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不灭通天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死灵组织(下)
    对于星骸的研究,死灵组织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即便是那位获得星骸的死灵教主,是因为星骸的缘故而亡,但却丝毫不影响死灵组织对它的研究。

    最开始的时候,死灵组织之内,只有死灵教主一人能够研究,可一个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并且还受限于各种领域,也不知道从哪一代死灵教主开始,死灵组织便成立了器造阁。

    器造阁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研究星骸,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研究出星骸的秘密,天罡化灵阵就是研究过程中的产生,至于那些被制造出来的实验体就更不用说,全都是根据星骸研究出来的怪物。

    至此,石壁上的记载罗松基本上看完,至于其他文字记载的东西,因为根本不懂,所以罗松也不知道那些记载有什么,只能依靠一些图案去推测。

    当然,这样的推测意义不大,且这一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现在了解了死灵组织的起源,后又知道了星骸的来历,这让罗松对死灵组织又有了新的认识,不过这些都改变不了他夺取星骸的想法。

    压制到星骸此物,乃是至宝中的至宝,并且如果他不能将星骸夺下的话,恐怕地球修炼界,甚至对于整个地球来说,日后都将面临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罗松自然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于公于私,罗松都要将星骸夺下,而要得到星骸的首要条件,那就是要获得死灵教主的血,唯有死灵教主的血,才能打开封印星骸的阵法。

    此时,罗松站在山洞之中,他并没有急着朝山洞更深处走去,而是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目光连连闪动,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片刻之后,当他回过神来时,他一抹指间的空间戒指,从中拿出一件黑色的斗篷出来,直接将之披在身上,整个人都隐藏在斗篷之中。

    这是他在通冥境的时候,斩杀了一名气虚境修士之后,从对方的储物手镯之中,得到的这一件能够屏蔽神识功效的斗篷。

    只可惜的是,这件斗篷虽然奇妙,但仅仅是上品法器级别,尽管能够气虚境修士的神识,但一旦气虚境修士认真查探,这件斗篷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不过披上这件斗篷,再加上罗松的敛息术以及隐身符,足以让罗松隐蔽在暗处,只要不是对方的神识比他强大,并且他没有弄出可以的声响又或是情况,一般来说气虚境修士,无论哪个层次之人基本上发现不了他。

    当然,这一次他进入的是死灵教主闭关之地,死灵教主的修为他无法确定,只能先尽可能的做到收敛,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自身的安全,以及这一次进入闭关之地的夺血计划。

    如果那位死灵教主的修为,已经达到噬丹境的层次,这些伪装在其面前将没有任何效果,那时候罗松也只有逃命的份儿。

    不过,如果仅仅是因为死灵教主有可能是噬丹境修为,因此选择就此离去的话,罗松心中定然会不甘。

    并且,如果罗松真的是那种怕死之辈,也就不会有今日的他,要知道他能在短短两年的时间,达到如今这个层次,努力固然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就是在无数次的死亡之间夺取造化的勇气。

    自他进阶到气虚境之后,能真正被他视为敌人的气虚境修士没有几个,因为他得罪以及面对的敌人,全都是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噬丹境存在。

    莫说那死灵教主的修为,有可能达到噬丹境层次,即便是对方的修为真的是噬丹境又如何,罗松依然不会因此而退惧,反而会更加谨慎对待,虎口拔牙。

    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罗松比任何人都懂,因为在进入这被死灵组织视为死地之前,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怎么可能因为一点猜测而退却,这绝不是他的行事风格,更何况还有一块无上至宝星骸等着他呢。

    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罗松也没有在这里逗留什么,直接朝着死灵教主闭关之地更深处走去。

    前方是一个黑暗的通道,他虽然踏步走了进去,但整个人的身体飘了起来,慢悠悠地前方的黑暗中飞去。

    若是换位思考的话,他如果是死灵教主,即便此地就算是禁地,死灵组织的成员绝不敢进来,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算是再怎么简陋,也会象征性的布下一些防护阵法。

