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太平宝鉴 > 第二十六章 行动
    “灵儿,你这是何苦呢?到底夫妻一场,何必要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信国公纪重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何苦?”史氏咬着牙回到,“你说何苦!纪重,你还知道我们夫妻一场?你又何曾念过这一点?你忍心将我伤,端阳佳节劝雄黄!你忍心、你忍心将我诳,才对双星盟誓愿,又随和尚赴禅房!平日的恩情且不讲,不念我腹中怀有小儿郎!你忍心见我亡,可怜我与神将刀对枪,只杀的云愁雾散、波翻浪滚、战鼓连天响,你袖手旁观在山岗!手摸胸膛想一想,你有何面目来见妻房?”

    面对史氏的责问,纪重只是长叹一声,便闭口不言。

    倒是他身后响起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欲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话音未落,原地炸开一道金光,整个院子都笼罩在金光之中,再也看不清情况,唯一隐约可见的,只有一个金色的人影拔地而起。

    “孽畜,你罪大恶极,祸乱人间!贫尼屡次度化于你,你竟执迷不悟,如今又在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滥造杀戮,贫尼今日就要代天行罚,将尔诛绝!”

    纪察的木分身刚刚从神威空间里出来,下意识看了一眼月明星稀的夜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飞雪降临的时候,见势不妙的他就借着屋子隔断了对方视线的时间果断缩进了神威空间,然后制造了一个木分身,用神威空间从另外一个预先标记了的位置出来,正好听到了金色人影的话。

    “罡煞金身?许璇,原来是你这个傻子!堂堂龙溪许氏的嫡女,居然拜了一个到处行骗的游方和尚为师,整天把降妖除魔挂在嘴边。听说你爹许仁远气的发狂,把你那老师下了油锅烹了,你还有心思管我的闲事!这是要把许家的脸在长安城再丢一遍吗?”

    “南无阿弥陀佛!”金色人影更不答话,只是向着史氏直冲过去。

    史氏冷哼了一声,又依前法,念念有词,自玉如意上吹出了一股更大的寒气。

    金色人影不闪不避,硬是从飞雪中冲了过去,虽然速度下降不少,更是几乎化作一道白色人影,却是近了史氏的身。

    寒气未能全功,史氏好似早有预料,她伸手拔下自己脑后的发簪,化作一柄长剑就迎了上去。

    两人剑来拳往,就在半空中大战了起来。只是,那名为许璇的身影似乎刀枪不入,史氏的长剑尽管长短如意,或劈或砍或刺其身,屡屡命中,但不能损其分毫。可许璇一拳砸上去,史氏就会明显受伤。

    纪察的木分身在底下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史氏为什么要打白刃战。

    不过,对于这种行为,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这把稳了,苟着就行。”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半空中的形式陡然生变。

    史氏的那柄长剑猛然拉长,同时也软化下去,层层叠叠的缠住了许璇,然后左手在腰间一摸,已是多了一柄赤色长刀。长刀向前一刺,已经从软剑缠绕的缝隙中顶住了许璇的金身。

    毫无疑问,这柄并不如何神异的长刀也没办法击破对方的金身,但史氏不管不顾,手上用力,只把长刀拼命刺了过去。

    很快,长刀便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硬生生的断成几截,散发出大量橙红色的烟雾来。史氏手中的软剑不断拉长,她本人则是立刻飞退,一边后退一边举起如意,再次发动了寒气。

    这一次史氏使用玉如意召唤寒气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寒气的规模却也远比之前大的多。

    纪察的木分身蹲在地上,都打了个寒颤,有点忍不住瑟瑟发抖。

    寒气里三层外三层的环绕在正全力挣脱软剑许璇身周,形成了一个大冰坨子,硬是将其冰封于其中。

    “白费力气!”冰块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你破不了我这罡煞金身的防御,再怎么冰封也是枉然,我倒要看看你的软剑还能撑多久!”

    “刚柔阴阳剑确实撑不了多久了,可那又如何?许璇,我看你这辈子都学不会用脑子战斗。”史氏的声音里带着些得意,又恢复了那种纪察熟悉的媚意,一点都不着急。“赤眼虽然是凡人以妖族遗蜕炼制而成,牵丝之力却还存留了几分。我是破不了你的金身,可我能让你变成我的奴隶!”

    “许家的血脉里,可没有专门防御毒性的神通,何况牵丝之毒专门针对女性,解无可解。一时三刻你挣不出来,就等着被这些烟雾侵蚀,化为我的奴隶吧!”

    “做事儿啊,要多动动脑子!”

    说话间,史氏已经又举起了玉如意。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快快显灵!”

    又是一道暴风雪席卷而来,将之前老太太所在的院子冰封起来。

    “相公啊,你就陪着娘亲一同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吧!对了,眉妩还在外面,我很快会送她下去让你们满门团圆的!”

    “轰!”的一声,封住了院子的坚冰竟然四散开裂,从中走出一个拿着木鱼的男人来。

    他缓缓抬头看向半空,与史氏四目相对。他眼中的怨毒之火,恨毒而炽烈。

    这种眼神,史氏只在那些妖鬼身上见过。她接触过的很多妖鬼,身上都跳跃着这般血红的火焰,藏身其间的愤恨怨毒,灼人欲焦。

    只是,男人愤恨,史氏也一样愤恨。

    “纪重!你还敢活着!”她语气中的怨气,远远缀着她的纪察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察儿和老太太都死了,你怎么不去陪他们呢?”

    史氏故作媚态的甜美声音回荡在满是狼藉的信国公府里。

    “原来是神符的效果啊,”她的声音愈发甜美,但是其中的恶意满的都快溢出来了。“你不是说这神符只有一张,留在了老太太身上吗?原来你还留了一张自己保命,可惜神符也没能保住你娘的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