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奇异的黑棺带我穿万界 > 第一章 李阳

第一章 李阳

第一章 李阳 (第1/2页)
  
  北方的冬天,格外寒冷,再加上天公不作美,一阵阵刺骨的冷风,掺杂着雪花,吹入千家万户。
  
  清水县中。
  
  清晨起来,比起别人家都在热火朝天的除雪,其中一家可显得冷清多了,尤其是空旷的院子,更平添了几分寂寥。
  
  明明大院中站着一个年轻人,却一声不发,就连墙角的那一只大黄狗,都安静的趴在狗窝中,没有声响。
  
  院中格外安静。
  
  须臾间,年轻人动了。
  
  头部微微端正,目视前方,两脚并步,挺胸、直腰、收腹,身体自然站直,两臂自然下垂。
  
  如果是练家子,此时一定会大叫一声好。
  
  别小看这些简单动作,将这些简单的动作连成一体,就是八极拳的起手式。
  
  再看年轻人的起手式,干净利落,动作也极为规范,简直就是教科书似的标准。
  
  显然,这名年轻人是个练家子。
  
  而年轻人接下来的动作,走的也都是八极拳的套路,蹲步载捶、抱拳弹腿、马步劈掌……。
  
  所有动作下来,犹如行云流水一般。
  
  不难看出,这名年轻人修习八极拳一定有些时日了,若是没有一定的年头苦修,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但你若以为这名年轻人是修习八极拳术者,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接下来的练习中就明显可以看出,年轻人的招式套路越发的古怪,已经开始渐渐偏离出八极拳的路数。
  
  当练习到一半时再看,年轻人的拳法路数,已经彻底走出了八极拳的框架。
  
  单看这里,如果不是看年轻人拳术练习得虎虎生风,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练什么鬼拳术。
  
  但动作依旧还是那么流畅,显然不是临时乱打出来的,必是下了一番苦功。
  
  奇怪的是,年轻人在打拳之时,仍是不发半点声响,大院中仍是静悄悄的。
  
  直到结尾后,年轻人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在寒风中化作一道醒目的白色哈气。
  
  “呼!……”
  
  这一个吐气,竟是足足有两分多钟。
  
  如果是正常人早就缺氧了,可年轻人却是脸不红气不喘,随后十分平淡的合上嘴。
  
  历时两分多钟的吐气长跑,结束了。
  
  年轻人依旧一言不发,孤零零的站在大院中,雪花飘零,寒风刺骨,宛若一朵傲骨寒梅,峭立寒风中。
  
  寂静许久。
  
  年轻人缓缓开口:“可惜啦,这时候就应该有个摄影机,好好拍下我刚才的傲人姿态,肯定是帅炸了……”
  
  “哥”
  
  这时从屋内传出一道女子声音,然后一直紧闭的房门打开,走出一名二十左右的秀气女孩。
  
  “呼,好冷啊!”李雪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裹紧身上的棉服,看向年轻男子。
  
  有些埋怨道:“你又练拳,手上的伤还没好,这冰天雪地的,万一有个好歹,爸妈回来后,我怎么交代?”
  
  李阳收拳而立,笔直的站在大院中,伴随着瑟瑟寒风,颇具一种傲立寒风中的气质。
  
  可随着女子埋怨,气质已破。
  
  他无奈的抬起右手,将食指露出,从指尖向下一连贴着三块创可贴,几乎快将手指完全缠住了。
  
  格外显眼。
  
  “小妹,我就是不小心切菜伤了手指,从里嘴里说出来,像是断了手似的”
  
  说着话,李阳放下手,走到墙边,拿起大扫把,这时才要去扫雪。
  
  “什么叫只是伤了手指”李雪容不满的跑过来,不由分说一把夺过李阳手里的扫把。
  
  “你昨天也就是切菜,要是剁骨头,那还得了!”李雪容将扫把抱在怀里,一双刚刚睡醒的杏眼看着李阳,手指指了指房门。
  
  李阳耸耸肩,走过去。
  
  李雪容这才露出笑颜。
  
  “你呀!对别人软软弱弱的,也就敢对我耍气势”李阳回头笑着说道,转身进入屋子。
  
  屋子是宽敞的砖瓦房,正面朝阳,初生的阳光照射进来,将整个房间内照得十分亮堂。
  
  李阳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不大,三十平米,充当他一个人的卧室绰绰有余。
  
  房间内摆设很是简洁。
  
  摆着几本书和台灯的写字台、一把转椅,靠在墙边的皮箱、铺了厚厚一层褥子的学生床。
  
  再有就是一件娱乐工具了--飞镖。
  
  晨练结束,又不让扫雪,无聊的李阳从抽屉中取出一盒飞镖,拿起一支,转过来对着门口。
  
  就在门上,挂着一副靶子。
  
  瞄准,投掷出去。
  
  咻的一声,飞镖射中靶子。
  
  “七环”李阳看了看自己的成绩,有些失望的看向自己右手食指。
  
  要不是食指受伤,以他平日里的成绩,就算不是命中靶心,也是稳定保持在八环的记录。
  
  李阳重新拿起一支飞镖。
  
  瞄准之后,投掷出去。
  
  “Ip
  
  ayyou
  
  ……”
  
  这时候突然响起的歌曲,让李阳手里的飞镖不稳,飞出去后别说七环了,差点都射到靶子外面去了。
  
  李阳无视偏得离谱的飞镖,拿起手机,看向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按下接听键。
  
  “喂,哪位?”
  
  “李阳是吧?我是你王大爷啊!”电话那边传来年迈的声音。
  
  “我是你大爷”李阳心里这样想,但嘴上还是道:“王大爷是吧?你认识我爸?”
  
  “对对对,就是你爸给我的电话号,大爷要搬走了,家里有一堆老物件想卖,给你爸打电话,你爸说出门了,然后把你号给我,说是找你就行,孩子,现在有空吗?”
  
  “有”
  
  “那大爷等你”
  
  “好,麻烦说一下地址?”
  
  ……李阳记下地址,挂掉电话,开始忙活起来。
  
  先将靶子上的飞镖取下,装盒收好,又麻利的换上一套耐脏的黑色连帽棉袄、黑色裤子、棉鞋。
  
  然后又蹭蹭蹭跑到父母房间,翻出一个车钥匙,检查了一下随身现金,这才走出房间。
  
  “我去收废品”李阳冲李雪容打了声招呼。
  
  正在扫雪的李雪容看到他这副装扮后,无奈道:“元旦还没过半个月,又有活了”
  
  “人家搬家,哪儿会管你什么日子!”李阳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自家的车库。
  
  说是车库,其实就是利用彩钢、塑料搭建起来简易车库,连个车库门都没有,十分简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三国:开局被曹操三顾茅庐请出山 江湖十大奇案 爷是病娇,得宠着! 全宇宙都是我粉丝 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 不科学御兽 碧落十三香(女尊 上部)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