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东海蓬莱
    这一天折腾太久,太阳已经西下,秦弈便住进了李青君给他安排的客房,整理思绪。

    总觉得这个大比怪怪的,但又什么都了解不出来。李青君楚剑天那表现是肯定不懂这里的门道,要是懂,李青君早就说了,楚剑天也不至于还被郑云逸在那耍猴。

    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件很普通的切磋,被人乱入之后扩大成了各宗大比,反正师门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没什么想法。

    至于万道仙宫和蓬莱剑阁是为什么接受别人的乱入,肯定是有考虑的,这个领队肯定知道,却不见人……

    没道理率众先来这里做东道主的情况还不见人,又不是在家修炼,装什么逼呢?其他宗门领袖来拜会你也拒之门外?不见的无非是他秦弈吧……

    最气的是,刚刚在其他弟子口中了解到,万道仙宫的人还没来。

    墨迹什么呢,人家谋算宗灵云宗全来了,你们还在家里喝酒吗?就算是为了熟悉环境,早点来不行吗?真真是靠不住的一帮痴汉。

    相处的时候觉得这帮人很仙意,真的要做起事来没一个靠谱,怪不得宫主对他们蛋疼得没办法。

    秦弈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想和流苏商量几句:“棒棒?”

    流苏有点慵懒地回答:“干嘛?”

    “这事儿你怎么看?”

    “吃着瓜看。”

    “……”

    “不好意思夜翎的姿态太有感染力了,被传染了。”

    “我不是问你看戏的姿态,是问看法!”

    “没有看法,我对阴谋诡计又不在行,真要在行了我会是现在这鸟样?”

    看来这货当初真是被阴死的,秦弈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和流苏相处以来没见它对阴谋诡计之类的事情做过什么判断。它的常用理论是只要你够强,阴谋诡计都没意义……结果自己不还是被阴死了吗……

    流苏没好气道:“要我说没什么好想的,到时候管谁谁谁,一棒子抡圆了全砸扁就是了。真遇上解决不了的,天塌下来高个顶着,你区区一个腾云修士,有你什么事?”

    “……行吧。”

    秦弈走到窗边,看向外面,去寻找程程的身影。

    他也知道程程不爱想这些事,不是程程不懂谋,而是程程对其他人类更没好感,懒得替别人费这脑筋,再加上正和青君联盟甩他脸色呢,所以干脆都躲外面去看海去了……

    这是一座普通荒岛,距离大比场地焚天岛约有数百里,蓬莱剑阁的人只是提前驻扎在这,不直接驻扎焚天岛大约是为了避嫌?虽然秦弈觉得没什么差别。

    这座荒岛有一片海滩,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太阳已经有一小半落入了海平面,海面上都是灿灿的鳞光,很是梦幻。常有海鱼跃起,又扑腾落下,海鸟轻擦而过,又飞掠翱翔。在如今的腾云修行看去,每一帧画面都是道,冥冥有所悟,又不得甚解。

    海浪声,鸟啼声,风啸声,交织在一起,又是一曲海天之音。

    对于以音乐绘画为道的来说,或许触动更大吧。

    秦弈隐隐想得到,师姐为什么会驻留于此了,果然该是她云游之中会选择短期停驻的地方。

    或许自己满脑子去解析什么阴谋,确实也不利于道吧,在这种自然之美就在眼前的时候……就像早在仙迹村草庐时与流苏说的,世人满腹心事,匆匆而过,忽略了太多,又谈何寻道?而自己既入世间,红尘沾染,也早就没了当初的超脱,活成了自己曾经讥讽的人。

    但不动脑子容易挂啊……这真是一个矛盾。

    流苏刚才的慵懒,其实是在陶醉于自然吧?秦弈目光寻到了程程,她此刻也慵懒无比,正在看海。

    她垒沙为椅,法力护持,懒洋洋地躺在沙椅之上,迎着海风夕阳,很是陶醉。

    一杯柠檬茶直接放在胸上托着,两手扶都不扶,枕在脑后。“吸溜”一声,茶水自动入口,程程舒服地叹了口气,眯起了桃花眼远眺夕阳。

    这该死的小资味儿,早在她听香阁里听曲子的姿态就该看出来了……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她放杯子的方式……

    秦弈目光僵硬地挪开,看见了程程数丈之外的李青君。

    李青君也躺在一个沙椅上,杯子放了一下,又放了一下,来回数次,愤怒地丢得老远,“扑通”落在海里,很快被浪卷走无踪。

    “师妹!师妹!我们烤了些鱼……”远处跑来几个剑修,老远挥着手喊。

    “不吃!”李青君喊:“就是因为鱼吃多了吧!”

