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第892章 琥珀神剑
    告辞了律香川和高寄萍后,白玉京走在返回崆峒山的路上,随后立即跟丁春秋取得了联系,而此时丁春秋也估摸着白玉京应该会给自己发消息了。

    圣光荣耀派人来了之后还是跟他打了个招呼,当然了豪门公会并没有义务非要跟他打招呼,而且对方还不是为了交易所的事情而言,跟白玉京的交道也更像是私事,但对方仍旧还算是礼数周到。

    在丁春秋的心中,白玉京就算实力很强,但那也仅仅只是限于崆峒山中,而出了崆峒山,别说2333那群高人了,豪门公会里任意拉几个人出来怕白玉京也不是对手。

    有了这样一种先入为主,丁春秋就想要趁机进一步拉拢白玉京一下,如果白玉京加入到名剑风流公会当中,那么圣光荣耀的人想要对白玉京动手也就有了顾虑,而且同样的,如果白玉京是圣光荣耀公会相中的一个人才,怕是他们也同样会产生顾虑,不会厚着脸皮从盟友的手中拉人。

    当然了,盟友二字实在是丁春秋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他的名剑风流公会连崆峒山的大权都没有拿下,根本就没资格和圣光荣耀这等庞然大物相提并论。

    “我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白玉京发来的消息让原本主意已定的丁春秋顿时就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说道。

    “那就先说好消息。”

    “快活林公会会长约我三天后打生死局,我同意了。”

    这个说辞是律香川教给白玉京的,毕竟白玉京只是跟律香川有合作关系,但是他跟丁春秋可并没有太多的瓜葛,加上白玉京并没有加入名剑风流公会的意思,因此他更像是一个外人,自然就不能像是跟律香川交流那样,对丁春秋也掏心掏肺了。

    看到白玉京发来的消息后,丁春秋先是眉头一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在他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反而是大大的坏消息,至于白玉京口中的生死局他也很清楚,无外乎就是删号战这样的性质,输的一方将会永远离开崆峒山。

    白玉京纵使实力强横,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就算他的个人技术能够稳赢快活林公会的任意一个人,甚至于还能够击败七八个没有丝毫配合的小队,但也是极限了。

    而如今就丁春秋听到的消息,由于白玉京的大肆屠杀,导致快活林公会在对待他的态度上,意外的整合成为了一个整体,不再像过去那般充斥着内部矛盾,因此,白玉京真的对上了一整个快活林公会,有多高的实力也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很快,丁春秋就不这样想了,他之前只不过是没有想明白罢了,当他将“好消息”三个字和白玉京说出的话联系在一起后,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念头,让他急切的问道。

    “你们约定怎么打?”

    “车轮战,不死不休!”

    白玉京的话让丁春秋心中一震,透过眼前消息看向发送消息的那个人时,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能够说出这样一句话的人,足够值得他丁春秋的敬佩了。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事有蹊跷,就算白玉京能打,可以一个打一百个,但他的内力值可是有限的,一旦被耗空了内力值,他拿什么来战斗。

    不过丁春秋自然是不会知道白玉京的一招三式技巧是普通攻击的组合,并不会有任何消耗,只要他能屹立不倒,生命值不归零,他就永远都有战斗力。

    但是白玉京显然不会这样说,因此他再度把律香川的计划说了出来。

    “我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需要帮手。”

    丁春秋此时已经渐渐的明白了过来,眼睛一亮后说道。

    “好,你提人选,只要是我负责的了的,我力支持你。”

    丁春秋此时心中已经透亮,白玉京和快活林公会会长之间的约战是假,而真正的用意是告诉他,在生死战的那一天,快活林公会的人手将会完被抽调出去,而且这一战是关乎荣誉和脸面的一战,除非有一个结果否则的话绝对不死不休,那么这样一来,岂不是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

    当然了,丁春秋也不是傻子,就算白玉京那边能够拉走大多数快活林公会的有生力量,但如果公会遇到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绝大多数玩家还是会选择回防的,而且想要夺取城主大权,需要公会占据城主府24小时的时间,这可就不是暗度陈仓可以完成的壮举了。

    “我要圣光荣耀公会的那两个人。”

    就在丁春秋一面期待,一面又顾虑连连的时候,白玉京发来的这条消息将他给震慑到了,他迟疑了半晌,惊诧了半晌之后这才说道。

    “你……你都知道了?”