    只是罗松一连飞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一点阵法或是禁制,这倒是让他感到很奇怪。

    又飞了一会儿,罗松忽然看到前方出现光线,他心中微动,直接就朝前方飞了过去。

    他注意到前方的光线,乃是一个光幕门,其上灵光流转,似乎通往着某个地方,但罗松没有贸然进入光门之中,因为他发现在光门之上,隐藏有一道微不可察的禁制。

    如果他不是阵法大家,恐怕也很难发现这个禁制,并且他一眼就看了出来,隐藏在光门之中的禁制,乃是一道感知禁制,一旦有人穿过光门,就会被布下禁制之人感知到。

    此地既然有禁制,不用说布下禁制之人不是别人,自然就是那死灵教主无疑。

    “从闭关之地开始,便没有丝毫阵法禁制,一般人看来,会认为死灵教主极度自信,相信没人敢进入这里,可如今来看,这一切都是麻痹只用,让人在最后时刻‘掉链子’,果然够狡猾的。”罗松心中暗暗道。

    要不是他在阵法一途的造诣颇深,并且神识直追噬丹境修士,否则恐怕他也很难发现这道感应禁制。

    并且,这种感应禁制即便是被人发现了,也很难在不被感应的情况下,进入光门之中,又或是将之无声无息的剔除掉。

    这要是其他修士在此,就算是发现了禁制,也根本越不过这感应禁制,一旦越过就会触发感应禁制,这样一来,在光门之后闭关的死灵教主便有所感应,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这感应禁制虽然麻烦,但对于罗松来说,只要费点工夫还是能够将之摆平,并且是在没有剔除或是触发感应禁制的情况下,瞒天过海一样的进入光门之中不被发现。

    罗松盯着光门看了一会儿,随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跟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杆杆阵旗,在光门之前布下一个繁复的阵法,最后散发出的气息,居然与光门上的感应禁制一模一样。

    剔除感应禁制,这种做法完全不可取,至少以罗松目前的能力,还做不到剔除感应禁制之后,还不被布下禁制之人感应到。

    而要想安全的进入关门,就需要将光门上的那道感应禁制改造一下,这种事罗松在学阵法的时候经常干,毕竟谁让他以前的职业是程序员。

    没错,按照罗松的理解,凡是阵法与禁制,都可以理解成是另类的程序,光门上的禁制自然也不例外。

    光门上的感应禁制,尽管布置手法很高超,但布置之人显然只在乎其功效性,并没有对其改造型多加关注。

    罗松就是要在感应禁制的基础上,将此禁制给改造,让其在某种程度上,按照他的想法意愿去运转。

    按照罗松的理解,这种改造禁制的做法,与程序上的重构或是注入差不多,只不过这样的做法,相对于原禁制来说是‘非法’的。

    当然,对于罗松来说,没有什么非法不非法的,真要是谈法的话,他现在还是非法进入‘民宅’,前提是这百慕大三角洲之下的死灵总部,是否还属于民宅的范畴就是另说了。

    将阵法布置之后,罗松盘膝坐在地上,手托一个罗盘,将体内的灵力缓缓地灌入其中。

    嗡嗡~

    只见罗盘缓缓飞起,在半空中旋转的同时,轻颤之间发出一阵嗡鸣声。

    跟着,罗盘上凝聚出一根头发丝般粗细的指针,随着罗松灵力的注入,指针不断地延伸,没入进光门之中,最后与那道感应禁制融合在一起。

    时间一点点流逝,罗松小心地控制罗盘指针,对感应禁制进行改造。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当罗盘上亮起一道璀璨的灵光时,罗松双眼一亮,急忙将手中的罗松收了起来。

    跟着他霍然起身,双手不断地掐动灵诀,打出一道道法诀没入进光门之中。

    哗!

    一道金色灵光在光门上一闪即逝,一道道金色灵纹,在光门上浮现出之后,描绘成一朵金色莲花的团。

    跟着,那金色莲花不断流去,像是受到某种召唤一样,全都没入进光门上的那道感应禁制之中。

    做完这些之后,罗松这才深呼出一口浊气,再次收敛气息到极致,披上黑色斗篷,取出两张隐身符贴在身上。

    旋即,他直接跨步走进光门之中,整个人消失在通道之中。

    从始至终,那道感应禁制都没有任何异样,就好像与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东西穿过光门,也就代表着罗松成功进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