    剑修们一脸的问号,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李青君意识到失态,恢复了平静:“我朋友是女子,大家围过来不方便,莫让人笑话……那个,客房里有位男客人,大家不妨问问客人要不要吃鱼……”

    剑修们有些悻悻,烤什么鱼,当然是为了接近美人啊,可师妹心中雪亮,直接把话给堵死了。

    摊上个聪明的师妹真是没办法……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位美人叫什么名字,又拉不下面子死缠烂打,真是悲剧。

    算了,去屋里看看那位和大家一样悲剧的舔狗兄吧,明明跟两位大美人同行,连看个海都没得跟,一个人在屋子里可怜巴巴地发呆,太惨了。

    “这位舔……哦,这位兄台,吃鱼。”

    “客气客气。”秦弈笑眯眯:“蓬莱剑阁真是好客啊。”

    “啊哈哈哈,那是当然!方圆万里海域谁不知道我们蓬莱剑阁最讲义气!”

    秦弈接过烤鱼,倚在门边美滋滋地啃了一口,味道还可以……看来蓬莱剑阁长期居于海上,烤鱼的工夫很到位嘛……

    “秦兄,玩脱了?”

    秦弈转头看去,却是楚剑天靠在一旁石块上,笑容有些揶揄:“风流不易吧?”

    秦弈也笑:“是啊,受罚了,该。”

    楚剑天道:“刚才给你递鱼那位,我们大师兄,同辈之中最强者,已经锻骨六层。”

    “看出来了。”秦弈吃鱼:“而且年纪还不算太大,一百多?”

    “嗯,在师妹来前,他是天才。师妹来后,他就不算了。不过他觉得他与师妹最堪匹配,若他知道你和师妹的关系,你就可以看见什么叫讲义气。”

    秦弈笑了一下:“楚兄这是背后说人?”

    “我说了,你与我有恩,提醒你一下。”楚剑天淡淡道:“我卖他又没意义,反正轮不到我。”

    秦弈道:“我倒是觉得,你们未必是喜欢青君啊,像你这帮师兄弟,当着青君的面还想去接近程程……你也是,感觉放下得真快。”

    “爱美之心是天性,至于喜欢……”楚剑天抬头想了一阵子,失笑道:“你认为真存在连话都没说过的爱情?无非是贪恋美貌,求而不得,化而为执吧。就像师妹说她有夫君,真是大家都不信?不愿信才是真的。”

    秦弈觉得有些道理:“楚兄这意思,是执念消了?”

    “嗯,有一点这意思。”楚剑天道:“因为我回头左思右想,都觉得整个剑阁在秦兄眼里成了笑话。”

    秦弈摇摇头:“倒也不会。”

    “剑客终归是用剑获得别人的尊重,有了剑,别的自然就有了。”楚剑天笑道:“跟在女人背后师妹师妹的,便是秦兄心善不笑我,我自己也要笑自己的。”

    秦弈偏头看了他一阵:“如果你是道修,此刻估计有突破。武修似乎不这么突破的,但我似乎觉得你与白天确实有些不同。”

    “我们有剑心领悟,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楚剑天终于从斜靠石头变得站直身躯,抱剑行了一礼:“再次认识一下……东海蓬莱楚剑天,锻骨四层剑修,希望大比之时秦兄赐教。”

    秦弈还了一礼:“万道仙宫秦弈,届时请楚兄赐教。”

    楚剑天奇道:“我以为你会说,我打不过你……”

    “武修切磋,未必要以修行说话。”秦弈笑笑:“蓬莱剑道,我也想好好领略一二……找找看,我是否也有可以领悟的什么心。”

    楚剑天哈哈一笑,抛过一瓶酒:“这回真正请你喝酒,别像之前那样,说着喝酒都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鬼东西,喝酒就认真点。”

    秦弈接过酒,仰头一饮而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