    丁春秋此时脸上约莫一红,白玉京的消息是他通报给圣光荣耀公会的,而圣光荣耀公会来崆峒山也是冲着他白玉京去的,这件事一开始丁春秋做的就不厚道,尽管他有意想要拉拢白玉京,但在今天这番谈话之前,在丁春秋的眼中,区区一个白玉京和崆峒山大权是无法划等号的,为了这个位置他可以舍弃一切东西。

    “有什么难猜的,那种实力的高手,崆峒山找不出第二个来。”

    白玉京的话让丁春秋松了口气,看样子白玉京并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不过他这句解释却是让丁春秋有些尴尬,但同样也是事实,如今的崆峒山,除了白玉京自己,就只有圣光荣耀公会的人有资格称为高手了。

    不过这会,丁春秋的心中已经变得狂喜了起来,之前他还顾虑怕白玉京的计策虽然绝佳,但担心以名剑风流公会的实力难以占领城主府24小时,要是在这24小时当中他们再度被快活林公会给杀出去,那今后他就别想再对崆峒山城主大权有半点觊觎之心了。

    但是,如果把圣光荣耀公会给拉下水呢?

    那情况自然就不同了,丁春秋此时思前想后,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白玉京交代的这件事给办好,哪怕是坑蒙拐骗偷,也要把圣光荣耀的这两个人给绑在白玉京生死战的战车之上。

    白玉京关闭消息后,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尽管在虚拟世界中他并无半点不适之感,但如此脑容量的对抗,他仍旧有种头痛的感觉,过去的他从来不曾想要要在网游中动什么脑筋,他是那种可以愉快单纯的玩游戏的人,能够甘于绝对的平凡。

    其实这是一种最健康的游戏态度,不过名不为利甚至不为争胜,纯粹把游戏当成了娱乐休闲,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事,加上他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不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哪怕你与世无争,跟谁也没有矛盾,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人一些事是由不得你的性子和态度,他也会找上你的。

    过去种种不堪回首也好,如时光逝去也好,如今种种破茧蜕变也好,忍无可忍也好,对此刻的白玉京而言都毫无意义,因为未来都将是新的篇章。

    当丁春秋将白玉京的想法跟打算告诉了裘无意和仇恕的时候,这两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白玉京想要跟他两组队去打不死不休的车轮战?

    “我去!”

    片刻后,仇恕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他没去看裘无意,但是裘无意此时却并没有持反对意见,而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仇恕想要化解跟白玉京之间的仇怨,他来找白玉京有着其他目的,而裘无意虽然并不介意跟白玉京成为敌人,而且他此行的目的只是冲着白玉京而来,但是如果能够借用这次机会帮助名剑风流公会拿下崆峒山大权,继而当圣光荣耀公会掌控崆峒山的交易所,那么就等同于是他此行超额的完成了任务。

    但是裘无意还是多了个心眼,毕竟这件事发生的蹊跷,要说之前那三场战斗是白玉京对他们的试探或许有一些道理,但是裘无意和仇恕都是成年人了,他们知道人的性格和情绪很大程度上是伪装不了的,而之前白玉京的愤怒写在脸上,那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白玉京是真的想要杀他们,而且仇恕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白玉京把他们误会成了某个过去的仇敌。

    所以,白玉京如今有这样的心态转变,却不是水到渠成的,正因为非常的突兀,裘无意才必须要多保留一手。

    然而,裘无意会去有所提防,但他却不可能想象的到在这背后白玉京和律香川有所串联这回事,毕竟这在常理上也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裘无意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背后的圣光荣耀公会,而是靠他自己提高警惕。

    此时的白玉京正在跟律香川通话,整个计划是律香川的手笔,但白玉京作为其中参与的一个重要角色,加上他现如今跟律香川的亲密关系,让他两在这场计划中都更像是下棋的人,而不是*控的棋子。

    “消息我会在近期放给魔剑道公会那边,如果崆峒山仅仅只是我快活林公会和名剑风流公会又或者无名公会之间的小打小闹,魔剑道公会是不会在意的,但是如果圣光荣耀公会掺杂进来,那就不一样了。”

    律香川的话让白玉京点点头,他对此也很清楚,而且对于律香川提到自己公会在崆峒山的地位仅仅只算是小打小闹的时候,他的心中也对背后的魔剑道公会有了更深的认识。

    “不过,这其中仍旧有一个问题。”

    律香川话锋一转,随着“问题”二字出口,白玉京对此也同样有一定的认识,当下接过话题说道。

    “要是真的被名剑风流公会拿下了崆峒山的大权,继而圣光荣耀公会掌控了交易所,那么魔剑道公会真的会为了我们而跟圣光荣耀死磕么?”

