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 > 第十一章 责任
    昨天夜里李青麟在仙迹山上呆了一夜没睡,为了保证行路精力,也就没再闲扯多久。不一会儿就坐在亭边柱栏上,靠着亭柱,抱枪而眠。

    李青君没有睡,她目光灼灼地看着秦弈。

    秦弈昨晚也通宵来着,这时候也困了,见李青君模样很是莫名其妙:“你不去睡觉,盯着我看什么?”

    李青君道:“我若也睡了,你对我们起了歹意怎么办?”

    “神经病。”秦弈懒得理她,也坐了个栏杆,靠在柱子上出神。

    李家兄妹的武学对付这些妖魔鬼怪的轻松程度让他有些吃惊。他总觉得,低级的修道者放些低级法术来对付之前的插翅虎与如今这个蜘蛛妖,还未必有李家兄妹打得畅快呢。

    他自己也很享受一棒子敲下去的快感……

    可惜武道显然有些局限性,必然对付不了一些古怪的法术,否则李青麟也没必要跑来请自己出山,李青君也不至于总是中一些低端陷阱和毒素……这么说来,纯修武道确实也不行。

    不过好像也是这丫头太莽,没什么经验的缘故……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又看了李青君一眼。

    李青君坐在石桌上,一手支着下巴,还在看秦弈。

    秦弈很是无奈:“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啊?”

    “看你性子冷淡,且谨慎惜命,山上除虎也不见你出手。何况你我有梁子,你为什么救我?”

    “毕竟你我现在是伙伴,就在我面前出事,我不出手像话么?”

    李青君嘴角有了一抹笑意:“伙伴?”

    那笑意不是高兴,反倒有些讥嘲。

    秦弈斜睨一眼,冷冷道:“我知道你们身份高,是我高攀了好吧。”

    “我倒不是那个意思。”李青君笑笑:“只是很久没听到这样的称呼了,有些……嗯,有些新鲜。”

    见她态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秦弈的语气也好了点,叹道:“你们到底什么身份?原先我以为是个将军家庭,如今看你们说法,不太像。”

    都打算共同对付东华子了,当然没必要再瞒这个,李青君也就很随意地回答:“哥哥是王子,南离二王子。”

    “哥哥是王子……”这逼装得挺脱俗的,秦弈愣了半天,神色慢慢变得有些尴尬。

    李青麟是王子,那你李青君是啥?

    也就是说,自己居然把本国公主倒吊在门口晃荡,淋了一身乳白色液体……

    还好当时没有毛手毛脚,不然被剁了都没处说理去。

    这什么奇葩国家啊,王子公主独自出行去深山老林,连个护卫都没有,还兴致勃勃亲力亲为地降妖除魔?王子居然还表示,如果公主挂在他手上,那是自己学艺不精?公主还整天想当仙女?

    秦弈觉得这国度疯了。

    “怎么?”李青君有些讽意:“怕了?”

    秦弈很诚实:“是有点。”

    “怕我用身份报复你?”李青君懒懒道:“放心,那些江湖人出口不逊,我都没怎么样。”

    我好像不止是出口不逊……不过想到这里,秦弈倒是更觉得李家兄妹不容易,这种身份,居然能忍受江湖人的羞辱……也许是因为李青麟说的,不管你什么身份,杀人都会有点麻烦?

    他口中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道:“王室中人,寻求方士,我觉得我似乎卷入了世上最麻烦的事情,所以怕。”

    李青君很快理解他指的哪方面,不由失笑道:“你一个乡间村民,对王室嫡争为什么是这种态度,简直不可思议。放心,哥哥找你与此无关,你倒可以认为是正邪之争。”

    正邪你个鬼,就算不是嫡争,也必然是朝堂权争好吗!秦弈没去笑她天真,反问她:“你一个公主,又不是侠士。见到那么恶心的妖怪,我明明看你十分恐惧,却居然第一个挺枪上前,到底怎么想的?”

    李青君平静道:“这间道观是我南离境内,里面的道士就是我的子民,即使那些江湖人也是。护佑一方保境安民的责任,本就是我们的,而不是什么侠士的。”

    秦弈眼神微动,转头看着李青君的表情。

    她的眼神很认真,依然如此英气。

    “喝酒么?”秦弈掏出一个葫芦:“这一葫芦是新灌的,我没喝过。”

    葫芦抛了过去,李青君随手接住,秦弈掏出自己日间喝的葫芦,遥敬了一下:“敬你这话。”

    李青君笑了笑,拔开塞子,仰头灌了一大口,意态倒是潇洒得很。

    秦弈也喝了一大口,亭外大雨淅淅沥沥,他看着檐外雨帘,忽然觉得这次的离火城之旅可能会很有趣。

    流苏吐槽:“无聊的使命感,连公主都不会做。”

    秦弈神色不变,悄悄冲着狼牙棒放了个屁。

    …………

    次日一早,夜雨初晴。

    李青君从桌上醒来,只见哥哥已经和秦弈站在亭外说话了。她一时有些脸红,说着防秦弈呢,结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看这模样,说不定是秦弈替他们兄妹守了一晚上才是真的。

    脑海中不由浮现昨晚两度被秦弈搂着腰肢的场景。

    浑身不自在,一想起来就觉得腰间还在发热。可他是为了救自己……李青君什么话都没法说,除了瞪着他看又能如何?

    走出亭外,就听见哥哥问秦弈的话语:“秦兄一晚没睡?”

    “惯常通宵炼药盯炉火,习惯了。”

    李青麟点点头,也没多问,只是看着道观出神了一阵,低叹道:“烧了吧。”

    秦弈“嗯”了一声,这道观当然还是烧了的好。见李青麟掏出火折子,秦弈忽然道:“等等。”

    李青麟奇怪地看着秦弈去马背上取了背囊,掏出了一个瓶子,绕着道观洒了一圈。

    李青君走出亭外,奇怪地问:“你在干什么?”

    “哦,这是防火用的,平时家里洒一些,炼丹不走火。”秦弈抬头笑道:“要烧道观,可小心焚山。”

    李青君咕哝道:“雨后要点燃道观都不容易,你还怕烧山。”

    然后就看见秦弈掏出另一个瓶子,往道观窗棂洒了一点。

    “这是什么?”

    “速效干燥粉。”

    “……古里古怪的东西真多。”

    “那是,不然你们请我干嘛的?”

    话到这里安静下来,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同时笑了。

    道观大火熊熊燃起,火势果然很诡异地控制在秦弈洒过粉的圈内。李青君看了一阵,啧啧有声。这还真是武道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武道要限制这样的大火,只能蛮横地绕着道观挖沟才行,费时费力。

    “喂。”李青君忽然问秦弈:“一会到了城镇,我要洗漱,你那个牙刷还有吗?”

    “有。”秦弈笑道:“你说我去离火城卖牙刷能不能安身立命?”

    李青麟哑然失笑:“虽然我不知你们说的牙刷是什么东西,但若秦兄之志仅止于做个商贩,倒是可惜得很了。”

    秦弈笑而不语。

    三人牵了马,缓步下山,到了半途,李青麟驻足回望山上大火,轻声叹了口气。

    秦弈问道:“怎么?”

    “以前妖物公然食人的事很少见,可这几个月来已经出现了不少。这与化妖瘴必然脱不开干系……”李青麟顿了顿,低声续道:“无论他在盘算什么……此人不除,必是妖星祸国,大厦将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