所以当初流苏根本不恋战,悄悄钻了他一下立刻就跑,否则容易出事。

    可出乎封不戾意料,这狼牙棒器灵根本拘不出来!血斗如同在吸山岳,分毫不动。

    就这么一刹,狼牙棒已经劈至天灵。

    这是由器灵自行推动狼牙棒的纯物理力量,理论上不如秦弈的罡气加持伤害高,可封不戾惊讶地发现,他躲不过。

    秦弈一棒子砸下来,他躲得非常轻松,那棒子轨迹太过明确,任何后续路线都瞒不过乾元之眼。

    可这一棒不一样……

    看着平平无奇地砸来,他却躲不过,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似乎无论往任何角度闪避、往任何方向招架,棒子的最终落点都会是他没躲开、没招架的部位,仿佛因果律一样。

    这种“武道”,封不戾见识过,这是真正窥破天地玄奥之理、至少乾元级才能达成的剑道,在蓬莱剑阁这叫破妄神剑,能参悟的人都没有几个!

    乾元器灵?

    封不戾祭出一串骨链,绕着全身形成了一种绞杀之力。这是集攻防于一体的法宝,任何事物进入身周都会被绞得粉碎,包括仙法攻击也一样。

    狼牙棒准确地破入了骨链绞杀的正中点,也是最弱点,如同看穿一切早有准备一样。

    所有的绞杀之力绞在狼牙棒身上,如同泥牛入海,一点效果都没有,而狼牙棒却已经破开螺旋,直捅封不戾小腹。

    封不戾终于明白,这狼牙棒本身的材质已经超出了他的见闻,不仅仅是一个破界之能,乾元之力根本打不动它分毫。

    这是顶级神兵!

    “铛!”在狼牙棒最后临身的刹那,封不戾横出一杖,总算将棒子架住。

    这一棒其实没什么威力的,只是直接发挥物理作用,威力再强也有限度。但很奇怪的是,这一次交击,却骤然导致了画界之中的千里大地尽数崩溃,地面轰然粉碎,远处的红岩都成了粉末,河水断流,山峦倾塌,那只猴子都没接近就灰飞烟灭。

    这是灵魂的力量!恐怖无匹的魂力搅碎了画界之中的真实,几乎等于重开天地一般。

    正面相交的封不戾骇然感到极致阴寒凶戾的气息从交击处直钻入灵台,又不是原先那种纯粹以魂体为钻的直接破入,仿佛有黑暗的天幕笼罩魂海,于是魂海都被侵染成了黑色,腐蚀和寂灭的气息降临,覆盖千里神识,就像要把他的意识全部扭曲替换成黑暗一样。

    “远古禁术,魔天降临?”封不戾骇然怒喝:“你到底是谁?”

    魔天化作鬼脸,吐了吐舌头。

    封不戾:“?”

    魔天的左右眼化作了日月之形,日耀月华轰然而下。

    是画外的居云岫看准了机会,发动最后的祭炼!

    看似已经崩毁的山川大地再度重生,包围着封不戾的身躯翻涌上来,似要将他活埋。天上日月烧灼,地面厚土淹没,封不戾想要挣脱,魂海却陷入魔天束缚,连一动也动不了。

    不仅动不了,还一波又一波的侵袭,搅得他整个魂海如同外面的怒海翻浪,连思维都凝聚不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封不戾混乱地想着,整个人已经被大地淹没。

    日月幽幽照耀着,大地山河被血色浸没,蔓延千里。

    一缕清气飘飘忽忽,奔行于天。

    魔天撤离,雨霁天青。

    日月开始悄悄移动起来,太阳渐渐下沉,画界里原本永远处于日月相交的黄昏之景,终于有了黑夜。

    白色魂幡飘荡在天空,慢慢地变成了白云,于是云朵开始飘动,遮住了月色。

    大地有了血肉的属性……山魈身上显而易见地露出了血管的形状,虚假的身躯有了骨肉之感,那眼神越发灵动了。

    骨链盘旋,化为飓风,是为风劫。

    血斗倒转,化为山岳。山岳之中含着恐怖的吸力,使画界有了吸人的功能。若人镇于山下,血斗之力可炼为脓血。

    画界欠缺的大量元素,一朝齐备,连带着对敌攻击性都已满足。

    “还缺什么?”

    “水火。”

    “容易。”

    魔天化指,从天而落,点向封不戾演化之地。

    骨髓磷火,幽幽泛起。

    血髓轻散,落入河川。

    日月轮转,山河齐备。

    以乾元之身再炼天地,画界大成,祭炼一成,便是乾元中期至宝。

    而画外居云岫的修行肉眼可见地破关而上,直达晖阳后期,剑指乾元!

    “我要睡觉了。”魔天化为小幽灵,嗖地钻进狼牙棒,飘悠悠地飞走了:“祝你们温泉滑水,洗得愉快。”

    居云岫出神地看着飞走的狼牙棒,心中震骇无以复加。

    最后助她演化水火之能,不是乾元修行的问题,而是道的理解,这种演化天地的理解……根本不止是乾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