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太平宝鉴 > 第二十七章 程度
    史氏拉着冰块落了地,从不知道哪里掏出来一张和纪重拿在手中的符纸一样的符纸扬了扬,只是她的符纸亮度比纪重那个高得多。

    “神符在手,百邪不侵。可凡人终究只是凡人,太过脆弱。我本打着用察儿的死讯让老太太昏过去,奈何没成,只好换作你妹妹。”

    正准备出手的纪察闻言停顿了一下。

    这两位所说、所用的神符他略知一二。这东西是某个血脉家族制造出来的玩意,一直在各国的权贵这种上层人物间有少量流传。因为在不使用的时候可以收进体内,只有触发其防御的时候才会在体外显现,所以在触发神符的防御之前,很难判断一个人有没有携带神符。

    只要是制作神符的血液中的能量没有耗尽,神符的使用者就不会受到任何外来伤害。什么斧钺加身、什么毒药暗杀都没用,甚至只要使用者认为有威胁的话,你都无法接触到他。这东西简直就是个超大号的乌龟壳。虽然存在弱点,可是也很难处理。

    它最大的弱点就是其中的能量有限。而且这东西不能让人变超人,开了神符也无法避免生老病死等很多东西,导致本身脆弱的普通人有了神符也不保险。

    那些不具备血脉能量的普通人类,使用神符的时候需要处于有意识的状态,用主动注入意识来催动。虽然神符一念即发,心里想一下神符就能开启无死角的防御模式,可也得需要有意识才行。一旦失去了意识供给,神符就会处于待机状态。

    因此,也有很多拥有神符却被弄死的事件发生,不过看这样子,要杀史氏,就必须先要磨掉神符中的能量。谁让她不是普通人,甚至应该不是人呢?

    “我干脆在神威空间里吃吃喝喝等着回地球行了,反正看起来这是纪重管不住自己裤裆搞出来的事情。从来都听说儿子坑爹,坑儿子的爹还是第一次见啊!”

    “可是不打她一顿觉得好气,打的话赢面又低……打还是不打,这是个问题。”

    “等等,不对!”

    他摇了摇脑袋,史氏之前被揍的时候,为什么不激活神符来防御呢?

    真的只是为了诱敌吗?这里面似乎有点事情。

    纪察思考的时间里,纪重已经陷入了史氏铺天盖地的攻击中。显然,神符能量耗尽只是迟早的事情。

    “唉,我这个人心眼非常小——”

    他揉了揉眼睛,把视线集中在史氏身上。

    下一刻,一片漆黑的扭曲空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正发动玉如意的史氏身边,她的身体立刻凭空少了一半!那握着玉如意的左手,以及大半个胸腔都在那扭曲的空间中消失!

    不过这一下子,纪察木分身的消耗也不少。

    在他所拥有的四只万花筒写轮眼里,能力为神威的就占了三只。其中有两只因为处于同一时间线配成了一对,还剩下另外一只其他时间线的眼睛。那是夺自旗木卡卡西的眼睛,能力无非就是把物体远程传送进神威空间。

    可是由于两只眼睛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那只眼睛根本无法链接上身处不知道哪个平行空间的带土的神威空间。于是,这只眼睛的传送能力就变成了一种单纯的杀伤能力——被吸进去的东西只会被卷入空间乱流中扭曲、破碎,传说中的管传不管埋不外如是。

    只是,这一招消耗可要远大于使用万花筒写轮眼,发动条件也很苛刻,需要眼睛作为载体、需要消耗海量的查克拉和精力去试着链接与之对应的神威空间,结果链接失败,被吸入的物品只会被卷入空间乱流。

    捂住流下血泪的双,感受着身体被掏空的感觉,纪察很清楚自己的木分身根本没有释放第二次的能力。

    “不过……诶?”

    纪察揉了揉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用眼过度导致了视野模糊。

    被弄没了半个身子的史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巨大的白色蟒蛇。

    “你说要是史氏是妖怪变得吧,为什么这白蛇身上一点伤口都看不见??”

    蟒蛇吐着芯子摇头晃脑,随后往前一缠,把纪重死死的缠住,嘞的神符形成的护盾都现了形,开始变形,扭曲。

    而后,蟒蛇把头高高扬起,向上吐出一道白色的寒气。

    那寒气往上飞了不过十余丈,就尽数分散开来,飘飘洒洒笼罩在这一片区域上方。几息之后,信国公府这一片,就已经下起了一场冰雨。

    “这算是……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刚刚抹了把脸,纪察就发现那条蟒蛇已经把头转向了这边。“还是……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看着蟒蛇飞速游走过来,他果断地解除了木分身。

    分身不像本体,体内的洪荒之力有限,很难得到补充,不像本体身体被掏空以后吃两个鸡蛋补一补就又是一条好汉。既然被掏空,还不如换个木分身再来大战一场。

    于是,纪察在神威空间内又制造了一个木分身,又让他使用了变身术,变成一个印象十分深刻的和尚,才把他送出了空间。

    果不其然,甫一出空间,刚刚沾上那冰雨,蟒蛇就把头扭过来,芯子一吐一吐的游走过来。

    纪察浑然不惧,毕竟是刚刚造出来的满状态分身,状态又好又不怕死。他在冰雨中一跃而起,跳到一间房顶,踩稳了脚下的瓦片,也学人家喊起定场诗来:

    “含悲别子入空门,晨钟暮鼓种善根。身眼不随财色染,道心已向岁寒存;看经念佛依师教,苦志明心报四恩。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间天上独称尊!”

    听了这自视甚高、大言不惭的定场诗,蟒蛇昂起头,看将过来,发现是个和尚,警惕之心顿时去了大半:“哪里来的野和尚,敢管本座的闲事?”

    于本世界的高端战力而言,无论是佛是道,不过是无根浮萍般的宗教罢了。这世界的真正的力量从来都是依赖于血脉之力,而非什么禁婚嫁却又没有办法修炼到与血脉之力同等力量的宗教。

    “野和尚?你得眼瞎到什么程度,才说老衲是野和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