    白玉京的问题让律香川点点头,是的,这就是最大的一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此之前却并不成其为问题,因为网游界中对魔剑道公会的风评就四个字。

    够狠够狂。

    这伙人很少会在网游中吃亏的,而且曾经还有人做过这样的一个总结,那就是当魔剑道公会和另一家豪门公会对上,他们总是台面上的胜利者。

    这是什么意思呢?

    魔剑道公会虽然聚集了很大一批狂人,这伙人胆子大也很能打,他们会想方设法的赢取一切团战、单挑的胜利,在玩家们的眼中,他们总是能够获得各种胜利的。

    但是台面上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就能够拿下战争最后的胜利,毕竟那靠的不是拳头,而是钱,是利益的交换,而且很大程度上,如果不是因为魔剑道公会这种因为狠辣的行事作风而导致了被孤立的处境,因而让折戟沉沙在很多时候跟对手的较量中也是被孤立的。

    因此,魔剑道公会只是玩家们心目中的常胜将军,但他们未必就是能够书写历史的人。

    律香川自然不需要为折戟沉沙考虑该如何当书写历史的人,只要他明白魔剑道公会有一群敢打敢拼的真汉子,只要让这群真汉子知道圣光荣耀公会将会在崆峒山抢走他们的蛋糕之一,那么这群疯子就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但是随着计划实行的日期越来越近,律香川原本万无一失的心态也出现了一些破绽,其实这不怪他,应该说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当律香川一想到要是魔剑道公会的那群疯子不愿意来崆峒山,或者说是因为受到折戟沉沙的节制所以不来崆峒山了,那么他律香川的快活林公会真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白玉京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中却一直没有停止过思考,其实他是有一些想法想要说出口的,但是却始终克制着自己没有说出来,如果是过去的他,他的那种自我约束力是非常强的,他可以容忍敌人对自己的挑衅,朋友和队友对自己的侮辱,当他连这些都能够容忍的时候,他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呢?

    但是如今的白玉京已经不同了,他想要活得精彩一次,而这一次恰好就在眼前,因此白玉京过去的那种谨守底线的分寸在这一刻消失的荡然无存了,随即他说道。

    “我认识一个人,我想他应该可以帮忙说上点话。”

    是的,白玉京在说小刀,就在几天前,小刀还是他的师父,是他最尊敬和崇拜之人,甚至要比对2333的佩服还要更深,如果是过去几天的他,绝对是不会想过要利用自己的师父来达成自己的目标的,但是如今的他却是在跨过内心的这道坎之后变得无比的轻松,他知道自己身上又一道枷锁消失了。

    律香川心中一震,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白玉京,饶是他的心中已经觉得自己对白玉京能够信任十足了,但是在这句话之后,律香川却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丝自己的渺小。

    对面的这个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没有掌握的,而他究竟还有多少底牌是没有暴露的?

    “谁?”

    律香川本来是不该问的,因为直到此时才被白玉京说出口的秘密,那绝对是天大的秘密了,但是律香川还是忍不住问道。

    “永夜!”

    白玉京也没有隐瞒什么,当然了他并没有直接说小刀和永夜,但是当永夜这个名字说出口的时候,律香川的眼睛大亮,心中涌出了说不出的激动。

    永夜就在2333那个队伍中的事已经在豪侠中传的尽人皆知了,虽然说到了今天仍旧还只是一个猜测,毕竟永夜从来没有在外人跟前暴露出自己的真名,但是这几乎已经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律香川听到永夜的名字也同样想起了这其中的很多牵连,如果白玉京说自己认识折戟沉沙,认识天煞流云和红月,律香川虽然不会立刻就出言反对,但将信将疑的心绝对占据了九成,因为这三人所处的台面绝不是白玉京能够够得到的。

    这三人除了是魔剑道公会的头号狠人外,他们还是顶级神壕,就算白玉京的实力再强一倍,就算真的是豪侠第一高手,但在顶级神壕的眼中仍旧什么都不是。

    但是永夜却不一样。

    走在崆峒山的野外,白玉京仍旧还在思考,思考自己该如何通过小刀这层关系把自己想要的结果带给永夜,让永夜把消息传到魔剑道公会那边去。

    通过上一次跟小刀的会面之后,白玉京知道了小刀的上线时间,一到五他只能晚上才来,只有周末的时间多一些,而今天不是周末,所以眼下小刀并不在线,而白玉京自然也不可能直接跟永夜进行交流。

    白玉京和永夜只见过一面,不……应该说是两面才对,一次是在大理城天龙八部段誉篇的副本那里,第二次就是他和小刀第一次见面之后了,而且当时永夜记得很清楚,他说副本集结地那里所有人都想要加入2333那个队伍,但只有白玉京无动于衷。百镀一下“网游之最强法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